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六十四章:和稀泥

第一百六十四章:和稀泥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小王,我可从来没有求你办什么事情?今天你一定要答应我,就是替我把安轩带到警察署去,我倒要看看这个不孝子想闹到什么时候……”安老爷子愤怒的说道。

他的话让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尤其是安轩。刚才的嚣张气焰不知道到了哪里。

“安叔,这样不好吧!我们无凭无据,也不能随便抓人呀!老爷子,消消气,我看这也是一个误会。只要不再闹事,就这样算了吧!”王队长跟老爷子说话,却不停的跟安轩使眼色。

安轩是何等聪明的人,立即过来跪在了老爷子的面前。

“爸,我也是一时糊涂,冲撞了你。你打也打得,骂也骂得,千万不要让王哥把我带到警察署啊!”

安轩装出了一副痛哭淋漓的模样,苦苦哀求着他的父亲。

“哥,那海涛是怎么回事,你把他打成这样?”安然把周海涛拉了过来。

“安然,这都是误会。他说他认识你,结果把刘琪当成了你。我的几个兄弟以为他是再招摇撞骗,所以就。妹妹,你就饶了哥,跟爸爸说说好话吧!”

安轩此刻更不敢得罪他的妹妹,他知道老爷子什么都听安然的。

周海涛拉了拉安然,说道。

“小然,这就是一个误会,还是算了吧!”

这一刻,我不得不佩服周海涛的气量,换上任何人,非要对安轩伺机报复。

“安叔,今天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蓉城治安不好,我老是被追责。今天若是立案了,对我,对安家,当然对周氏集团都没有什么好处。毕竟是你的亲儿子嘛!”王队长无非是想息事宁人。

今天无论是任何人,他都不想去得罪。

是到了我出面的时候了,我走了过来。跟王队长握了一下手,我跟他打了好多回交道,有一段日子,帮里兄弟闹事,我几乎成了警察署的常客。

“王队长,这点小事,让你在百忙之中赶来,真是对不住了。改天有时间,我一定登门拜谢。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你看你是不是带弟兄们先回局子。今晚弟兄们的宵夜,记在我的头上了。”我笑着跟王队长说道。王队长虽然是在和稀泥,但是他的确为我解了这难解的危机。这不是小事,是安轩蓄谋很久而挖的坑。只是这一次,却将他自己给埋进去了。

“好说,好说。今天要不是一个女的打电话报警,我们也不会赶过来。安叔,记得啊!改日去家里跟我父亲聊聊天,都这么大岁数了。活一天就少一天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王队长仍然在跟安老爷子说着好话,可见这老爷子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了。

我却一直在想,是谁打电话报警的呢?突然一下子明白了,小翠在隔壁别墅,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她看得清清楚楚。

安轩眼睁睁的看着我带着周海涛等人开车离去,甚至安老爷子和安然跟我们一起离开了。我能想象得到他心里的愤怒。

以为能够得逞,结果一件事情都没有遂了他的心愿。我让靶子连夜将安老爷子送到了大爹那里。

而安然则和周海涛一起去了酒店,这对久别重逢的恋人终于历经苦难走到了一起,我在心里为他祝福着。

回到了酒店,终于躺了下来。我突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真的是太累了。一个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居然是王队长打来的。

“周总,陈媛涉嫌cángdú的事情,你想想办法吧!她一口咬定是自己的,如何明天八点之前不能翻案,我们只能将她移交法院了。”

我知道这是王队长在好心提醒我,陈媛明明是被人陷害,却要替人背锅。

“王队长,现在已经不早了。谢谢你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明天一大早我就让周律师过去,无论花多少钱,先把人保出来再说。”我连声说道。

‘“周总,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只负责抓人,至于如何处置,我就要移交其他部门了。你好自为之吧!”王队长挂了电话。

我久久不能平静,刚才的好心情一扫而空。这里面的玄机太大了,牵扯到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或者是不是我想得太复杂了,如果不是陈龙在陷害我。那么陈家肯定也会想方设法的将陈媛捞出来呢?

天很快就亮了,新的一天也开始了。周海涛的事情终于有了着落,我原本打算揪着安轩不放。周海涛反而劝慰我,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周氏集团竞标的事情,不要因为其他的因素而耽误了正事。

我知道周海涛是顾及着安然和安轩的那一层关系,所以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

关于上一轮竞标策划书被剽窃的事情,现在仍然没有定下结论。谢染也一直被关在警察署,将所以的原因揽在了她一人的头上。

我去了一趟警察署,和周律师一起。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陈媛,昨天晚上王队长的一个电话,让我几乎是彻夜未眠。看着我很疲倦的样子,周律师对我说道。

“周总,你干脆就不要去了。我想警察署也不过是想借机多捞一些钱罢了,你是当事人之一,本来就有犯罪的嫌疑。”

“周律师,越是这样,我越是要去。明摆着这件事情是冲着我来的,我再若是袖手旁观,岂不是显得我这个人太没有义气。”

我无奈的说道,如果不是陈媛一口咬定*是她放进去的,我想我是很难洗清嫌疑的。周律师打理了上上下下,我终于见到了陈媛。

才一个晚上,陈媛瘦了很多。

“陈媛,对不起,这件事情本来跟你无关,你为什么要承认是自己做的呢?”我看着陈媛憔悴的脸,心痛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周然,其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连我都可以猜测出是谁做的,如果不是我哥,那么一定是孙少。那又能怎么样?即使找出了孙少,孙少也会找替罪羊为他顶罪。而我,照样会受到她的威胁。我爸爸和我哥根本就保护不了我,相对而言,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我真的没有想到陈媛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想到了一种非正常的保护。我的脸好像被狠狠的抽了几下,陈媛今日的结局,其实皆因我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