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六十一章:癞蛤蟆与天鹅肉

第一百六十一章:癞蛤蟆与天鹅肉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对面的声音果然没有了,不过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基本可以肯定周海涛目前还再那栋别墅里。

我甚至可以断定,他们话里的老大,就是安轩安公子。而所说的小姐,便是安然了。我退回了卧室,小翠还坐在床沿上,并没有睡下。

“小翠,你送我出去吧!我到外面再想想办法!”我对小翠说道。

小翠看着我,不说话,脸上却流着泪水。

‘“你怎么了?小翠,你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吗?干嘛还要伤心。”我淡淡的说道。谁知小翠站了起来,将我一下子抱住了。

“小翠,你这是干什么?再不松手我真的生气了……”我冷冷的说道,将声音压得很低。小翠突然醒悟过来似的,擦了一下眼泪。

“对不起,我一时太激动了。我送你出去吧!”小翠哀婉的说道。她不过也只是想寻求一下男人的安慰,却被我生生的拒绝了。离开之前,我问小翠有没有纱巾。小翠虽然不理解,还是给了我一条。

我出了别墅,此刻外面已是万籁俱寂。夜里,一点点声音都会很明显。我跟靶子发了一条信息,让他们在外面随时准备接应,我这就去闯龙潭虎穴。

其实两栋别墅的围墙基本上连在了一起,我只需要轻轻的一跃,便到了对面的院里。两边院中的结构基本一样,所以我很容易在里面将自己隐藏住。

我心里有一种淡淡的苦涩,想不到堂堂的集团老总,铁血会的老大会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潜伏在一家私人的别墅。跟盗贼一样,不过我不是为了盗窃而来,而是为了救人。

我拿出了刚才小翠给我的纱巾,蒙在脸上。因为我知道,别墅了肯定还有人出入,我只能从出来的人下手,才能准确的知道周海涛被关在哪里。

我一直藏在别墅大门前的一丛花丛后面,从里面出来任何人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果然不久,我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然后一个人骂骂咧咧的走出来。

“妈的,什么事情都让老子干,这三更半夜上哪里买烟去?”那人走路几乎不看路,直接往前走。我猛地蹿到了他的身后,一把将他的脖子勒住,然后将匕首插在了他的心口。

那人想喊,被我将嘴死死的捂住。

“老实点,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听话。”我在这个人的耳边轻轻威胁道。

“你是谁?倒底想干什么?”这人终于老实了很多,我的右手只要是一用力,他必死无疑。

“周海涛被关在什么地方,带我去找他……”我的声音再次响起,显得无比威严。

“哪个周海涛,我不认识?”这人狡辩道。我不说话,只是将匕首往里面稍微挺进了一些。这人的冷汗便哗哗的落了下来。

“我说,我说……”

听这人一番解说,我知道了周海涛被关在了地下室。不过这样我营救周海涛反而更容易一些,这些人基本都在二楼,只有两个人在地下室看着周海涛。

我稍微松了松,在他的耳边再次威胁道。

“你带我下去,不然的话……”

“知道,知道……”这人慌不迭的答应。地下室的入口开在别墅大门的一侧,原是一个地下车库。这人将门打开,里面传来喊声。

“谁?”

“我是小凯,哥们几个见你们辛苦了,让我送几盒香烟下来。”这家伙原来叫小凯。

“够意思,我哥俩正愁没法过呢!”里面的人答着,便不再追问了。我押着小凯,继续往里面走,渐渐地开始宽敞了起来。一间间独立的小屋,两个男人守在一间小屋前,喝酒聊天。

我和小凯几乎走到了他们跟前,两个家伙居然只顾喝酒。

“快把烟拿来呀!”一个男人将手伸了过来。我猛地举起手掌,击在了小凯的后脑勺上。小凯直接晕倒在地,这两个家伙这才意识到我外敌的侵入。

只是他们哪里是我的对手,两个人喝得晕晕乎乎的,没有几下,便被我击倒在地。我迅速的拿出钥匙,将门打开。

之间里面周海涛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浑身都是血迹。

“海涛哥,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的声音哽咽着。扯下了脸上的纱巾。

“没事,我还能够挺住……”周海涛的表情很倔强。我用匕首割断了他身上的绳子。

周海涛一天没有进食,而且遭过毒打,现在身体很虚弱。我不得不扶着周海涛,跟他一起往出口而去。

快到出口时,突然响起了报警声。原来是一个被我打昏的人醒了过来,按下了报警装置。

“周然,你走吧!要不然我们两个人都走不了。”周海涛苦笑着。

“不行,我怎么也不会扔下你的,况且靶子和几个兄弟在外面接应,出来这个大门就安全了。”我显得比周海涛更倔强,不由分说将周然背在了背上。刚出了地下室的大门,早已有十几人堵在了我的面前。

“周然,你倒底还是来了。不过今天你想走,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你三更半夜,私闯民宅。去了哪里,都难以说理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这不是安轩的声音吗?

“安轩,你给我滚出来,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我将周海涛放在了地上。

“我卑鄙,你不卑鄙吗?如果不是我将老爷子的地址告诉你,你找到了张春,你大爹,还有你妈的病能够治好吗?你倒好,不仅仅不感恩,反而弄一本假的医书糊弄我。我安轩是那么好糊弄的吗?”安轩扒开了几个人,向我走了过来。

“安轩,这都是你跟我之间的过节,跟周海涛有什么关系吗?”我大声斥责。

“你问问周海涛有没有关系,他居然去找我的妹妹,说我妹妹是他是什么恋人。看他这副德行,跟叫花子差不多。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安轩大笑了起来,我看见周海涛几乎在颤抖。若不是遭了暗算,周海涛岂容得安轩如此侮辱。

“安轩,你说话未免太狂妄了吧!你又不是你妹妹,你怎么就不知道你妹妹喜欢癞蛤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