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五十六章:另有其人

第一百五十六章:另有其人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陈媛,这不是闹着玩的,你千万别乱说……”我大声说道。

“周然,我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有底,你就不要担心了,其实我早知道有这一天了。”陈媛的过分冷静让我的脊梁感到一阵阵寒冷。她这是想为我洗脱嫌疑,免得让我被搅了进去,真的就被他人陷害了。

我细细思量了一下,顿时觉察到了一些端倪。这箱*肯定是陈龙让人悄悄的放进去的,甚至报警电话的也是陈龙的人打的。

“陈小姐,你现在可以保持沉默。因为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王警官冷冷说道。

“王警官,你说的我都明白。现在人赃俱获,你抓我吧!”陈媛坦然自若的伸出了一双手,我的心揪揪的疼了起来。陈龙明明是是想害我,最终却没有想到让他的妹妹顶了罪。

一双手铐戴在了陈媛的手上,我也被作为当事人被带到了警察署。我拨打了周律师的电话让他赶快到警察署来。

走完了相应的手续,我从警察署里走了出来。陈媛却被关在了里面,周律师匆匆的赶来了,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大致的将今晚的事情跟周律师讲了一遍,然后问周律师,按照法律,几百粒*具体会怎么判。

“老大,现在不是怎么判的事情,根据你所讲,这根本就是有人在栽赃陷害。为什么要跟那些人妥协呢?老大,我一定会想办法,将案子翻过来,不过必须听陈媛说实话。”周律师脸上露出一丝丝忧虑的神色。

“我看陈媛已经是铁了心了,她甚至明明知道是她哥哥所为,却坚持要做背锅侠。周律师,看能不能尽量找找关系,把她给捞出来?”我焦虑的说道。身后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处理,若不然,我当这个冤大头算了。

周海涛至此还没有消息,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了。靶子和彪子在码头堵着孙少,现在也不知怎么样。另外,竞标项目几乎到了白刃化。我即便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歇,也未必都能将这些事情做完,做好。

“老大,我有一个推测。如果陈媛认准了这个理,我们想帮她也帮不了。就目前陈媛的状况,跟在她父兄的身边,跟坐牢又有什么分别。他父亲甚至宁可将她逼死,也要她嫁给孙少。如果陈媛是你,你该怎么做?”

周律师的话将我问住了,我真的还没有想过。陈媛虽然生在这样一个富庶的家庭,却过着并不自由的日子。

“周律师,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我问。

“我在这里面还有几个熟人,也只好托托关系,找找熟人。尽量少判就少判了。如果陈媛今天一口咬定不知情,那么有麻烦的就是你了。如果想彻底洗清,那只能找出真正往车内放*的人。按你所言,此人应该就是陈龙无疑了。”周律师很冷静的说道,仍然显得心有余悸。。

是啊!如果不是陈媛,现在在里面关着的有可能是我。我必须去找陈龙,现在只有陈龙站出来,陈媛才有可能脱离干系。

我开车回了私宅,陈龙几人所中的药性仍然没有消失。几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冲过去抓起了陈龙。

“陈龙,你还真的是畜生,连你妹妹都不放过。你如果还有一些良心的话,就主动去警察署投案,还你妹妹一个清白。”我大声喊道。

“周然,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就害我妹妹了,我妹妹喜欢你,不错,我甚至想让她嫁给你。虽然我行事有些狠,但绝对没有想过想害她。”陈龙一脸无辜的样子,让我感到更加茫然了。

“刚才,警察署的人在我汽车的后备箱里发现了几百粒*。你不是想陷害我吗?却没有想到你妹妹却承认是她放的。陈龙,如果你还是男人,就不要让你妹妹背锅……”我一松手,陈龙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

“周然,我再一次跟你声明,我没有往你的车内放*。出来混,这么一点道义还是有的,你就没有想过,你有没有其他的仇人,他们也想害你。你把解药给我,我要去看我妹妹倒底怎么样了?”陈龙的话不无道理,只是不是他做的,又是谁做的呢?

仇人,我一时想不起来。这次竞标的任何一家企业,都有可能是周氏集团的仇人。他们都要害我的嫌疑,尤其是安轩,在此次竞标中,是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

其次还是孙氏集团和陈氏集团,他们都想在这个项目中捞到一定的好处。而最有希望的两家企业就是均衡地产和周氏地产了。

我把解药扔给了陈龙,之前陈龙策划害我的事情,比起陈媛cángdú的案子,根本不值得一提。

陈龙带了一个手下,匆匆往警察署而去。而我此刻却接了一个电话,靶子带来的。

“老大,你来码头一趟吧!今晚好像要发生械斗了,孙少集结了很多人,几乎将整个码头都占去了。”靶子在电话里急切的说道。

如果周海涛没有出事,此刻根本就可以不让我出手。我感到很无奈,只得驾车往码头而去。手机里有来了一个电话,一个陌生的号码。

“周然,这个游戏是不是很好玩。不过你真是走运,居然有人甘心情愿为你顶罪,下次你就不会那么幸运了。”电话里的声音是经过变声处理的,我根本听不出是谁。

“你倒底是谁?或者想干什么,敢不敢站出来跟你来明的?”我大声吼道。

“周然。来明的就不好玩了,对了,你是不是还在找周海涛,他现在跟一个废物一样,呵呵,还你得意的干将,我看就是一个垃圾……”电话里传来一阵男不男,女不女的笑声。

“你倒底想干什么?如果周海涛有什么事情,你就是躲到海底我也会把你揪出来。”我大声骂道。

“周然,我的要求其实非常简单,只要你退出竞标,我绝不会为难于你,甚至可以让陈媛从警察署马上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