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五十二章:奇怪的生日

第一百五十二章:奇怪的生日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大爹,你的话我有些模糊,你能说具体一点吗?”我看着大爹,一脸迷茫。

“周然,大爹好容易把铁血会转型了,不再做非法的买卖了。周氏集团一旦被陈氏集团掺和进来。就好比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所以大爹从跟你说,宁可不做,要做就做得光明磊落。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我也是给你一点建议,大注意还是要靠你来定。”大爹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哪里是给了我建议,反而让更加迷茫了。

周海涛仍然没有消息,他倒底去了哪里?不是找安然了吗?靶子给安然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却令我失望了。周海涛并没有去安然那里,甚至安然都不知道周海涛就在蓉城市。

我和靶子匆匆赶到了安然那里,安然并不在原来那家酒店。原来她担心安轩再为难她,之前回到酒店就把房给退了。

我跟安然说了周海涛的事情,甚至跟她说周海涛一直在找她。安然的脸上也一直挂着泪珠,这一次回内地,她最大的心愿也是为了找到周海涛。

“你离开蓉城后,就一直没有跟周海涛联系吗?”我看着安然,她白皙的脸上露出一点点忧伤的神色。

“那一年,我爸爸经常生病。我哥安轩早就想一人独占安家的财产了。我爸爸担心他万一有一个三长两短,我哥哥会加害于我。于是借出国留学的机会,将我送到了海外。在海外,也一直是我干妈叶凯丽在照顾我,我几乎跟家里断了所有的联系。当时我也怕连累了周海涛,所以便忍痛没有告诉他。后来想打他的电话,他的电话却停机了。”

安然轻轻的诉说着,她没有想到真的会听到周海涛的消息。可是,周海涛像突然蒸发了似的。从早上到现在已经快十个小时了。

“安然,你也别太担心了。在我眼里,周海涛是一个非常沉着冷静的人,他办事也非常有头脑,不应该有什么事情的。”我只能这样安慰安然,其实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海涛的身手是一流的,这个无可厚非,所以我根本不用担心。只是他这个人太仗义了……”安然叹了一口气。她似乎比我更了解周海涛。

“老大,要不我们报警吧!”靶子插了一句。

“报警?没有二十四小时,警局都不会立案。还是等等吧!安然,你自己注意安全,一有周海涛的消息,我会打电话给你的。”我很沉着的说道,除此之外,我并没有更好的主意。

离开了酒店,我和靶子直接去了码头。今天是孙少第一次从码头运货上岸。周海涛不在,把关的重担便落到了我和靶子的肩上了。

“老大!一会我们怎么对付孙少他们?”靶子边开车边问我。

“还能怎样?放行。”我感到很无奈,那一纸合同将我牢牢的套住了。我有任何的刁难,便属于我违约。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陈媛的安全。陈媛?几乎一天都没有跟陈媛联系了,我差点忘她。

“老大,你想什么呢?好像很为难似的?”靶子瓮声瓮气的问我。

“都一天没有跟陈媛联系了,我担心她会出事?”我叹了一口气。

“老大,你就是太瞻前顾后了。再说对陈媛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再出什么事情,就是她自己的造化不好,怨不了别人。”靶子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周璐,或者顾琳才是我真正要去爱或者保护的人。

“靶子,要不是陈媛。我们还能不能在这里都是一个未知数。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无论怎样,陈媛的事情我管定了。你去码头吧!叫上彪子,我去了碰到了孙少反而不好。”这其实也是我的一条计策,万一靶子和孙少发生了什么冲突。而我也可以假装不知道,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老大,这倒真的是一个好办法,这件事情你就不用出面了,让我和彪子去摆平吧!”靶子憨厚的笑了起来,他虽然没有彪子精明。但某些时候,他比彪子更稳成一些。跟彪子在一起,也算是一种性格互补了。

靶子把车给了我,而是在原地等彪子开车过来接他。我开着车,往之前大爹治病的那处私宅而去。中途,我跟陈媛去了几个电话,都是显示关机。

今天是怎么了?我感动有些纳闷。我的那处私宅很安全,即使陈媛最晚住了进去,也未必有人知道。

到达私宅的时候,天已经慢慢的暗了下来。我将车开进了院中,私宅了并没有亮灯,显得很沉寂。难道陈媛不在里面?我心里怀疑着,她能去哪里?

打开了门,里面没有。我喊了几声陈媛,没有人应声。或者她真的走了?我刚刚想按开灯,灯突然却亮了。

最为惊讶的是,在客厅的茶几上,放了一块大大的生日蛋糕。我感到很奇怪,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呀!

陈媛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穿着节日的盛装,为我唱着生日祝福歌。

“陈媛,你这是什么意思?打你电话你光机,还有,今天是谁的生日,你搞这么隆重干什么?”我很生气,我担心她的安危,放下了手里的事情来看她。她居然在这里为我摆起了生日宴。

“周然,今天是你的生日呀!我无意中看过你的身份证,便记了下来。我不能为你做什么,总可以跟你说一声生日快乐吧!”陈媛显得有些委屈。

她什么时候看过我的身份证,我越发糊涂了。

“你忘了,那一次你救我的时候,掏钱的时候,身份证掉了出来。我捡起之后看了一眼,就记下来了。”陈媛补充道。

我隐隐记得是有那么一回事,不过那张身份证是我找人办的一张假的,上面的年月日都是改过的。

“谢谢你!那么久的事情你仍然记得。”我的心里有一种小小的感动。

“周然,其实从那一次起,我就深深的爱上你了。后来我疯狂的找你,孙家想陷害你,我去通知你。你却没有给我机会。无奈之下,我只有去了山庄。”陈媛跟我说着,眼里闪着泪花。

“陈媛,我是一个漂泊不定的人,给不了你什么。你不要用情太深了,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