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四十七章:悲怆的往事

第一百四十七章:悲怆的往事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海涛哥,工作归工作,终生大事却不能耽搁呀!那一天我跟大婶聊很久了,她说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倔,忘不了以前的事情,你跟我说说以前的事情吧!保不准我能为你想想办法,这对大婶的病也有好处啊!”

周海涛沉思了下来,眼睛却往屋外望去。窗外依旧的夜色缭绕,一片沉静。许久,他抬起了头,跟我说起了那一段令他终生难忘的伤痛……

周海涛高三那年报名参了军,后来在部队表现突出,被调到了某边防特种部队。在特种队里,周海涛勤加训练,很快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特种队战士。后来被提为了班长。

当然,这也是当兵五年后的事情了。后来,家里打来电话,说父亲病重。周海涛请了一个月的探亲假回到了家中。

此刻的父亲已经病入膏肓,唯一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周海涛娶上老婆。一个月的时间,周海涛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在父亲咽气之前,举办了婚礼。这个女孩居然是周海涛高中时的同学,周海涛也感到很高兴。这就是缘分……

经过了几天的蜜月,周海涛回到了部队。他所在的部队跟其他兵种不一样,属于保密单位。所以他不能跟外界联系,甚至新婚的妻子也是。周海涛备受思念的煎熬,知道新婚的妻子将自己的母亲照料得很好,他一直很欣慰。

结婚后的第十个月,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周海涛悉心的照料了妻子一个月,之后又返回了部队。母亲送他上车的时候,眼泪却一直流个不停。

“妈,你有什么委屈,就跟我说?”周海涛回家的时候,也隐隐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都是针对他妻子的。只是周海涛将这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人家一个好好的女孩儿嫁给了自己,还有帮忙自己照顾母亲,其实他已经很感激了。

“涛子,你能退伍吗?妈想你回来……”周海涛的母亲欲言又止,但是她不想影响儿子的情绪,所以将所有的苦都憋在了心里。

周海涛老是觉得母亲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是母亲不说,他也不好追问。带着许多遗憾回到了部队。一晃就是一年多的时间。刚好一个探亲回家的战友回来,家跟周海涛不远。周海涛向他打听家里的事情。

起初战友还支支吾吾,最终还是跟周海涛说了一切。原来,他母亲病了,为了不影响他并没有告诉他。

“那我妻子呢?”周海涛问。

“你自己回去看看就知道了……”战友拍了拍周海涛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周海涛最先去的医院,母亲一个人躺在医院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人照顾。

“妈,小琴呢?”周海涛问。

“涛子,妈真后悔当初跟你撮合这门亲事,是妈对不起你……”周海涛的母亲只知道流泪。

周海涛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有家里的钥匙,没有敲门就开门进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妻子居然跟别的男人滚在一起。

周海涛一把将男人捻了下来,男人很瘦,周海涛一只手就可以把他打趴下。周海涛准备对男人大打出手时,然后将男人送到警局。妻子却跪在了他的面前。

“海涛,我虽然嫁了你,其实跟守寡没有什么分别。我是一个女人,你能体会我心里的苦吗?”妻子哭着,泪如如下。一旁的孩子也被吵醒了,哇哇大哭了起来。

周海涛看着妻子,沉痛的问她。

“你俩是真心相爱吗?”

“海涛哥,我是真心喜欢小琴的。求你放过我好吗?”男人也跪在了周海涛的面前,不停的哀求。

“你们收拾东西滚吧!滚得越来越好……”

之后妻子跟着男人走了,留下了一个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周海涛回到了部队,最终还是办理了退伍手续。

这件事情对周海涛的打击很大。回到家了,他便一心一意的照顾母亲。偶尔也会想起妻子和孩子,心里只会是久久的痛。

周海涛的母亲一直生病,为了给母亲治病。他将退伍发的抚恤金全部用在了给母亲治病的费用上。这辈子,周海涛似乎也不打算找女人了。他的妻子对他的打击太大,恐怕一辈子难以愈合。

几年前,周海涛在青城定局了下来。之后做了一名健身教练,每天很晚他才会下班。在一条偏僻的街道,周海涛看到了几个痞子在调戏一个女孩子。

周海涛冲上去,只几下就将几个痞子打得落花流水。便这样,周海涛便认识了女孩子。他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女孩子是一所大学的大学生。

三十岁的他,有一种被爱情包裹了的感觉。他感觉自己比女孩大很多,而且女孩还是大学生。所以,即使心里爱她,也只是把爱藏在了心底。

后来,女孩告诉他,自己是蓉城人。家里很有钱,要把她送到国外留学。那一刻,周海涛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爱情虽然很美好,但也很现实。

那一夜,女孩把自己给了周海涛,说如果有缘,还会相见的。周海涛只知道女孩是蓉城人,叫小然。后来,他带着母亲来到了蓉城。一来是为了给母亲治病,二来是想碰碰运气。不是他不想找女人,是他实在放不下那个女孩。

我和靶子听完了周海涛的故事,更是唏嘘不已。我没有想到周海涛坚强的外面下,竟然装着如此柔弱的故事。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没人可比。

“海涛哥,你心里一直记着那个女孩。万一这辈子碰不到她,你打算打一辈子光棍吗?”我低沉的问道。

“打光棍,总比被人在心上插一刀好受一些。当年,其实我知道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可是我没有去揭穿,我怕我母亲难过。后来我明白了,其实我母亲比我更清楚。她儿媳妇有没有偷人,我母亲心里跟明镜似的。是我母亲怕我难受,才没有告诉我。那几年,我妈真的受了太多委屈了。”周海涛哽咽道。

“海涛哥,你一直忘不了难过女孩,他一定很漂亮吧!”我为了分散周海涛的注意力,故意问了一句。

“那当然了,我一直还留着她的一张相片。我可以给你看看……”周海涛从贴身的钱包里拿出了一张相片递给了我。

我看了一下相片,突然愣住了。居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