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四十六章:肠子出来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肠子出来了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此刻我也是吓了一大跳,赶紧下车,只见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躺在地上。路灯不是很亮,地上有一滩血水。

靶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老大,我真的没有看见他从哪里出来的。”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送伤者去医院。”我吼了靶子一句。靶子突然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似的,赶紧到车前搀扶被撞倒的骑车人。

只见靶子唉声叹气道。

“老大!恐怕没有救了,肠子都掉出来了。”

我瞪了下来,那人趴在地上,身下有一大滩血水。有一大截白花花的肠子在地上撒着,让人怵目惊心。

我的心里一阵阵难过,这人肯定是没有救了。于是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突然地上的那个人一下子坐了起来。

“怎么开车的呀!我的肠子全撒了……”

“老哥,你不要说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靶子一阵惊喜。我也没有想到,连肠子都掉出来了,居然还有这么好的气力说话。

“是我的猪肠子,你们将我的猪肠子给撞撒了。”这个人蹲在地上,把地上洒落的肠子全部弄在了一起。

靶子看着那个人,突然大喊。

“你是老王呀!”

“靶子……”那人准备跟靶子握手,但看看自己的手,还是将手缩了回去。

我更加愣住了,这个人靶子居然认识。

‘“老大,这位老王就是周海涛当初的一个伙计,后来周海涛去了地产公司,摊位就转给老王了。之后老王一直在给周氏集团的几家酒店配送猪肉及下水。”靶子将老王从地上扶了起来。

“王哥,我是周然。你没有事吧!要不送你去医院?”我走过来,看着一身血水的老王,心里不安。

“你就是周总,谢谢了。我的人倒是没事,只是这东西送不出去了。恐怕酒店又要怪罪我了,说不定还有扣我的钱。算了吧!你们这个时候出去,肯定有急事。我去跟他们解释吧!”老王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催促我跟靶子先走。

“靶子,你回头跟酒店后厨的领导打一个电话,让他以后多照顾照顾王哥。天气不好的时候,最后酒店自己去王哥那里取。另外给王哥一些钱,让去医院检查一下,万一有什么事情,也好治疗。”我对靶子说道。

“周总,真的没事。刚才没撞上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我,我……”老王这一刻几乎感动得无语。

靶子给了老王一些钱,然后帮老王将自行车扶了起来。自行车的后座上悬着两只塑料桶,地上的猪肠子便是从塑料桶里撒落出来的。

我俩赶到周海涛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看到靶子狼狈的样子,周海涛忍不住笑了起来。

“靶子,你这是从屠宰场出来的呀!身上怎么全是血水,还一股骚臭味。”

“别提了,刚才把老王给撞了,肠子都流出来了,吓死我了。”靶子抑郁着脸,低声说道。

“什么,你说老王哥被你撞了,肠子都流出来了。现在人在哪里,有危险吗?”周海涛一下子抓住了靶子的手,也不管他是否邋遢了。

靶子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靶子,你跟我说呀!我可真恼了。”周海涛一向沉稳,这下却有些着急了。

“海涛哥,只是一个误会。老王哥车上的下水被撞撒了一地,我们一开始还真以为是肠子被撞流出来了。没事,只是摔在了地上。你让靶子先洗一个澡吧!全身臭烘烘的,尽是猪屎味。”我掩了一下鼻子,指了指靶子对周海涛说道。

“靶子,我一会再跟你算账……”

靶子进去洗澡了,我和周海涛在客厅坐了下来。这里是周海涛和他母亲住的地方,虽然不是很宽敞,但收拾得很整洁。他母亲在我外公那里治病,周海涛便只是一个人在家里。

‘“周然,你怎么想到大半夜来找我?”周海涛给我泡了一杯茶,然后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把今晚跟靶子去青城营救陈媛的事情,跟周海涛说了一遍。之后神色凝重的跟周海涛说道。

“海涛哥,你是我最器重的人了。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要拜托你了。”

“周然,你这是什么话。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我就好了。何必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周海獭显得有些不悦。

“海涛哥,我答应了孙少让出码头给他运货,甚至还签了合同。但是孙少并不是做的正经买卖,我不想连累周氏集团。所以我想把你调到码头替我把把关,正所谓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到时候你按正常程序办事,我只装聋子和瞎子。”我诡秘的笑了笑。

“周然,我还真没有想到,你这一招还挺阴的。不过你放心,有我在那里,谁也别想从那里走任何违法的东西。”周海涛认真的说道。

周海涛的能力,我从来就不曾怀疑过。两个人喝着茶,聊得很开心。靶子穿着周海涛的衣服从洗澡间出来,挨着周海涛坐了下来。

“海涛兄,老大找你不仅仅是这点事情。今天也是为了你的个人私事而来。”靶子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周海涛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惊讶的问道。

“我不是好好的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海涛哥,你有没有想过你母亲的病为什么一直都难以治愈?三分治,七分养。你母亲有心病,你做儿子的却不知道。”我微笑着,此刻显得跟一个心理疏导师一样。

“周然,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呀!把人都糊涂了,我妈的病不是正在慢慢的好起来吗?”周海涛还真的被我说糊涂了。

“海涛兄。你母亲的身体是慢慢的康复了,可心病却越来越严重了。你得好好想想办法了……”靶子插了一句,非常严肃的样子。我差点没有笑出来……周海涛站了起来,看着我俩,更是一脸懵逼。

“海涛哥,别愣着,坐下来,我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拉了一下周海涛,挨着我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