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四十四章:踢皮球

第一百四十四章:踢皮球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汽车在夜色里穿行,我靠在车椅上打盹。不记得这是第几回夜里跟靶子一起出车了,我感觉很平静。

陈媛在电话里很急,正是我所担心的地方。陈家虽然也有势力。但相对孙氏集团而言,似乎实力远远不够。所以陈大宝压根就不敢得罪孙家,宁可牺牲女儿的幸福,他也想维护家族的振兴。

这是一个多么痛的领悟,可是仍然有很多人都难以明白。陈大宝的生意已经是做得风生水起,为什么仍然如此的忌惮孙家呢?这其中的原因,估计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了。

汽车缓缓的驶过跨江大桥,然后走高速往青城而去,其间陈媛打了两个催促电话,里面仍然隐约有一个男人谩骂的声音。

虽然不是第一次去青城,但晚上去青城还是偷一回。靶子显得很兴奋,跟他在一起,让我感觉很安全。

“老大,你是不是喜欢陈媛这个小丫头?”靶子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会怎么认为?”我一愣。

“从你紧张的表情,我就能觉察出来。其实这也很正常,若不是陈媛那天在山庄冒险我们给放了,这以后发生什么都得重新写了。我看她真是喜欢上你了……”靶子说完笑了起来。

“别乱开玩笑了,我倒是想喜欢她,也没有这个资格了,我已经辜负好几个人了。”我叹了一口气,轻轻说道。

周璐,还有顾琳,甚至艾丽也如醉如痴的爱上了我。可是我分身乏术,不能将她们一个个娶了回去。

“老大,我以为像我这样,没有女人喜欢很烦恼。没有想到,你的烦恼比我还多一些。看来女人还是不要惹的好。”靶子好像是在作总结报告一样,这才是最痛的领悟啊!

“靶子,你是不是想女人了,等我闲下来,我一定给你介绍一个漂亮的。”我不过是想调节一下尴尬的气氛,靶子反而急了。

“老大,我这辈子可不想了。女人那玩意说浅一点伤身,往深一点却伤心。还是这样好一些,如果你我不认识陈媛,这个时候说不定正在睡大觉呢!”

靶子说得不错,如果不是陈媛,或者此刻我和周璐在一起。我并没有想跟周璐再发生点什么,只是感觉跟周璐在一起,有那么一点点喜欢,那么一点点激动。

汽车到达青城已经是深夜了,这些家伙还真会挑时间。如此万籁俱寂的时候,即使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未必能够引起别人的注意。

在青城一家高级会所,我见到了陈媛。她跟孙少在一起,显然已经被孙少控制了自由。陈媛楚楚可怜的看着我,是那么的无奈。

几个人在一个大厅坐了下来,大厅好像被清了场,显得很寂静。靶子站在我的身后,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孙少。

“孙少,你深夜找我来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我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能够心平气和的说话。

“这得问陈媛了。虽然那天没有将婚礼圆满的进行到最后,但在其他人的眼里,我们其实早已是一对合法的夫妻。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到现在连碰都没有碰她一下。我虽然有些放荡,但从不行蛮动粗。顾琳那小妮子当日在山庄,我若想强迫她,她怎么可能逃脱我的手心?”孙少说着,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让人莫名其妙。

“孙少,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是想让别人对你称颂一番吗?”我冷冷说道。男人对女人采取暴力手段,其实是最卑鄙,也是最懦弱的一种表现。

所以,即使谢染一次次的出卖我,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报复她。

“周然,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看她对你似乎也是很有意思的,我不想拆散你们这对苦命的鸳鸯,所以想将陈媛给你,不过,我是有条件的。”孙少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我看见陈媛的眼里似乎挂着一点点泪花,很显然她对孙少的话产生了兴趣。

“孙少,你是什么意思?陈媛是一个人,不是礼物。她想跟谁,是她自己的自由。”我冷冷的回敬了一句,我担心孙少会提出非常苛刻的条件。

“周然,既然如此,那就算我多事了。陈媛我依旧带走,至于条件嘛,我跟她的老子和哥哥去谈了,这么远让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了。”孙少说着,突然抓起了陈媛的头发,往外走去。

“孙少,什么条件,你先坐下来,咱们好好谈谈,不要为难一个女人好吗?”此刻我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扁孙少一顿。

孙少松开了陈媛,反身回到了桌子的对面坐下。

“周然,我跟你说的事情,绝对对你有好处。”孙少阴笑着,点了一支雪茄。我伸了一下手,靶子很快的为我点燃了一只烟,送到了我的手里。我们之间没有一句交谈,却显得那么默契。

“孙孙少,先别说对我有多大的好处,先谈谈你的条件吧!”我冷冷的看着孙少。看他究竟想打什么歪主意。

“周然,我想借用你的新航线运沙线运一些货到蓉城。不需要你提供任何人力物力,全程我会派人跟单的。至于报酬嘛,只要你能够想得出来,我便能够付得起。”孙少显得非常自信,仿佛他做的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孙少,我已经很久不涉毒了,如果是那方面的东西,我还是奉劝你另想其他的办法,恕我不能答应。”我站了起来,孙少的话已经让我明白了许多。孙少只是想利用我的运输线,向蓉城运送毒品。

“周然,你别把自己说得跟正义之神似的。铁血会的老底子在那里,这一辈子你也别想洗干净。你不答应也可以,陈媛的安危还是让她老子陈大宝作决定了。”孙少并不着急,而是吩咐一个人跟陈大宝打电话。

过了片刻,那个人走过来。在孙少的耳边说道。

“孙少,陈大宝说了。他现在也无能为力了,你想怎样就怎样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现在是孙家的人,跟陈家没有关系。”

我的火顿时上来了,没有想到陈媛的父亲居然是这样的人。

“孙少,我答应你,不过不要把周氏集团给拉下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