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三十三章:祸不单行

第一百三十三章:祸不单行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这已经是对周氏地产开了很亮的绿灯了,如果按照常规,今天将会判断均衡地产获胜。我知道,这是艾丽在向王欣然求情。因为我跟艾丽说过最后一套方案的事情,艾丽知道着套方案才是周氏地产的杰作。

我随着周氏地产的几位竞标人员,垂头丧气的活动了周氏集团总部。当着众人的面,我问李凯倒底是怎么回事。

李凯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原有来,他的脸色很难看。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至少是有人谢了密,导致了第三套方案流出。

现在不是追究谁责任的时候,必须先设计一套应急方案出来,以备几天后再进行投标。

艾丽打电话给我,说她有重要的事情找我。我知道,肯定跟策划书被剽窃有关,果然不出所料,艾丽告诉我,策划书的剽窃可能跟谢染有关。

我记起了艾丽前两天还跟我提起过,谢染跟李凯在一起。最初我还以为他们二人在谈对象,甚至还在为他们祝福。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假象。谢染只是为了得到那份策划书,估计去勾引李凯的。

谢染有勾引人的那种魅力,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说不定安轩又承诺了谢染什么,才导致谢染铤而走险。

“艾丽,如果双方都拿不出证据,最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我焦急的问艾丽。

“最好的结果就是,周氏地产和均衡地产各拿百分之五十的项目。这的结果其实是蓉城旧城项目组最希望得到的。因为这样,周氏地产和均衡地产起到了互相牵制的作用,最终受益的还是旧城拆迁项目组了。”艾丽跟我说出了实情。

“能挽回这个局面吗?”我接着问。

“除非找到对方剽窃策划书的证据,否则基本上没有翻盘的可能。”艾丽也表示无能为力。虽然王欣然跟她关系很好,也是项目招标的负责人,但以大局的利益出发,这也是王欣然最想看到的。

“我明白了,谢谢你,我现在就去找谢染,不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我决不罢休。”我站了起来,仿佛眼前又是一片黑暗了。

“你现在能找到谢染吗?如果是他做的,她现在可能被安轩藏了起来,你不如现在去找李凯,跟他问清楚倒底是怎么回事?”艾丽在某些时候,比我更细心一些。

和艾丽分手后,我再一次赶到了周氏地产。李凯趴在电脑前,绘制着图案。

“周总,策划书是在我手里遗失的。我难辞其咎,本来打算辞职的,但想到那样更加增长了对方的气焰,所以我想留下来,重新设计一套方案出来。等完胜均衡地产之后,我再引咎辞职。”李凯低声说道。

“李凯,努力不再一时,你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吧!”我显得心平气和,这个时候即使发脾气又有什么用。

李凯起身,去给我泡了一杯茶,然后跟我打开了话匣子。

李凯出生农村,自小家庭条件差,但父母依然含辛茹苦的将他供完了大学,然后读研,考博士。这一下来就是二十好几快三十的人了。由于家贫,念书的时候,他不敢谈恋爱。他主攻的是建筑美学,之前应聘了几家单位,但都因为感觉被埋没的便跳了槽。最终到了周氏地产,便有了用武之地。蓉城广场,有一半都是他的杰作。所以他的工资很高,甚至超过了周氏地产总经理。

很快,他在蓉城按揭买了房子,之后将农村的母亲接到了城里。有一次上街买菜,不小心摔倒,后来被一个好心的女孩扶起来送回了家。

她就是后来的谢染。凌凯便这样和谢染认识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几乎是如胶似漆,就差住在了一起。

谢染很会哄,也更会照顾老太太。她的那张嘴几乎将老太太每天都哄乐开了花。便在那个时候起,李凯便正式跟谢染谈起了恋爱。

唯一让李凯感动遗憾的是,他们两个人几乎住在了一起,却并没有发生什么。其实这样李凯已经很满足了,每一次回到家里,都会有热气腾腾的饭菜等着他。而谢染则和他妈坐在一起亲热的聊天,像一对母女一样。

每一次竞标会结束,李凯便会跟谢染讲竞标会上是事情,他告诉谢染,自己还有最后一张王牌。

就在决战的前夕,谢染来到了李凯的家里。这一夜,她将自己给了李凯。李凯甚至以为她是处女,感动得热泪盈眶。其实这只不过是谢染去做了一次小小的修补手术而已。

李凯对谢染失去了任何芥蒂之心,当晚谢染在李凯的电脑上瞪了自己的微博。只是跟朋友聊聊天。

一大早,谢染称家里有事,早早的离开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她的消息,直到竞标会开始,策划书被剽窃,李凯才意识到了这一切因为谢染而起。

李凯跟我说到这里,已然是义愤填膺。我没有跟他提起谢染跟我曾经同居两年的事情,他若知道了,还以为谢染是一个处女,岂不是要惭愧死。

“好了,她是一个心机女,你一个书生是玩不过她的。”我轻声劝了他一句。

“可是我妈对她还念念不忘,老是说她是世上最好的媳妇。”李凯叹气道。

李凯说到了他的母亲,我顿时想到了我妈?如果策划书真的是谢染偷走给的安轩,那么张春,也就是我刚认的外公的行踪岂不是也被暴露了。

安轩千方百计就是为了找到他,想得到那本记载各种奇方的医书,甚至不惜软禁了自己年老的父亲。

不好了。我猛的一拍脑袋,只顾着跟李凯说招标的事情,却忘了外公的安危。如果外公有什么事情,恐怕我妈的病真的永远好不了。

我给顾琳打了一个电话。

“顾琳,我妈她还好吗?”我问。

“很好,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大早谢染就把他爷爷接走了,说是想出去散散心。中午的时候,突然又回来了,说她爷爷突然发病了。张爷爷想也没想就跟了谢染去了。”顾琳焦急的说道。

‘“我大爹呢!大爹怎么没有拦住。”我的头一下子大了,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还是发生了。

“你大爹的一位好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找到了他,之后便跟那个朋友出去钓鱼了。走时也没有拿手机,我想着大爹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所以就……”顾琳在那边解释着。其实我不担心大爹,而更担心我外公。

他脾气执拗,万一安轩逼他,他再不服软的话必定会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