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二十一章:别人的新娘

第一百二十一章:别人的新娘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艾丽。你太不听话了,你忘了你妈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每一年你哥的祭日,她都会在泪水中泡一整天。这样的仇恨,你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艾文生双手颤抖着,恨不得过来抽艾丽的耳光。

我尴尬至极,其实艾文生跟我大爹之间倒底生了什么,我压根就不知道。如果要将他们的仇恨强加于我们的头上,我肯定觉得很冤枉。不过,这样一来。还真是替我解决了一个难题,我正为自己怎么拒绝艾丽的爱情攻势而愁,如此一来我们走向陌路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艾丽,不要惹你爸妈生气了。等事情缓一缓再说”我很镇定的说道。回头看着艾文生夫妻俩。

“伯父,伯母。我为当年我大爹给你们带来的伤害表示道歉。让艾丽好好陪陪你们,我就不打搅了。”

我说得很利落,走得也很干脆。艾丽从里面冲出来,拉住了我。

“周然,你的城市拆迁项目不想做了。我爸是王欣然高中的老师,他们的感情情同父女。”艾丽的一句话,又让我坠入了低谷。王欣然是这个项目竞标的负责人之一,她有绝对的话语权。

“艾丽,别再费力气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即使没有争取到那个项目,又有什么?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轻轻的劝慰着艾丽。

“这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对吗?周然,你把我想得也太那个了,即使我不能跟你成为恋人,可是我仍然也会帮你达成心愿的、周氏集团从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跟你的努力不无关系。所以,你无论如何也不要放弃了。”

艾丽说完了这句话,转身哭着离开了。我的心像什么蛰了一下,一个女孩子的心就这样被我轻易的伤害了。

这一夜,我又要辗转难眠了。周海涛的母亲,谢染的爷爷,甚至还有周氏集团许许多多的员工。谁家没有病人?我却自私的将一代神医藏了起来,恨不得成了周家的专属医生。我的行为是不是很自私,这是一个资源共享的时代,将资源据为己有,其实是道德上的一种犯罪。

一个电话打了过来,陈媛在里面轻轻的哭着。

“周然,我明天就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了,你能来看看我吗?”

“陈媛,我现在即使来了,他们肯让我见你吗?你明天的婚礼,我一定会来参加的。”我感到很无奈,我现在跟陈氏父子,孙氏集团已经是情同水火了,他们怎么肯让我单独见陈媛。

“周然,我今晚要在凯丽美容美体做新娘晚装,你过来吧!陪我来的是我的好姐妹,他们不会为难你的。不过你来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走正门。那里有狗子守着。”陈媛淡淡的说道。我知道陈媛所指的狗子是什么,那肯定是孙少或者陈龙的手下了。

凯丽美容美体中心,是蓉城最大的女子美容中心。里面的全套服务都是按照国际一流的标准在执行。有很多著名的明星,只要来到蓉城,必然会光顾凯丽中心。

我没有惊动靶子,今晚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不想将靶子给扯了进来。之前我去过凯丽中心,只是为了学习凯丽严谨的管理制度。所以,我跟凯丽的一名经理稍稍有些交情。通过这样的一种关系,这位经理很轻易的将我从凯丽的后面带进了凯丽中心。

在一间小屋里,我见到了泪水盈盈的陈媛,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周先生,你总算是来了。刚才小姐跟我吵,如果今晚不见到你,她死活不去化妆。”女人显得很无奈。

陈媛白了女人一眼,突然开口问我。

“周然,你带钱了没有?”

我一愣,除了几张卡,根本没有带多少现金。

“带了,不多,也就几千元钱。”我不知陈媛是何意。

“都给我吧!”陈媛依然很冷静。

我几乎将钱夹子里的钱全部都拿了出来,然后交给了陈媛。陈媛数也没数,便对那个女人说道。

“陈姨,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什么性格你知道的,这些钱你拿去跟两个姐姐分了。今晚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跟别人说,好吗?”陈媛说着将钱全部塞给了那个女人,原来陈媛只是想花钱,买来两个人短暂的相聚。

美容美体中心自有它的规矩,女士区男士一概留步。所以,这也正是我能够冠冕堂皇进来和陈媛见面的原因了。

陈媛见里面终于只剩下我和她两个人了,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明天她就要嫁给那个跟流氓差不多的男人。

“周然,还记得那天有人在街上想绑架我吗?那几个人就是孙少的手下,其实他早想加害于我了,只是碍于我父亲的一点面子。因为我偷偷的放走了你和顾琳,孙振天和孙少于是抓到了我父亲的把柄,如果我爸爸不同意我嫁给孙少,那么孙家便会联合所有的商家及帮派对陈氏集团进行打压”陈媛哭哭啼啼的诉说着,可怜的女孩,只是成为了两个家族的牺牲品。

“你为什么不跑?”看着陈媛,我吃惊的问。

“我能跑到哪里去,整个陈氏集团恨不得都攥在孙家的手里。我跑了,只会给陈氏集团带来灭顶之灾。周然,你跟我来吧!”陈媛说着,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往里面走去。

我没有想到,这里面居然是一间暗室,如果不是刻意的去寻找,绝对现不了什么端倪。

“陈媛,你要干什么?”我的声音居然的那么的苍白。

“周然,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人,但是我却没有福气做你的妻子。今晚,我要将我的身子给你,免得被那个流氓给玷污了。”陈媛说着,有哭了起来。

“陈媛,这样做,那我跟流氓又有什么分别。别傻了,好吗?”我连声拒绝。

陈媛却不说话,而是在我面前,慢慢的脱去了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