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一十九章:真实的内心

第一百一十九章:真实的内心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大爹,你就安心养病吧!你的身体好了,什么事情都迎刃而解了。”我说着,准备出去,原本想要问大爹的话,被我强行的憋回了肚里。

“周然,你别瞒我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大爹看着我非常认真的问道。

“大爹,刚才谢染跟我打电话。说她唯一的一个爷爷得了重病,希望我能够帮她。可是我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她有一个爷爷在世。她是有一个爷爷吗?”我问大爹,很着急的样子。

“周然,谢染是有一个爷爷。不过不在蓉城,好像是在青城市。我见过一次,是你凤姨带我一起去的。你凤姨曾经在青城呆过一段时间,所以就认识了谢大爷。后来,你出狱的时候,我去看了谢大爷一次,身体很硬朗的。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谢染。你出来了,我就把谢染介绍给了你。只怪大爹当初看走了眼,才给你以后带来了这么多麻烦了。”大爹叹了一口气,为他当初所做的事情感到一丝丝愧疚。

“大爹,那照你这么一说。谢染并没有撒谎。”我感到很迷惑,不知道该不该帮谢染。

“孩子,要拿得起,放得下。谢染其实是一个很可怜的孩子,你出狱的那段日子,若不是谢染照顾你妈,估计你妈也很难活到现在了。所以一个人无论犯了什么错,只要想悔改了,就要给他一条路走。”大爹意味深长的告诫着我。我真的很难想象,大爹一辈子打打杀杀,但了晚年却有了这样的想法,这算不算是一种大彻大悟呢?

离开了大爹养病的地方,我反而感觉一身轻松起来。是大爹教会了我如何去面对一些事情。我拨通了谢染的电话,谢染告诉我,他爷爷在青城的一家医院接受保守治疗。她之所以那么爱钱,就是为了给她爷爷治病。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解释更让我相信她,谢染来见了我。我给了谢染一张卡,里面有五百万。这是我上次答应给谢染的报酬,虽然谢染并没有出于什么好心。但根据她提供的消息,我仍然找到了周璐。

谢染哭着对我说,她不要我的钱。她甚至告诉我,有一个姓张的神医,只要能找到他。她爷爷的病就一定能够治好。

“谢染,你不要相信那些小道上的消息,有了这五百万,你爷爷身上的血液都可以换上几遍了,你还担心什么?”我安慰着谢染。

周然流着泪,第一次向我敞开了她内心真实的世界。

在某些疾病面前。钱只是一个累赘,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谢染三岁的时候,突然生了一场大火。她的爸妈全部葬身在了火海之中,那一天是他爷爷带着谢染出去看烟花去了,才免于罹难。谢染的爷爷之前是一个黑帮的头目,自从出了那件事情,便万念俱灰。他知道这是仇家在害他。所以当天带着谢染离开了蓉城,去了农村隐姓埋名。一直到了谢染七八岁的时候,才去了青城买了一套房子住了下来,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可是生活并没有那么简单,最初的几年。日子还算是安稳,后来。谢爷爷的那些仇家又找上了门来。谢爷爷早已不想涉及江湖事了,便一味的忍让着。只到有一天我大爹跟李小凤找到了谢爷爷,说想跟谢染介绍一个对象。那时候,谢染才读大学。她对你最初并不是很看好,只是我大爹跟李小凤在悄悄说话时,谢染无意听到了我大爹打算将他名下的财产全部给我。谢染跟她爷爷过来十几年风雨飘零的日子,所以对钱有浓厚的兴趣。

尽管谢染对照顾我妈一点也不在行,可是她却努力的在去做。后来,顾琳出现了。顾琳的出现让谢染感到了危机,谢染担心有一天我会舍弃了她,而娶顾琳。

于是第一次,她用了一个苦肉计,故意跟一辆汽车相撞。性格直爽的我,便这样被谢染牢牢的抓在了手心里。

而另外一个人的出现,让谢染更加感到危机重重了。那就是周璐,大爹的女儿。那个时候,大爹没有说出周璐的身世,所以所以人都会一口咬定,周璐的大爹的亲生骨肉。当然所有的人对大爹让我继承财产的事情都感到很诧异。

谢染现我心里并没有放下顾琳,甚至因为顾琳将陈大宝的儿子陈龙刺成了重伤。从那一刻起,谢染便开始为自己做打算了。

安轩是第一个将她骗得晕头转向的人,几句甜言蜜语,然后许诺以后周氏集团被均衡地产吞并之后,所有的财产将有谢染掌管。

谢染相信了安轩,开始实施安轩定下的计划。从我的保险柜里,电脑里窃取了大量的机密资料。终于安轩对周氏集团一系列的重击,让周氏集团屡屡受挫,损失巨大。后来,谢染真正的对手凭空出世,简直将谢染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作为大爹的亲女儿,周璐则有更充分的理由继承大爹的遗产。于是安轩跟周璐走到了一起,而谢染却被安轩一脚踹了。

伤心过度的谢染曾经哭着回头求我,我甚至开始想原谅她。只是谢染又投入了孙少的怀抱,对我和周璐采取了第二轮的报复计划。

结果仍然未能如愿,孙少将谢染赶走了。一场沸沸扬扬的孙陈两家联姻明天就要在蓉城举办了,这一切对于谢染,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周然,从开始恨顾琳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已经开始走向了偏激。可是我已经会不了头。我不想去做,可是有人逼着我做。安轩当初就知道我有一个相依为命的爷爷,所以拿我爷爷的生命来要挟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只是一个弱女子。”谢染大声的哭了起来。

我知道谢染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可是又能怎么样?五百万足以解决她的燃眉之急,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能为她做什么?

“谢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对你一两年照顾我妈仍然对你很感激的。听我的,不要再跟那些纨绔子弟混了,对你真的没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