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一百零四章:英雄主义?

第一百零四章:英雄主义?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张飞龙两眼看着我,有些吃惊。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你没有感觉,我跟你还有你大爹的仇本来就是不共戴天吗?”张飞龙至此,仍然将自己锒铛入狱归罪于我当初对他的举报。

“张飞龙,我能弃我大爹和我大妈的名誉而不顾,前来找你,已经足够能证明了。你当初选择离开,已然是你的错误了。我不会勉强你的,就算是豁出了性命,我也要想办法救活周璐。”我愤愤的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你能让我好好想想吗?”张飞龙有些犹豫不决。

“时间不多了,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吧!”我坐了下来。

“能给我一支烟吗?”张飞龙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甚至双手在颤抖。我拿出了一支烟,点燃后递给了他。

张飞龙贪婪的连抽了大几口,之后认真的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

李狱长专门派了一辆警车和几名狱警,亲自押送张飞龙去了医院。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输血之后,周璐顺利的做完了手术。

只是仍然躺在监护室里,不能和任何人接触。张飞龙的手上戴着手铐,趴在监护室外的玻璃墙上,眼里含着泪水。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已经长这么大了,而且还是周璐。这么多年,张飞龙没有一日不想要杀了我大爹报仇。无奈我大爹势大,而且有一身好武功,所以每一次张飞龙都以失败告终。

大妈的离去,张飞龙将责任全部推给了我大爹。其实那个时候,张飞龙很想将我大妈带走。可是张飞鹰为了免生事端,并没有让张飞龙达成心愿。这里面的是非对错,又有谁能够说得清楚。

医生告诉我,周璐已经脱离危险了。很可能马上就能够苏醒过来。他的话无外乎告诉几名狱警,张飞龙不需要留在这里了。

我能看到张飞龙眼里的烦躁与不安,他不想离开。二十年了,终于知道自己有一个女儿,而且还在自己的面前。

一名护士推着一个小推车走了过来,张飞龙突然从车上夺过了一把剪刀。然后一把把护士的脖子给勒住了,那把剪刀顶在了护士的颈部。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所有的人几乎都未反应过来。一名狱警拔出了手枪,对着张飞龙。

“张飞龙,你可不要乱来。你要想清楚后果……”

“后果,我早想清楚了。与其在牢里呆几十年等死,还不如搏一搏。把枪扔下,不然我真的刺进去了。”张飞龙的动作很娴熟,估计跟他在医院里当过护士长有关。一把剪刀,居然可以在他手里玩出花样。

狱警无奈的将枪放在了地上。

“把钥匙给护士……”张飞龙喊道。

护士结果钥匙,颤抖着替张飞龙打开了手铐。张飞龙此刻更加灵活了,他挟持着护士,挪到了那只枪的旁边。

慢慢的蹲下,将枪拿到了手里。

“都不要过来,给我准备一辆车。不然我开枪了……”手枪顶在护士的额头。此刻护士吓得面如土色,几近昏厥过去。

“张飞龙,你不要一错再错了,你为你的女儿想一想。如果可能,你还可以减刑,直到出狱。你不想一家团聚,享受天伦之乐吗?”我看着张飞龙,希望他能够松开护士,迷途知返。

“周然,你别假惺惺的猫哭耗子了。我自己心里清楚,能不能活着从监狱出来,都很难说。现在已经出来了,为什么还要进去。”张飞龙大声吼道。

“张飞龙,根据你提供的线索。警方破获了一起重大的贩毒案,警方正在商议能不能鉴于你的立功表现对你进行减刑,所以你不要再做错事了。”什么时候,李焕章站在了我的身后,估计此刻他比任何人都紧张。

当然是我让他无视组织纪律,将张飞龙给提了出来。结果,却发生了劫持人质的事情。

“张飞龙,护士是无辜的。你不是跟我有过节吗?我来做你的人质。”我看到护士几乎瘫软在地上,这样下去。护士即使不被张飞龙击毙,也会活活被自己吓死。

“你把自己拷上再说……”张飞龙显然是同意了,指了指地上的手铐。

“周然,你又胡闹了。”李狱长大声训斥道。

“李狱长,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我有责任来解决。你放心吧!张飞龙只是一时激动,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我安慰着李狱长,其实也是在安慰我自己。

将手铐铐在了我的手上,之后,我被张飞龙勒住了脖子。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的额头。

“张飞龙,你这是在自寻死路,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该为你女儿想想吧!她一直砸寻找自己的生父,如果她知道了你不但是一个毒贩,而且他持枪劫持人质,你猜她会怎么想。听我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的话如同一记闷棍敲在张飞龙的头上。我感觉他浑身在颤抖,手上的汗水流到了我的颈部。

趁张飞龙在犹豫之际,我突然往下一蹲。额头脱离了张飞龙的枪口。

对面的一名狱警,对着张飞龙扣动了扳机。

“不要……”我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张飞龙便已经甩开了我,向地上倒去。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小洞,正在汩汩的往外面淌血。

“赶快清理现场……”李狱长的眼里仍然还有愤怒,他走到了我的身边。

“周然,你以为你是英雄吗?你的个人英雄主义,有可能会对社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当然,我因为这件事情,受处分是难以避免的了。我希望你以后行事要多考虑,不要冲动。”

我感动很难过,是我冲动吗?张飞龙明明有了悔改之意,可是那名狱警最终还是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完全可以避免人员伤亡,为什么偏偏会这样?

李狱长带着几名狱警收队,之后我留在了医院。周璐仍然没有醒过来。靶子却走了过来。

“老大,两名交警和一名警局的警员找到这里来了、交警处理汽车违章超速。那名警员则要你跟他回警员,协助调查周璐被车撞倒一案。”

靶子在我跟前轻轻的说道。

“靶子,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周璐,我去了警局录完口供马上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