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七十七章:原谅我好吗?

第七十七章:原谅我好吗?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慢慢的,蓉城市的几乎一半的市场,被周氏集团以帮助扶持的方式,直接纳入了自己的名下。帮会里的所有兄弟经过培训,统一着装亮相于市民的眼前。一改往日的痞里痞气,吊儿郎当的性格,深得市民和消费者的爱戴。

以前许多对周氏集团旗下的产业保持观望态度的市民,开始试着慢慢的接触周氏集团。原来,周氏集团并不是传说中的黑社会,他们有自己的服务理念。

与人为善,童叟无欺。虽然此时的周氏集团不足以和均衡地产并驾齐驱,但在气势上并没有输于均衡地产。

因为那一条新航线的规划信息,让周氏集团占领了先机,最终在竞标中夺得了三十年的优先使用权。

我一直对这个给我发消息的人深怀感激,但不知道此人是谁。试着打过几次电话,都是空号。

这一天,手机又来了一条短信,还是那个手机号发来的。

“周总,是该要见见你了”

看到这样一条短信,我感到了莫名的兴奋。终于可以见到这背后为我提供最有价值信息的人了。

我甚至怀疑这个人是周璐,因为周璐说过要报复谢染和安轩的。于是,我打周璐之前的号码,旁击侧敲的向她询问这件事情。

“周然,你是不是傻到家了。我怎么会跟你提供这么有价值的消息,再说了,这条消息我一直到近几天才知道的。你就好好的赖在周氏集团的老大位置上吧!我会让你跌下来,摔得很难堪的。”周璐的话仍然很恶毒,我甚至在电话了听到了安轩宝贝前,宝贝后的在喊她。

以周璐的性格,想利用安轩夺回她想要的东西不是不可能。我只是觉得我辜负了大爹的托付,让周璐踏上了一条绝境。

这一次,我没有跟大爹打电话。总有一天,我会让周璐回心转意的,哪怕是将周氏集团的财产都给了她。

为了去见这个给我带来商业上契机的人,我去见他的时候,装着很浓重。这是对一个人最起码的尊敬,自从当了周氏集团老总,我更加注重这些细节了。在一家酒店的客房,我见到了那个神秘的人,他背对着我,我轻轻的走了过去,很有礼貌的喊道。

“你好!”

只是,当那个人回过头来的时候,我却愣住了。她居然是谢染,雨打梨花般看着我。

“周然,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离开你的,你原谅我好吗?”谢染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使出了往日最厉害的拿手锏,装可怜。

“谢染,你不觉得已经晚了吗?你忘了你是怎么离开我的,偷走了公司的重要机密文件,甚至连公章也被你偷走了。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周氏集团因此损失了几个亿,你可知道。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你居然连一个心智不全的老太太都哄,就为了得到我的信任,就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吗?”这一刻,我几乎是义愤填膺,根本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周然,我真的是被逼无奈,我家里”谢染的眼泪不停的流着。

“好了,你是不是想编出一个你舅舅,或者你姑妈遇难的故事出来。太老套了,上一次你骗我说你是为了你爸爸妈妈。只可惜你爸爸妈妈已经死了,要不然又要被你用一次了。”我冷笑着,这个女人让我伤透了心,我岂能再原谅她。

“周然,你的心怎么这么狠。你可知道,为了这条新航线的消息,我胆战心惊的从安轩的电脑里偷了出来。如果没有得到这条消息,你能够跟安轩抗衡吗?”谢染的眼里同样喷出了怒火。

“谢染,也只有你这样背信弃义,背主求荣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别以为我会感激你,你的所作所为,只会让我更加看不起你。”我大声训斥着谢染,丝毫不留情面。谢染突然止住了哭声。

“周然,好歹我们也好过一场。分别了,能够陪我喝一杯酒吗?”谢染美丽的脸上犹自挂着泪水,我没有拒绝她。

谢染端过来两杯就,声音有些颤抖。

“周然,我相信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和你妈的人了,只可惜一切都晚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喝了这杯酒之后,你我从此各奔东西,形同陌路。”

我把酒递到了唇边,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准备起身离去时,却突然感觉双腿一软,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周然,对不起,我真的不想离开你,这是我唯一的一条路了。”谢染跟我赔礼道歉着。

“谢染,你倒底想干什么?”我大惊失色。

“周然,这不是毒药。只是一种催情剂,记得你跟我说过,要跟我生一个孩子。我现在相通了,无论你要不要我,你至少不会不要你的孩子吧!母凭子贵,我只能这样做了。”谢染妩媚的笑着,让我看到了她另外阴险的一面。

之前,我跟谢染在一起,每一次都带着套,所以根本不会怀孕。而现在,谢染却要趁着*难耐的时候,开始了造人计划。

我几乎是被谢染扶到了床上,催情剂的作用让我无法控制自己。谢染故意穿着性感的衣服挑逗着我,如同火上浇油。

谢染简直是太了解我了,她一旦怀上了我的孩子。那么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去计较她的过去了,甚至会心甘情愿的接受她。

“周然,要了我吧!安轩不是一个东西,你看我的身上”谢染掀起了自己的衣服,她的身上居然有一块块於紫。甚至,她的*上有几颗明显的牙印。

我是一个天生洁癖症的人,只要是别人碰过的女人,都会有一定的厌恶。想到谢染曾经风骚的躺在安轩的身下,任由安轩玩弄时,我心里的怒火再一次升了起来。

无奈,谢染如妖精般的缠着我,让我如醉如痴。我的衣服被谢染脱得一件不剩,谢染则坐在我的身上。

电话在这一刻响了起来,明显的给我解了围。

“老大,不好了。周璐出事了,在警局了,你快过来吧!”电话里传来靶子焦急的声音,我蹭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还好,我没有被谢染迷惑了,若不然真会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