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七十一章:空头支票

第七十一章:空头支票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汽车在一个小时后,停在了希尔顿大酒店的楼下。在进安检的时候,靶子背后的两把尖刀被保安搜了出来。

“对不起,这里是公共场所,不准带危险品进入。”保安的态度很和谐,并没有像要跟谁吵架的样子。

靶子却不服气,恨不得跟这位保安较量一番。我喝退了靶子。

“靶子,你就在一楼大厅等我,不要上去了。我们是来讲理的,不要来吵架。”

之后,一名服务员带着我进了电梯。

“周总,我早听说你了。你能跟我签一个名吗?”服务员看着我,露出很腼腆的笑容。

想不到在安轩管辖的地盘里,还有我的粉丝,我的心里有一点小小的激动。服务员拿出了一张洁白的纸,然后我在上面写下了我的名字。

“谢谢你!”服务员说着,踮起了脚尖,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我不免多看了她一眼,紧身的职业装,衬托出了她窈窕的身姿。

“没事,举手之劳嘛!我问一下,你们董事长安轩今天在哪里?”我问道。

“他呀!正宗的空中飞人,我们很少能够见到他的。今天去东南亚有一个峰会,他昨晚乘专机便去了。”服务员说完,又是腼腆的一笑。

“你笑什么?”我一愣。

“我感觉你跟谢染小姐更像一对璧人”服务员说着,突然闭住了嘴。

我的心被她扯了一下,感到了隐隐的痛。如果不发生这个事情,我已经和谢染准备实施造人计划了。为了谢染,我宁愿放弃了自己的最爱。

我被服务员带到了酒店顶层的vip客房,然后她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门开了,门后站着面容憔悴的谢染。我原本一腔的怒火,从见到谢染的那一刻起,就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染为了冲了一杯咖啡,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妈还好吗?”她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问起了我妈。

“谢染,你还记得我妈吗?你既然这么挂念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含怒看着谢染,等着谢染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周然,你这个人太自私了,你有没有感觉到。在你最落魄的时候,是谁对你不离不弃。那个时候,别说你妈,你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有好多次,我都下决心跟你好好的过,可是自从顾琳一出现,你的心便不会出现在我的身上。还记得那场车祸吗?我当时真的不想活了,你为什么又要把我救回来?”谢染说着大哭了起来。

“谢染,我从来没有打算离开你”我大声说道。

“可是你的心已经离开我了。自从你接手铁血会,你回家的日子越来也少了。我一个弱女子,在家里照顾你妈,有多么的艰辛,你想过没有,我说你无情还是轻的,你而且还是冷血。”谢染斥责的话越来越狠,仿佛这一切的过错都是因为我而起。

“谢染,我想问一件事情,希望你能认真的回答我。”看着谢染,我已经痛苦至极。

“你问吧!从今以后,你我将分道扬镳,永成陌路。”谢染看着我,眼里同样燃起了熊熊怒火。

“我大爹被迫害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我问。

“周然,你太看得起我了。是的,我对你大爹没有多少好感,但是毕竟他是你我的介绍人,我怎么会去陷害他?我从你那里拿了的文件和公章,现在可以都还给你。至于给你带来的损失,全当是你付给我的利息了。”谢染苦笑着,递给了我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的全是我遗失的的那些东西,其实这些东西已经挂失,基本上没有任何意义了。

“谢染,跟我回去好吗?咱妈不能没有你!”看着谢染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甚至想劝她回心转意。

‘“周然,怎么就说你自私呢?你到现在还记得你妈?我跟你在一起,充其量就是你家的保姆,哄你妈开心就好了。”谢染说着,突然哭了起来。

之前对谢染所以的怨恨,从谢染开始流泪的那一刻起,我便全部抛到了脑后。我跟大爹打过赌,谢染是一个好女孩,有时候即使做错了什么,我也会原谅她的。

“谢染,你到现在还不肯说出你拿这些东西的理由吗?”我指着文件袋,伤感的问。

“周然,我也是被逼无奈。我从来没有跟你提起我的父母,你肯定以为我是一个孤儿。其实我有,他们都在南方一个城市的均衡地产上班,而且是均衡的高管。可是因为一次事故,导致了塌方事件。为了让父母不受到均衡的惩罚,我答应了安轩去故意接近你。”

“可是,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了你。就当我对你一心一意的时候,顾琳出现了。她的出现,让我的所有希望几乎在一瞬间破灭了。于是,我答应了安轩。之后,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父母并没有因为我的努力而免责,双双进了牢房。周然,我其实好后悔,但现在已经晚了。你能够原谅我吗?”

这些话还是谢染第一次跟我讲,我宁愿她说的都是真的,都是安轩逼她做的。

“谢染,我们可以花钱请最好的律师为你父母打官司,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帮你的。”我认真的说道。

“谢谢你”

谢染凑了过来,一张殷红的唇也随之而来。我闭上了眼睛,所以的恩怨将会随着谢染的这一个吻烟消云散。

“哈哈哈好一对薄命的鸳鸯。周然,你脸红不”一声冷冷的笑声响起来,我睁开眼,却发现谢染已经躲在了安轩的身后。

“安轩,他还没有死心”谢染的话让我再一次跌入了深谷。

“周然,你是三岁小孩子呀,怎么这么容易哄呀!我早告诉弄了,谢染是我的。对了,之前你说的那些欠条因为没有你的大名都没有法律效应,我现在给你一张呢?”安轩拿出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周然两个字。

我记起了,这是我在电梯里跟那个服务员写的。

‘“周然,我真的不忍心伤害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就可以把你哄得神魂颠倒。你说我要是在这上面随便划几个数字,是不是够你受的。谢染,你跟我好了一场,这张空头支票就交给你了,你什么时候缺钱花,就在上面写几个数字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