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六十九章:欠条风波

第六十九章:欠条风波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一直等到顾琳去了她同学家,我才离开。

这一夜,我没有回家。我担心我的情绪会影响我妈,谢染盗走了这些材料,我不知道她拿去倒底做了什么。

在我办公室的里面有一间卧室,原本是临时休息用的。今晚我住在了这里,几乎是一夜无眠,快天亮的时候,却睡得无比的香甜。靶子敲门进来,显得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老大,还几个老板都想见你。我全部让他们去了公司的会客室等待去了,你要不要马山见他们?”靶子对我绝对是中心不二,所以无论我作什么决定他都不会反对。当然,他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会向我请示。

“我马上过去,既然这么早就来找我,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千万不要怠慢了他们。”我并不知道靶子所说的这些老板是谁,但知道肯定跟周氏集团有生意上的往来。

“我这就去”靶子答应着退了下去,我却再一次陷入了僵局。从接手铁血会以来,像这样一大早合作的老板便来找我的事情还是第一回发生。莫非跟昨晚的失窃有关,想到这里,我感觉到一阵阵后怕。

洗漱完毕,换好着装,出了办公室从走道往电梯走去。刚刚到员工上班的时间点,一些员工在这个时候见到我,有些惊惶。

我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了一种不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惶恐。

“慌什么,毛手毛脚的。”我对一个小职员说道。

“周总,你不知道吗?外面来了好多人,大多都是来跟周氏集团解约的”小职员慌张说道。

“你知道什么?不知道情况,不要乱说话。”靶子瞪了小职员一眼,小职员果然不敢言语了。

我开始怀疑靶子有什么瞒着我,走到他的身边,低声问道。

“靶子,倒底是什么回事?好像整栋大楼都神秘兮兮的?”

“老大,有好几个人拿着公司的欠条来讨债。上面盖着周氏集团红彤彤的公章,还有你的签名。每张欠条动辄好几千万,我不敢擅自做主,把他们全部打发走了。”不知瓮声瓮气的说道。

欠条?我何曾给别人打过欠条,而且动辄就是几千万,简直是笑话。我马上想到了那枚被盗的公章,犯罪嫌疑人肯定用这枚公章在做文章,趁机来敲诈周氏集团。

“还有什么坏消息,一起都说来吧!”我的表情相当阴沉。

“运沙线出了一点差错,张飞鹰封闭了所有的航道,蓉城广场的材料告急。周海涛一大早就来找过我了,我让他先回去了。”靶子果然隐瞒了我最为担心的事情。蓉城广场一旦因为沙石短缺而停工,将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

“尽量让周海涛想别的办法,实在不行,从黑虎帮章子天那里高价购进一批,暂时缓解一下压力。”我强自镇定,对靶子说道。

“好的”

会客室的门口,我清了清嗓子。这一进去,不知道又有多少唇枪舌剑等着我。

“周总”秘书一直在会客室外面等我,并没有进去。

“你怎么不进去?”我问。

“里面闹哄哄的,我没法控制局面,所以对不起,周总,我没能为你”秘书吞吞吐吐的。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在为未能给我将这些人打发走而心里愧疚。

“王倩,这不是你能解决了的事情。我如果能够摆平,也算是阿弥陀佛了。”我苦笑了一下,王倩是大爹以前的秘书。跟着大爹的时候,对大得忠心耿耿。之后,又跟了我,对我更是衷心不二了。

推开了门,一阵呛人的烟雾随之而来。这哪里是会客室,简直就是烟馆。我沉着脸走了进去,里面的陈设被重新摆放得乱七八糟。

“大家好!我是周然。不知一大早便来周氏集团,有何贵干?”我拱了拱手,很客气的问道。

“周然,你的周氏集团马上就要破产了,还装什么老大?”不知谁冒出了一句话,让所有的人几乎都亢奋了起来。

“周然,我今天是来跟你解除合同的,某某大酒店的重新装修改造工程我们不做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说话的是一位蓉城建筑装修公司的老板,姓朱。

“朱老板,我们都是签过合同的,就差到公证处公证了,你怎么可以反悔呢?”我心里大怒,却不能发泄。

“周总,那一个工程项目,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的建筑公司还勉勉强强能够挣到一些钱,昨天夜里飞鹰沙场打电话拒绝送货,除非在原有的价格上涨一倍。我的买卖本事就是精打细算,针尖上削铁的事情。这么一来,不但赚不到钱,还搭进去一笔。你说这笔买卖我能做不?”朱老板的情绪异常激动,这也难怪,换上任何人基本都有他这样的想法。

“周总,还有,我们西郊旧城拆迁款什么时候到位呀!周氏地产是不是真的要倒闭了,到处欠了外债?”又一个人开始说话了,他的话再一次将我推到了风口浪尖。

“倒闭,欠款。简直都是无稽之谈,周氏集团不曾欠任何人的钱,这个大家请放心。”我朗声说道。

“那拆迁款什么时候到位?周总,我是西郊村的村长,我可为村里九百多口人打了保票,你肯不能坑我呀!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拆迁款给我拿回去。”

西郊村,正是目前开建蓉城城市广场的旧址。在未开发之前,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庄。为了缓解压力,周氏地产以贷款的形式,将拆迁款暂时压了下来。然后一年之后,本息一并算清。

便是因为外面的谣传,使得西郊村的村民人心惶惶。

“村长,那一笔拆迁款,周氏地产一直是以自愿的态度在运作。如果你实在是想拿回拆迁款,也无可厚非。不过你需要给我一些时间,这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也要准备准备呀!”欠别人的终归是理亏村长是面前,我说话也十分小心翼翼。

“周总,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你。一个星期,拆迁款必须全部到位。”村长说完,第一个离开会客室。

这里面的空气质量太差了,好好的会客室弄得跟集贸市场一样。村长刚刚走,一个公司的经理走过,递上了一张欠条。

“周总,这笔欠款,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结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