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六十八章:致命的弱点

第六十八章:致命的弱点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周律师的话,犹如当头一棒。如果真如周律师所说,材料的遗失将会给铁血会带来巨大的损失。

只是我并没有完全表现出来,我是周氏集团的董事长,必须保持镇定,不然的话,会让整个周氏集团人心惶惶。

几乎大半个晚上,我都在和董事会的几位负责人在商量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当事人,谢染,也就是我的女朋友。

只有那样,一切才会水落石出。可是,谢染如同消失了一样。打电话关机

“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几天大家都放精神一点,时刻注意着市场的走向。另外,跟一些老主顾多交流联系,务必不让客户流失了。”

我强打着精神,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

离开总部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我的心一热,在这个时候能够出现的,一定是顾琳。

我以为只是我一如既往的爱着顾琳,其实她同样义无反顾的爱着我。只是,在我们之间,隔着一个谢染。我开始慢慢相信大爹,他一直以来都在说谢染是在利用我。现在看来,大爹的话是正确的。

靶子很识趣的离开了,顾琳上了我的车。

我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居然不知道开到哪里去。

“周然,前面有一家咖啡厅,二十四小时营业,去坐坐吧!”顾琳的语气很平淡,我甚至感觉她是在生气。

我有些惊讶!我以为顾琳深夜来找我,是为了给我带来一丝丝慰藉。她的样子,让我感到很失落。

“你怎么知道,这么晚了我还在公司总部?”我问道,有些疲倦的。

“我去你家了,你家保姆告诉我的。周然,我今天找你,不是为了你公司内部的事情,更不是为了谢染而来。我只是想你告诉我爸爸之死的真相”

顾琳的话让我感到了一阵阵寒冷,她是如何知道我已经掌握了事情的真相,甚至在大半夜来找我?

“顾琳,你说什么,我不懂!”我故意搪塞着,这件事情不仅仅牵涉到飞鹰坛,更牵涉到我大爹。

“周然,你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很自私吗?同样的牺牲,你爸爸是烈士,英雄。而我爸爸则成为了毒枭。我只想还原事情的真相,让我爸不再受到世人的唾弃。”顾琳说着,居然轻轻的哭了起来。

“顾琳,你听我说。这件事情牵涉太多了,如果你查下去,会给你我都带来更多的麻烦。我大爹也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不得不重新回到监狱。是谁告诉你,我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呢?”我露出满脸痛苦的神色,顾琳有些不忍。

“周然,我看你一定是很累了,我们还是去喝咖啡吧!”顾琳说完,便不再说话。显然,她不想说出那个人是谁。

在咖啡厅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已然是午夜时分了,咖啡厅里并没有几个人。灯光影影绰绰的,更加增加了一种神秘的味道。

“顾琳,如果我没有猜错,肯定是谢染告诉你的。”我喝了一小口咖啡,感觉很苦,几乎苦到了心里。

顾琳抬眼惊讶的看着我。

“你怎么会这样认为?”顾琳的嘴唇轻轻的蠕动着。

“谢染将我出卖了,偷走了我电脑里的数据和不习惯里的一些机密材料,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之所以现在还在公司,就在跟公司的高层商议接下来的应对措施。”我叹了一口气,看来我和顾琳两个人都被谢染给愚弄了。

“一天之前,她跟我打电话。说你知道我爸爸死的真相,甚至说跟一张一千万的欠条有关。谢染说得很认真,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所以,我赶到了蓉城。在这之前去了你家里。看到一个几乎跟谢染长得一模一样的保姆,周然。我终于明白你的用意了,谢染已经完全住进了你的心里。即便你找一个保姆,也要按照他的标准来。”顾琳小声的哭着。几乎让我心乱如麻。

她完全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找一个跟谢染长得相似的保姆完全是为了取悦我妈。现在,我更加明白了谢染的用意,他便是想利用我对顾琳的爱,然后继而去伤害我的大爹。

自始至终,谢染是大爹最不待见的人。所以谢染从骨子里恨我大爹,她只是想利用顾琳的手除掉大爹而已。

“顾琳,你听我说。你爸爸的死因,我一定会帮你查一个水落石出,只是不是现在。这一切都是谢染在使阴谋诡计,她盗走了我的机密文件,甚至连集团的公章也偷走了。我真的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她告诉你这件事情,我去却知道她的用意。”我深情的看着顾琳,希望她能够给我时间。

我跟顾琳慢慢的说了当时的经过,就是因为那张欠条,让顾琳的爸爸蒙受不白之冤。但同样也会因为另外一张欠条,让顾琳的爸爸沉冤得雪。

“周然,我相信你大爹,也更加相信了。我爸爸会有沉冤得雪的这一天的,你这几天就好好的处理公司的事情吧!如何谢染一直不回心转意,你就跟我打电话,之后,让我来照顾你妈吧!”顾琳低着头,轻轻的说道。

顾琳从一开始的兴师问罪,变成了现在的脉脉含情。她让我很感动,为了她。我曾失去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光阴。

为了她,我不止一次次的被别人毒打。只是,看着面前的顾琳,我觉得我为她做任何事情都值得。

“周然,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你肯定有更多的事情要做。”顾琳很平静的说道,尽管她脸上还有些许失望。

“那你呢?大晚上去哪里?”我为顾琳的安危有些担忧。

“你放心,我大学的好闺蜜就在这个城市。刚好一个人住着单身公寓就在附近,我去跟她挤一挤。”顾琳似乎是在故作轻松一样,她并不想逼我马上去为她的爸爸屈死讨回公道。

她因此而隐隐失落着,我的个性顾琳太了解了。我如果不被谢染伤得体无完肤,伤心透彻,我永远也不会去恨谢染。这是我的秉性,更是我的致命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