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六十六章:力量

第六十六章:力量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谢染似乎并没有顾及我的感受,在席间跟安轩搂搂抱抱,不甚亲热。我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升,却不得不隐忍着。

结束了晚宴,谢染却不见了。莫非她已经回家了,我不确定。靶子接到了一个电话,说码头那边故意不发货,项目的沙石材料已经断炊。

我带了靶子,急匆匆的去了码头。这个码头很大,停满了来拉沙的大型汽车。远远的看到了一只飞鹰的招牌,我便知道,这是张飞鹰的地盘。

手下见我来了,纷纷过来。原来,为了节约成本,周氏集团成立了自己的运输队。每天跟各处的工地运送沙石材料。另外,周氏地产建有混凝土搅拌站,大大的节约了建筑材料的成本。

“周总!飞鹰沙场不给发货,我们都已经排了两个多小时的对了。市区白天不让运送沙石,现在正是黄金时段。一旦给耽误了,又得等一天了。”一位车队的司机跟我诉苦。

我示意他先下去,冲一个正在作业的工人喊道。

“你们这里负责人,就说周氏集团周然想见见他。”其实周氏集团的名头已经很响了,再报上我的名字,我相信他们应该有些在意的。

果然,有人走出来。穿着工作服,戴着安全帽。

“是谁在这里吵吵,今天输送带出现故障了,明天这个时候再来。”那个人大声喊道。他的声音我一下子听出来了,不就是医院的能够护士长吗?怎么脱掉了医院的衣服,来到这里当沙场的老板来了。

“张飞龙,是我。周然”我赶紧走了过去。感觉上一次放了张飞龙一马,他现在一定会给我面子了。

“周然,谁呀!弟兄们,你们认识周然不”张飞龙故意起着哄,他手下的工人全部都笑了起来。

“张飞龙,你别不知道好歹。你上次残害我大爹的事情,还没有跟你了结,你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大怒道。

“呵呵,我残害你大爹,你可有证据?相反的,你给你大爹弄虚假的证明,送去保外就医。这些证据我却一一在手,周然,你是不是想你大爹重新进去,然后还加上几年?”张飞龙果然留了一手,现在我不但告不倒他,反而还有把大爹重新弄进去。

“张飞龙,我前三天,跟你大哥张飞鹰已经洽谈好了。我走他的码头,他接我的工程。彼此互惠互利,怎么你大哥反悔了?”我大声指责。

“周总,是你三心二意。你自己说,这几天你在干什么?你哪里还有一点诚意,是不是跟安公子见面了,他答应给你码头运沙?”张飞龙似乎对我的行为了如指掌,我这几天做了什么,跟谁见的面,说了些什么,他甚至都知道。

“张飞龙,你倒底想怎么样?”我眼露凶光,恨不得将张飞龙暴扁一顿。只是我用眼睛扫了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飞鹰沙场的工人一个个手里举着铁锹,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和车队里的几个司机。

“周然,你是不是想动手?这里可是飞鹰沙场的地盘,你在这里闹事,我们属于正当防卫。”张飞龙一下子给自己寇了一顶正义的帽子。

“老大,你让开。让我来摆平这个无赖。”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回头一看。什么时候,周海涛站在我的身后,目光沉着冷静。

我早就知道周海涛不但有胆识,而去有一身过硬的本领。那一次在周氏集贸市场,他的一声断喝,几乎将黑虎帮的人全部吓倒。尤其是那把飞刀,扔出去,更是出神入化。

“海涛哥,你怎么来了?”我吃惊的问。

“我在工地负责保安工作,突然听一个工程队的队长说材料短缺了。后来一打听,知道沙场上出事了,所以就赶过来了。这个张飞龙不仅仅针对周氏地产,蓉城有几家地产公司没有被他刁难过?”周海涛大声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我问。

“张飞龙欺软怕硬,给一点颜色他看看就老实了。老大,你站一边看热闹吧!”周海涛说着,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飞刀,在手里比划着。

“别出人命。”其实我这话是真心的,我不想事情闹太大了不好收场。但就是这句别出人命,有相当的震慑力。那些人看着周海涛手里的飞刀,心里打晃。

张飞龙见手下的工人有些胆怯,怒火顿时上了起来。手里举着一截锻钢管,准备首当其冲。哪知道周海涛手里的飞刀已经脱手而出,众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飞刀已经插在了张飞龙的那只手上。

钢管落到,张飞龙哇哇大叫起来。

再看,周海涛的手上,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把飞刀。

“我这把飞刀,在丛林中,百步之外可以射中毒蛇的七寸,你们扑谁不服的,可以上前试试。”周海涛手上的飞刀寒光闪闪,甚是吓人。

没有人敢上前一步,这些工人都是为养家糊口而来,谁也不想打架。张飞龙明显陷入到了落单境地。

我走了过去,看着张飞龙流血不止的手背,冷冷说道。

“张飞龙,我知道沙场不可能是你说了算,你没有这么大的本领。你可以转告张飞鹰,那一千万的欠条我可以不追究。前提是,让飞鹰坛不要再为难周氏集团。”

张飞龙唯唯诺诺,频频点头。

拿出了手机,他跟张飞鹰汇报了这里的情况。我听得到,张飞鹰在电话里将张飞龙臭骂了一顿。让他自己摆平这里的事情,当然。张飞鹰怎么爽快的答应了给我打开运沙线,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手里有他一张一千万的欠条。

这张欠条,跟当年顾琳的爸爸死有关。

周海涛一般小小的飞刀,便将张飞龙故意刁难的事情摆平,这让我对武功有了新的见解。练武者不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更大的目的就是保护自己,不受到外来的任何侵犯。

回到家中,已然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客厅冷清清的,我妈一个人坐在地板上,谢染没有回来。

“妈谢染呢?”我问。

“媳妇下午回来了一趟,拿走了很多东西。好像是不回来了,你是不是跟她吵架了,她为什么不要我了?”我妈看似是在胡言乱语,但我却听得心惊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