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六十五章:被绿了

第六十五章:被绿了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周启明,那怎么会忘。他不是申请了保外就医,现在躲到南方某地享清福去了吗?”张飞鹰果然是一个老滑头,他显得坦然自若。

“张总,谢谢你还记得我大爹。我大爹现在安然无恙,你是不是感到很失望啊!”我的话很直接,或者我大爹屡屡遭害,跟张飞鹰的这张欠条有关系。

“周然,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跟你的大爹周启明遇害有什么关联吗?别说我曾经和他一起出生入死过。就算是没有,也不会轻易去害任何人。”张飞鹰显得很气愤。

“张总,那这张欠条你又该如何解释,你该不会想抵赖吧!”我冷冷回敬道。

“周然,你别欺人太甚。你是来要债的吗?我不是张小鱼,我叫张飞鹰。记着我叫张飞鹰,飞鹰坛是我一手创办的。就像你大爹创办铁血会一样。”张飞鹰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吼道。

“张总,你太小瞧我周然了。区区一千万,对于我,算得了什么。我今天来是跟你说码头沙石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故意哄抬物价,扰乱了市场秩序。”我将欠条收了起来,整整齐齐的叠好,放进了钱夹子里面。

“对不起,周总。价格的事情,飞鹰坛所以的股东早已商议好了,我一个人说了不算。你可以不用飞鹰坛码头上的沙石呀!飞鹰坛少了你一个客户,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张飞鹰的话咄咄逼人,丝毫没有让步的余地。

“既然这样,我们只有法庭上见了。”我站了起来。冷冷说道。

“我相信,那张欠条,对我会有好处的。十二年前的那一宗命案,至今似乎还没有完全结案,张总,你不能保证你完全是清清白白的吧!”

就因为当时的一张欠条,让原本和我爸一样是烈士的顾从理变成了毒枭。顾琳母女这些年也因此饱受屈辱,这一切,张飞鹰不应该承担责任吗?

“等一等”张飞鹰喊住了我。

“张总,你还有何指教?”我怒目而视。

“周然,这价格的事情,毕竟是飞鹰坛董事会决定的,不可能说改就改。你看双方能不能各让一步?”张飞鹰的语气明显的软了下来。

“你的意思?”我一愣。

“蓉城广场那么大的项目,你能不能分一杯羹给我。让飞鹰坛的兄弟,也饱饱肚子。当然,沙石的价格,我会跟董事会申请,以最低的价格出售给周氏地产。”

这只老狐狸终于露出了狡猾的尾巴,他故意抬高价格,只是想从我的手里拿到蓉城广场的部分项目。

“我答应你。不过,这些决议也得经过周氏地产董事会开会才能通过,这几天的沙石,是否能够通融通融。几千名建筑工人,都要失业了。”我同样也搪塞着张飞鹰,只要这几天危机过去,找到了新的卖家,便不再担心张飞鹰垄断经营了。

实在不行,可以走法律程序。只是这张欠条牵连到了大爹,大爹好容易弄了一个保外就医。我不想大爹官司缠身,再一次被弄了进去。

回到了周氏集团总部,一方面,我督促着靶子多储存些沙石,随着防着张飞鹰翻脸。另一方面,我积极的寻找着新的下家。毕竟蓉城百分之三十的码头受张飞鹰控制,那么还有百分之七十的呢?

周律师告诉我,我要接见的是蓉城最大的地产商均衡地产的公子哥安轩。蓉城人称安公子。

之前我好像听过安公子这个名字,却并没有怎么注意到他。均衡地产,全国十大地产之一,资产早已过千亿,福布斯榜上排名前十。

最关键的是,均衡地产在蓉城有自己的码头和运沙线。

在蓉城最大的酒店,我带着靶子和周律师去会见均衡地产的公子哥安轩。安轩仍然单身,被称为国民老公。他交过的女朋友数不胜数,而且大多数是明星或者网红。

在酒店的vip会议室,我见到了传说中的安公子。长长的头发,打扮得很另类。一群人众星捧月的一般,将安轩围在了中央。

大家见面,互相寒暄着。铁血会在蓉城毕竟根基早已牢固,而我更是另辟蹊径,给铁血会带来了勃勃生机。

“周总,你比我想象中的年轻多了。”安轩笑着,眼神里有丝丝狡黠。

“安公子,你富甲天下,其实我早闻大名了,今日得见,更是三生有幸了。”我说着套话,不停的大量这面前的安轩。据说,均衡地产的所以事物都交于了他。而他的父亲,则退居了二线。

“周总,你客气了。只是有些虚名罢了。不过能够跟周氏集团合作,我也是蛮期待的。今天我们不谈生意上的事情,吃好,喝好,玩好,总之尽兴就好。”安轩很爽快,似乎对双方的合作也是充满了兴趣。

之后聊了一些私人的话题,有没有交朋友之类的。或者都是个人隐私,所以两个人都显得有些含糊。

用餐的时候,安轩的女朋友终于赶来了。我没有想到,他的女朋友居然是谢染。谢染见到我,像不认识一样。

安轩则跟我介绍。

“周总,这就是我的女朋友谢染小姐。很漂亮吧!”安轩显得很得意,似乎并不知道我跟谢染曾经是恋人一样。

“不错,是很漂亮的。”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脸都绿了。

“什么时候,也把你的女朋友带来,让我也认识认识?”安轩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仍旧炫耀着他的成就。

谢染真的很漂亮,尤其是今天。我从前怎么就没有察觉到呢?肤如凝脂,面若桃花。尤其是那胸部,高耸饱满。每一次弯腰的时候,都会露出深深的*。

“周总,初次见面,多多照顾。”谢染果然装作不认识我一样,我准备发作。她却递给了我一个眼色。

或者她有难言之隐,或者

我安慰着自己,整个用餐的过程几乎是坐如针毡。谢染不住的给诸位敬酒,甚至是以均衡集团少奶奶的身份敬酒。

她的胸部时不时去触碰安轩,眼神中流露出一种热恋般的神色。我不知道她是在演戏还是真情的流露,在这种很正规的场合,我不想当众将她揭穿,只为了顾及她的一些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