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六十四章:产业转型

第六十四章:产业转型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哈哈哈”华志安狂笑着,瞪着我。“周总,你敢说你从来没有做过违法的买卖,说出来连鬼也不信。你铁血会的几十名兄弟,哪一个人身上没有沾染一点血腥。”

“你什么意思?”看着华志安,我满脸怒火。

“我能有什么意思?周总你不识抬举,我也没有办法。你别让我抓住你的小辫子了,要不然”华志安冷笑着,声音冷得让人头皮发麻。

一个小弟在我耳边耳语了一句,大概意思说阿发的一个小弟锥子染上了毒瘾。现在毒瘾发了,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嚎叫。

我看得出,华志安的脸上是一种得意的笑容。不知谁告诉那个锥子华志安就在我这里,他既然不顾死活的找到了这里。

“华老板,求你救救我,我要死了”锥子流着鼻涕和眼泪,跪在了华志安的面前。

“锥子,你的老大在这里,他不发话,我可不敢给你。听哥一句劝,戒了吧!你们老大又不会体恤你们。你也别指望弄那个那个东西挣银子了。”华志安不但不理会锥子,反而将锥子推到了我的面前。

“老大,求求你。我真的不行了,老大”锥子跪在我的面前,大声哀求着。

“阿发”我大喊了一句。

阿发是酒店的负责人,也是我的兄弟。他匆匆的赶来,看到了跪在地上的锥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

“老大?”阿发看着我,不知我是何意。

“记得我们帮里的规矩吗?你给我背几条出来”我声音冷冽,异常沉稳。

“第一条,不准奸淫掳虐。第二条,不准沾赌涉黄。第三条,不准吸食毒品、第四条”阿发大声的念着,生音却哽咽着。

“够了”我打断了阿发。

“阿发,锥子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他现在犯了帮规,你打算怎么处理?”我的声音很冷,连我自己都感觉一丝丝的寒意。

铁血会,自我接替大爹的位置之后,立下了一条规矩。凡是触犯帮规者,需自断一只手指,从此被赶出帮会。

“老大,你的意思我明白。锥子犯规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阿发说着,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他走到了锥子的面前,悲愤的说道。

“锥子,我只能帮你一次,你若还不悔改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谁也没有想到,阿发的匕首没有交给锥子,而是猛的往自己左手的小指砍去。鲜血飞溅,一截手指头落了下来。

阿发捂着流血的左手,痛得脸色苍白。

靶子赶紧带着阿发出去包扎,地上的锥子没有想到阿发会代他受过。他双手抓住头发,额头狠狠的往地板上碰。

“发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

我没有理会锥子,而是侧脸看着华志安。

“华总,你也看到了。我周氏集团自上至下,都十分抵制毒品。所以你别说五五分成,就算是我七你三,我也不会做的。”我正义凛然,容不得半点侵犯。

“古板,迂腐。这不是真正的毒品,在说了,你不做别人也会做的。白花花的银子,让别人挣了,多可惜。”华志安似乎仍然不死心。

“华总,我就是担心有这个命挣,却没有那个命花。你别说了,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放心做你的好,我绝不会坏你的事情。不过,你要是想在我的地盘上经营。即使我同意,铁血会的帮规也不会答应的。”我站了起来,直接送客。

锥子被靶子带了下去,强行戒毒。阿发为了锥子,自断一指,我只得将锥子留了下来,以观后效。

我对华志安的直接拒绝,直接引来的行内人的赞赏。一些正规的商家,公司纷纷想周氏集团抛来了橄榄枝。

周氏集团不再是以单一的娱乐,餐饮住宿为主。蓉城的楼市,到了一个更新换代的年代,于是我把周氏集团的触角伸到了房地产那一个板块。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正在的将铁血会洗白,不再成为一个让世人痛恨的黑社会组织。

在这一方面,周律师做得很好。每每准备打算跟哪家公司合作之前,必须做周密的查询。势必做到万无一失。

周律师为地产公司注册了一个很响亮的名字,名曰周氏地产。一切都是在按照预料中的进行。蓉城广场,地处蓉城西郊。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更是未来蓉城新型金融中心。

我为这个项目投入了很多,可谓呕心沥血了。一个连高中都没有念完的我,现在不得不拿起许多有关建筑美学的书籍,进行强补。

工程刚刚开始,遇到了一定的困难。蓉城地处中心,所需要的建筑沙石必须从外地购进。蓉城几乎所以的沙石码头都有张飞鹰控制,张飞鹰此刻却以水路枯竭,沙石难以运到。将沙石的价格大大的提高,已然是原有基础上的两倍还多。

周氏地产的蓉城数万平方米的基础建设,因为沙石的短缺而不得不一次次停工。我知道,这是张飞鹰在故意刁难于我。在蓉城,谁都知道西郊是未来的一片黄金地带。而这一切便是周律师高瞻远瞩,洞察先机的结果。

只是,周律师能够推测出未来房市的发展,忽略了,建起这些楼盘所需要的沙石材料。为了缓解工期的压力,我不得不再一次找到了张飞鹰。

“周老弟,好久不见,你摇身一变,变成了房地产的老总了。老哥实在是佩服得很。”张飞鹰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丝讽刺。

“张总,我有一件陈年的事儿。一直未跟你提起,不想影响你我的关系。可是现在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不得不提一提了。”我面色冷峻,和我的声音一样。

“周老弟,你说笑话了吧!你才多多大年龄,说什么陈年是事儿。”张飞鹰同样冷笑着,他跟我不是同一个年代的人,所以更不会相信我有什么让他惊讶的陈年往事了。

我不慌不忙的将那张写着一千万的欠条,递给了张飞鹰。张飞鹰的脸色变了一下。转手将欠条递给了我。

“周老弟,你在哪里弄来的这个破字条,还张小鱼,我都不认识是谁?”张飞鹰说着,大笑了起来。

“张总,你不会健忘到连我大爹周启明也给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