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六十二章:真相

第六十二章:真相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十二三年前,也真是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很少见到我爸,更不知道我有一个大爹。我爸是抓贼的,而我大爹就是一个贼。大概是我爸怕大爹有辱周家的门风,所以从来不在我的面前提起大爹。

顾琳的爸爸,也是一名警察,甚至还是我爸出生入死的兄弟。我爸为了不跟大爹再一次正面碰上,自动请缨,去了南方某一个边境城市。为了打入敌人内部,我爸做了一名卧底。

大爹那是第一次涉毒,并不是很熟悉。他被张飞鹰哄到了南方,以贩卖药材为名。并不知道张飞鹰所说的药材,其实就是*。这一切,早被我爸爸知道了。大爹当场就认出了我爸,让他赶紧走。

而恰巧这个时候,顾从理带着妻子和孩子碰到了张飞鹰和他人交易。在看出破绽之时,顾从理正欲报警。熟料被顾从理毒贩先发制人,将孩子和他妻子制服了。

顾从理知道,此刻若想活着出去,十分困难。张飞鹰似乎也看出了顾从理的求生之心,于是跟顾从理求情,放过大爹和他。为了消除顾从理的疑虑,张飞鹰当场给顾从理打了两张张欠条。

顾从理其实用的是缓兵之计,在这一刻他早已发出了信号出去。我爸以卧底的身份,想从中周全,却被另一名毒贩识破。

于是我爸单枪匹马的跟十几名歹徒展开了搏斗,顾从理让妻子照顾孩子,也参加了战斗。最终寡不敌众,顾从理身负重伤。我爸为了救顾从理的孩子,我光荣牺牲了。

警察到来之前,大爹带着顾从理的妻儿匆匆逃走了。他却忘了张飞鹰当时给顾从理写了两张欠条,上面全部落款张小鸟。

就因为这张欠条连累了顾从理,由英雄变成了毒枭,贪污犯。而我爸爸,却追加为烈士,荣立了一等功。同样是烈士,却因为不同的境遇。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大爹把顾琳母女送走了,担心他们遭到毒枭的迫害。之后,大爹便拿着政府赔给我家的钱,正正经经的做起了生意。

十多年来,他打败了无数对手,终于在蓉城有了立足之地。大爹说他只娶了一次老婆,老婆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便死了。以后,便再也没有找老婆了。

大爹的一生其实过得很坎坷的,从他满头的白发便可以看出来。

他跟我讲完了这一切,又是老泪纵横。

“周然,不管你信不信。我相信缘分,比喻,你跟顾琳又想见了。你知道你爸最后跟顾从理说的什么吗?他说只要那一次任务完成了,回家就给你们定一个娃娃亲。可惜,没有等到那一天。我真的好后悔,没有早一点认出顾琳来。如果早认出来,我绝不会把谢染介绍给你的。”

这也许是大爹觉得是一生中最遗憾的事情,他甚至担心谢染会毁了我的前途。

“大爹,其实这样挺好的。我爸做了英雄,我却恨了他十几年。英雄有什么用,终比不上一个完整的家。谢染虽然有些孩子气,贪玩了一些。但对我妈却是真心的。敢问哪个女孩有那么好的性子,去照顾未来的婆婆,而毫无怨言。”

我执拗的回答着大爹的话,大爹也显得很无奈。既然我已经认定了这个理,是任何人也无法改变的。

我问欠条的事情,大爹叹了一口气。

“孩子,你再去较这个真干什么?当年这是我和张飞鹰第一次做毒品买卖。开枪杀人的那几个毒贩在后来的贩毒过程中全部被击败了。刚好当中也有一个叫张小鸟的人,那件案子就这么了结了。张飞鹰从此再也不敢踏入南方半步,一直守在蓉城。前些年霸占了蓉城的几个运沙码头,着实发了一些横财。一直到现在,蓉城几乎一半工地的沙石都要从他的码头运进来,所以,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

大爹意味深长的说道。说到最后,仍然跟我提起了周璐。他说他一直在外面打拼,对周璐疏于关怀,所以让我再见到周璐的时候,跟周璐说一声对不起。

父女关系闹到如此,我心里感到难过。我想,如果我爸爸现在还活着,我是不是跟我爸爸的很僵。一个工作再出色的男人,对家庭不负责任,终究称不上好男人。

其实,这也是导致我对谢染不离不弃最大的原因。谢染给了我一个家,我没有理由不去稳固它。

回到蓉城,我行事很低调。尽量不是招惹其他的帮派,如果可能,甚至跟他们发展成良好的合作关系。

工作上的事情安顿好了,我回家陪我妈的时间便多了很多。可是几乎每次回家,都难以碰到谢染。即使碰到后,也是找各种理由搪塞我。

什么今天去见学校领导。明天同学聚会,诸如此类的借口数不胜数。我并没有跟谢染计较,毕竟他陪我度过了人生中最苦涩的一段日子。

即使每一次衣服穿得跟交际花的回头,我只是在心里安慰自己。现在有哪个女孩不爱美,我现在有这个资本,那么谢染就有理由去享受这一切。

这天夜里,谢染几近温柔,把我弄得神魂颠倒。

“好老公,我最近是有一些忙。你就在家好好陪陪妈好吗?反正你的生意基本都稳定了。”谢染把柔软的胸部贴在我的胸前,说着娇柔柔的话。

“好,只是你别累坏了。我心疼,你不是答应我妈为她生一个孙子吗?来我们又来开始造人计划。”说着,我一下子骑在了谢染的身上。

“老公,不要了。还过一个月,我们都去医院做一个检查,再确定要不要好吗?”谢染的话无懈可击,就她的话就是优生优育。

这妖精惹得我火起,最终还是走了。临走之前,嘱咐我要给我妈喂药。

我拿着那个药盒,发现是一种很普通的镇定药。这样的药我之前吃过,促进睡眠的。只是我倒出来几粒时,却发现跟之前的药有些不一样。

难怪我妈每次吃药的时候,恨不得急得要哭。这一次,我没有给药我妈吃。她好像显得比平日更清醒一些。

“你媳妇呢?是不是又走了。”我妈问我。跟一个正常人一模一样。

“妈,谢染经常走吗?”我一愣。

“反正你不在家的时候,她就不在。你回来之前,她就回来了”母亲扳着手指头,似乎在数谢染离家的天数。

我的心一下下往下沉,谢染倒底在外面干什么,有什么瞒着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