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六十一章:可疑的欠条

第六十一章:可疑的欠条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张飞龙的话直接激起了我的兴趣,如果大爹真的能够保外就医,我宁愿可以放弃很多。

“飞龙兄,如果你真有这个办法。你之前和铁血会所有的过节将一笔勾销,既往不咎。”对于张飞龙,我无形是大度的。

其实,我有我的打算。飞鹰坛在蓉城势力不小,而且和其他及帮派还多有来往。若真是和飞鹰坛闹翻,对铁血会并没有什么好处。既然张飞龙说有办法,我何不顺水推舟,卖他一个人情。

张飞龙的话让我大跌眼镜,其实他的办法很简单。就是让大爹到大型的医院做一个检查,然后弄一张的诊断书。比如癌症晚期,比如某种疾病,总之,越严重越好。

这种小儿科的办法,其实每个人都能想出来。只是我过于着急,便忽略了。只是已经答应了张飞鹰,便不能反悔。我甚至这是张飞鹰和张飞龙在唱双簧。

只有我不追究这件事情,等风头一过。张飞龙便又可以大摇大摆的露面,招摇过市了。

不过,他提出的这个办法还真管用。蓉城某一家大型的公立医院,我花了五万元钱买通了化验室的主任。

于是一张大爹肝癌晚期的诊断书便这样冠冕堂皇的打印了出来。周律师然后花钱前前后后的打理了一番,大爹便提前从监狱走了出来。

为了让大爹迅速的忘记这段耻辱的日子,我决定送大爹去南方某一个城市静养,当然对外则声称去治病了。

安排好了大爹的事情,我感到了一身的轻松。接下来,便是励精图治,将铁血会的产业发扬光大。

我发现,铁血会留下了许多历史遗留问题,甚至还有许多死帐,烂账在外面没有收回。如今大爹已经正式退位,很多问题便轻易的推到了大爹的头上。

我带着靶子,彪子,逐一将这些死账慢慢的抹平。却发现,有一个一千多万的数目的借条,仍然躺在保险柜里。欠款人,张小鸟。收款人,却是顾从理。

张小鸟是谁,我不知道,。那顾从理又是谁?他的欠条如何又在铁血会这个不轻易打开的保险柜的最里面。

二叔告诉我,这个保险柜还是上一次大爹准备让我继承他的财产才打开过一次,甚至帮中有很多兄弟都不知道保险柜里放了一些什么。

我回家了一次,跟我妈道一个别。我要亲自去南方找大爹将这件事情问清楚。家里冷冷清清的,除了我妈,没有任何人。

我感觉我妈的头脑像清醒了许多一样,能够一口叫出我的名字。

“妈,谢染呢?”我跟我妈梳着头。

“她每晚都出去,到早上才回来。不过每次都给我带好多好吃的东西。”我发现我妈突然对零食特别感兴趣。有的零食甚至是几岁的孩子喜欢吃的。

“那你一个人不怕吗?”我不禁有些心疼。

“我不怕,我有大狗狗”我妈抱出了一只很大的布娃娃狗,抱得紧紧地。

“妈,我有事要出一趟差。我回来再看你。还有,我跟你找一个保姆好吗?”我轻轻的说道。

我妈似乎听懂了我的意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妈,你别难过了。我这一次找一个跟你媳妇长得一样的保姆,保证让你开心。”看着我妈可怜的样子,我的心里很难过。

谢染变了,至于哪里变了我说不出来。我为了讨我妈的欢心,费了好大的精力,找了一个和谢染长相十分相似的女孩。

为了能以假乱真,我甚至将谢染平日说话,做事的视频放给她看。走的那天早上,谢染匆匆忙忙的赶回来。见到了我,感到一丝突然。

“周然,你怎么回来了。刚回来的吗?”谢染问我。

为了不引起谢染的怀疑,我故意说道。

“恩,我要出一趟远门。所以回来看看我妈?还有,你学习那么紧张,我跟我妈找了一个保姆,长得跟你差不多。你不要多心,我只是想让我妈开心。”

“哪会啊!我正担心我的学业耽误了我照顾咱妈呢!你放心的走吧!我会照顾妈的!”谢染急匆匆的进了屋,并没有因为我要离去而依依不舍。

站在门口,我仍然能够听见我妈的声音。

“媳妇,我不要吃那个药好吗?太苦了”

“妈,你不吃药。病怎么能够好,我还等着你的病好了,再跟你生一个孙子,你好给我们带孩子呢!”谢染的声音很大,早已飘出了窗外。

我甚至怀疑谢染这句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其实我早提出跟谢染要一个孩子,谢染却一直以学习紧张,我妈需要人照顾而搪塞了过去。

南方,一座优雅的小镇,我见到了大爹。大爹的气色很好,每日在海边锻炼身体,摆脱了凡事见的烦恼。

我将那张欠条拿了出来,问顾从理是谁。大爹看到了这张欠条,禁不住老泪纵横起来。

“冤孽啊!冤孽啊!周然,你怎么把这张欠条给翻出来了?”

“大爹,我想换一个办公的地方。所以以前的东西都打算处理掉,在你的保险柜里发现了许多欠条。其中这一张的数额最大,也令我最为费解。顾从理倒底是谁,你为什么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我吃惊的看着大爹。

“张小鸟是现在的张飞鹰,顾从理就是顾琳的亲爸爸,他就是因为这张欠条而丢的性命。你看看上面是不是有些红点点,那是你顾叔叔身上流出来的血。”大爹哽咽道。

“大爹,倒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给我听听呀!”我急了,只摇大爹的胳膊。

“我们进屋说吧!外面风大,大爹的眼睛怕吹。”大爹的眼里果然有一些浑浊的液体,在慢慢的滑落着。

我扶着大爹,慢慢的往大爹海滨的小屋走去。这里离海很近,因为是内陆海,所以发台风的几率很小。

大爹面对面和我坐了下来,闭着眼睛,像是回到了久远的年代一样。神情那么凝重,那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