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四十七章:鱼和熊掌

第四十七章:鱼和熊掌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想让三竹帮给我的兄弟一个合理的解释,或者让他的人道歉,这也是唯一一个双方不用大打出手的解决办法了。

三叔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脸异样的看着我,并且跟我说让我以后做事果断一点,尤其是处理帮中的事情,不能左右不定,不然就好比出事的兄弟来说,当家的做不了决定,铁血会会陷入一种很被动的状态。

于是我问三叔了解一下三竹帮的具体情况。

三叔看着我眉头微皱的说道:“三竹帮的老大竹青山为人异常阴险,特别护犊子,如果让他小弟给我们兄弟道歉的话,估计有点悬。”

白色的病房里面安静的有些压抑,等护士长把这位兄弟安排到单间病房后,我安抚了一下这位兄弟,我能看出他心里是非常不舒服的。

因为以前大爹在的时候,可以为了他所理解的情义去帮兄弟出气,但是我现在必须找到一个更加合理的解决办法,那就是在不动手的前提下,用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根本。

“三哥,怎么着,那群杂碎不用放在眼里,明天我陪着少当家,不会让他受到危险的。”

看到三叔眉头紧锁的样子,靶子却一脸的放松,从兜里掏出一根烟优哉游哉的点上,撅起嘴,很熟练吐出一个个眼圈,嚣张至极,烟雾在房间上空盘旋,脸上的表情很轻蔑,我知道他压根没把三竹帮放在眼里。

随即我又问三叔:“三叔,朱青山的联系方式有没有。”三叔没有说话,抬头看着我。

“三竹帮跟我们铁血会以前有生意上的来往,后来大哥洗白后,我们的生意就跟他们终止了,慢慢的也没有了来往。”

三叔虽然没有说是什么生意,但我知道之前那肯定生意肯定是不合法的,我让三叔跟朱青山联系一下,让对方约个时间,地点一起出来谈一下。

“少当家明天去三竹帮谈判要不要多叫点人手,竹青山本来喜欢玩阴的,我怕到时候去他们地盘谈判不成,反倒有危险。”

三叔拿着手机找通讯录里翻了很久,找到了朱青山的手机号码并打了过去,谈话显然不是很愉快,“哼,真是太过分!大哥刚出事,他们就想着把飞鹏酒吧会吞了,也不怕噎死他。”

飞腾酒吧我没跟三叔去过,三叔见我有些不明所以,对我说道:“少当家,飞腾酒吧是我们跟三竹帮的共有产业,之前没带你去是想着先让你把大哥的固定产业稳定住,而飞腾酒吧我们是三竹帮共同打理的。”

我这才三叔口中了解到原来飞腾酒吧还有铁血会的股份,因为离市中心有点远,所以大爹就让三竹帮来打理,分红每个月都是跟他们七三分的,当然使我们铁血会七。

最终三竹帮同意出面解决此次纠纷,约在了元安市郊区与市中心交汇处的飞腾酒吧,是三竹帮跟铁血会共同打理的一个地盘。

“少当家明天我去找他们谈判,飞腾酒吧那边基本上都是三竹帮手上的产业,若是让你去,要是遇到危险的话,那铁血会的根基就会动摇了。”三叔皱眉说道。

大爹刚出事,好多股势力都在盯着铁血会,万一我这个少当家在出点事,那铁血会也就成了别人的口中之食了。

我跟三叔聊了许久,我想到之前的几个老油条在酒吧背着我们里说的话,还有另一伙势力的嘲讽,好一阵头大。

此时已经半夜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驱车回到了家中,谢染估计已经睡了,从白天一直照顾到我妈到睡下,我不忍心吵醒她,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我依稀听到门开门的声音不是卧室门开的声音,而是反锁的大门正在被钥匙扭开的声音。

难道谢染刚回来?我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刚进门的谢染,脸上画着淡妆,看到我在沙发上睡觉的时候楞了一下。

我看着谢染,她的眼神中有一丝闪躲。“你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

谢染担忧的看着我说道:“我把妈哄睡着了,然后我也准备睡觉了,后来闺蜜哭着给我打电话,说她被男友抛弃了,我就去她家,一直安慰她了,到现在才回来。”

随即走过来做到了我的身旁,用她细腻的小手抚摸着我,心疼的说道:“倒是你,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要是感冒了会很难受的。”

“最近烦心事太多了,经常忙到半夜才回来,你一直照顾咋妈,我担心影响到你休息。”

我话还没说完,谢染坐在沙发上用小嘴稳住了我,淡淡的苦涩感点燃了我欲望的火苗,伸手去抚摸她的时候,她连忙做了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说她今天陪闺蜜有点累,我也没有在继续下去了。

以前睡觉都是把头枕在我胸口上睡觉,最近总是背对着我睡觉。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起点多的时候,我被手机铃声吵醒了,我迷迷糊糊的看了下手机是三叔打过来的,谢染也被吵醒了,把身子转到了我这边,脑袋贴在我的胸口处继续睡去了。

昨天跟三竹帮谈的是下午会面,怎么三叔大早上给我打电话。

“周然,出事了!”我听到三叔说话的的语气有些愤怒。

我心里噔楞一下,原本的睡意立马一扫而空。“怎么回事?”。

“我们的三个兄弟昨天晚上被三竹帮的人砍了,其中一个腿还被打断了,还有两名兄弟失血过多,正在抢救中,电话里面说不清楚,你赶紧来一下医院!!!”三叔语气里面有一些无奈,更多的是愤怒。

我轻轻的推开贴在我胸口的谢染,连忙起身,开车像医院冲了过去。

跑到了二楼急诊室,这时病房外面早已经为满了密密麻麻的自己人,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们的怨气,昨天我说不打的时候,好多人对我昨天的决定感到失望,但都在克制着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