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四十五章:小试牛刀

第四十五章:小试牛刀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可惜,好戏不长,港片中曾经有过一个片段。

其中有一句台词这样讲:“现在你想做好人?难!”

当然,原台词并不是这样讲的,大体意思相同就是了。

现在铁血会出现的新处境,完全不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可能还是太单纯,认为只要做好自己,约束好铁血会的秩序就足够了。

实际上,太难了。

因为即便是铁血会的人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也并不意味着铁血会就真的彻底洗白。

江湖的恩怨,可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撇开的。

你自己撇开了恩恩怨怨,既往不咎,可你的敌人没有放弃这段恩怨。

宣布铁血会新规的第四天,我正在会所计算本月账本的时候,三叔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少当家,三竹帮的人打了我们的兄弟,现在被打的兄弟在医院做手术。”

我皱起眉,不解道,“三叔,不是让兄弟们安分守己,不惹是生非的么?”

说这话时,我内心是有些气愤的,在我看来,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帮派的人发生冲突,肯定双方都有责任。

三叔那一边立刻澄清道,“这件事情错在三竹帮,具体情况,你来医院我再和你详谈。”

我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将账本合上,锁在了抽屉里。

“靶子,跟我去一趟医院。”

我顺手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对着坐在我对面一旁发呆的靶子开口道。

听到我的声音后,靶子清醒过来,看向我,迷迷糊糊问道,“少当家,去医院干嘛?”

“我们的一个兄弟被打进医院了。”我有些不耐烦的解释了一句。

“啥?谁他吗敢打我们兄弟?少当家,你跟我说是谁动的手,我现在带着兄弟们去干死他们!”靶子眼中迸射出一丝亢奋。

或许这家伙天生就是那个百分之一,不正常的精神病,一提打架就振奋的疯子。

我有些无奈又有些生气的说道,“忘记新的帮规了么?”

靶子失落的耷拉下脑袋,像是没睡醒一样,沉沉的对我道,“记得。”

我将钥匙递给靶子,催促道,“记得就好,我们赶去医院,三叔还在等着我。”

很快,我和靶子驱车从会所一路疾驰,直奔医院。

抵达医院之后,按照三叔给我的具体位置,我们来到了一个病房。

走廊中,站着不少熟悉的面孔,大多数都是舞厅里面的那些人。

只不过,比起以往,这些人现在一个个没精打采,就好像脑袋上被人扣了屎盆一样。

见到我到场,这些人一一向着我客气的打着招呼。

我简单点头示意过后,便推开了病房的门。

“三叔。”

我第一眼看见了三叔,之后才是瞥到了那个躺在病床上的人。

那是我生平中第一次见到这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一幕。

我们铁血会的兄弟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整个脑袋上缠满了绷带。

透过绷带,依稀可以看见一些带有鲜红的穿插而过的针线。

“来了?坐。”

三叔没抬头,指了下他身旁留有空位的床边,对着我开口道。

语气中,充斥着满满的自责与悲愤。

虽然和三叔接触时间很短,但我依然清楚,三叔这个人性格十分的沉稳。

遇事不慌,能够真正的做到冷静的人,就是他这种人。

但是这一次,我能够明显感觉到三叔身上散发出的气息。

“三叔,这怎么这么严重?”我也没心思坐下,连忙走到那个兄弟面前,皱眉询问道。

三叔叹了口气说,这个兄弟整整被三竹帮的人砍了十七刀。十三刀全部砍在了脑袋上,另外四刀分别砍在了四肢上。

三竹帮虽然下手有分错,不至于闹出人命,但还是会让这个兄弟遭太多的罪。

接着,三叔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跟我简单叙述了一下。

具体原因就是我们的兄弟在饭店吃饭时,偶遇到了三竹帮的人。

三竹帮的人就着我下的新帮规嘲笑我们的兄弟。

我们的兄弟沉不住气,便开口骂了几句。

之后,就发生了这一档子事情。

听过之后,我就明白为什么三叔在电话里要刻意澄清。

假如这是事实,那这件事情的错,肯定在三竹帮身上。

得知错怪了这个兄弟之后,我的内心有些愧疚。

我只想让铁血会变好,却没想到这一个决定会让铁血会的一个兄弟遭受这种毒打。

“三叔,这件事情出在我身上,要不是我下的帮规,可能今天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了。”我内疚的讲道。

三叔摇了摇头,开口道,“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主要还是我们与三竹帮之间的积怨太久了。”

讲完后,三叔沉默下来,我也沉默了下来。

整个病房内,显得格外的空寂,只有墙上钟摆的声音滴答滴答的转动。

突然,靶子推开了门,开口道,“少当家的,做决定吧,我们铁血会就没有这么窝囊过的时候!”

我抬头看了眼破门而入的靶子,沉默片刻,吐出两个字,“不打!”

顿时,靶子眼珠子瞪得老大,想要继续说,但又不敢直说,只是急得干瞪眼。

这时,走廊内的兄弟们则是一起开口,用着稀稀拉拉的声音说道:

“少当家,打吧!”

“我们不能做缩头乌龟!必须让三竹帮付出代价!”

“少当家,你要给我们兄弟们一个交代,大家敬重你,希望你也能体谅我们的苦衷。”

“向三竹帮宣战吧!”

听着嘈杂的声音,我的心有些动摇起来。

我死死抓着病床的一角,额头上渗出的汗渍不停的顺着脸颊滑落。

兄弟被打,我作为当家的,肯定有责任。

可是,我却陷入了挣扎,我做出那个决定的主要原因,也是为了铁血会。

现在,我陷入了矛盾与纠结当中,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三叔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吐出几个字,“你自己做决定,我尊重。”

三叔的一句话,像是一颗定心丸一样,瞬间瓦解了我心头的矛盾。

我松开病床一角,直起身子,面向病房门口的数张面孔,开口坚定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帮规已定,不可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