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三十九章 早有准备

第三十九章 早有准备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说完之后,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才转身离开。

街道旁边,空空荡荡,也就剩下来了我一个人。

我上了车,发动了油门,想要给律师打电话,却发现我的手机早已经不在身上。

想起来之前在顾琳家的时候,手机被踢飞,我开车,转动转盘,朝着顾琳家行驶而去。

等到了顾琳家的楼下的时候,我停下车,心里面是很犹豫挣扎的。

同时,我也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模样,狼狈而又讽刺。

我放得下顾琳么?

看着后视镜里面自己伤痕累累的脸,我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眼睛,很无力的知道自己心里面的决定,顾琳,我放不下。

我之前那么坚守自己的做法是对的,可是在大爹的安危面前,我才知道,我做错了。

可对于顾琳,我真的做的对了么?

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手指关节发白,指甲都陷入了皮质的裹皮里面,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从车上下去。

到了顾琳家门口,敲响了房门,顿时屋子里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就到了门口。

门把发出咔嚓的声音,明显是里面在开门,紧跟着却又停下来,传来顾琳有些胆怯的声音,说:“谁?”

我低声,说了句我,周然。

房间门立刻就打开了,穿着睡衣的顾琳扑进我的怀中,放声大哭了起来。

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和额头,哭泣的模样显得那么的无助。

“你回来了,那就好,没事儿那就好,吓死我了。”

我拍了拍顾琳的后背,安慰她让她别哭,还有我的手机她看见了没有。

顾琳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点了点头,说在屋子里面,不过屏幕摔碎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得用手机打电话,找人帮忙。

顾琳带着我进屋,她问我怎么样了,是不是也拦住了周叔叔,没有出事儿吧?

我却沉默了,顾琳在茶几上面拿起来了屏幕被摔坏的手机,递给我。

同时她脸上的神色很不安,却没有继续开口追问我。

我叹了口气,说:“阿姨呢?”

顾琳低声说:“她睡了。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被吓坏了。”

我看向另一个房间门口,房门此刻紧闭着。

目光重新移动到顾琳的脸上,我深深的看着她,心里面有种不是滋味儿的感觉。

其实大爹去做这件事情,也是给我爸爸报了仇,他的目的,就是要给我爸报仇。可对我来说,我没有觉得大仇得报,反倒是很压抑,因为大爹出了事儿。

可我还是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顾琳。

顾琳面色苍白,眼眶发红,抓着我的手,问我周叔叔会怎么样?

我强笑了下,说联系了律师才知道,不过法律是跑不掉的。

顾琳踉踉跄跄的退后了好几步,瘫坐在沙发上,哭着说都是因为她们不好,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如果她妈妈没有说出来,那么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顾琳几乎哭的崩溃,自己抬手还要扇自己耳光,我赶紧拦住了她,让她不要多想,其实就算是大爹找不到她们,也总有一天会找到真相,毕竟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在寻找这个答案,这个结果也早就注定了。

顾琳靠在我的怀中,不再说话,就那么掉眼泪。

我心里面其实很难受。

看着顾琳的侧脸,我不敢再待下去,就找借口,说我现在要去联系律师,必须马上走了。

顾琳立刻就松开了我,急切的说让我快去,不用担心她,她没事儿。

我从顾琳家里面离开,立刻就给陈律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将事情始末说了一下之后,陈律师语气很平静,说他立刻就开始准备,现在他要去一趟派出所,和周董见一面。

我说我去接他,然后一起去,可陈律师却让我回家,说我去了不方面,他一个人就可以。

电话挂断,我皱着眉头,陈律师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似的。

他平静的很不正常,回想他和大爹的关系,难道大爹在做财产转移的时候,就已经和他说过?

心里面焦急,又给陈律师打电话,可这一次他却不接了,只是回复给我一个短信,让我不要慌乱,周董早几年做过精神鉴定,是有一些问题的,所以让我放心,肯定会坐牢,但是不一定死刑。

我看着这条信息内容,在车上坐了好长时间,回复过去一条,说:“我要见他。”

陈律师却回复我,法庭上能看见,可要说话,就必须要等判刑之后了,现在这个时期,见谁说什么,都不方便。

我没有再发信息了,而是开车,缓慢的回到了自己家的楼下。

疲惫的上了楼,打开房门。这会儿客厅里面安安静静,明显我妈和谢染都已经休息了。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我妈的房间门,发现我妈就像是个小孩子睡觉似的,抱着被子,蜷缩在一起。

蹲在床边,愣愣的看着她的脸,上面全都是岁月风霜侵蚀的皱纹,我喃喃的低声说:“妈,你知道么,爸不是简单的殉职死的,他是暴露了身份,被人杀了的。”

心里面很压抑,很憋闷,我低声说:“大爹,去给爸报仇了,他被抓了,要是你还清醒,你肯定也会阻止大爹吧?”

我妈突然睁开了眼睛,就那么愣愣的看着我,我顿时心神慌乱,而她却抬起手,摸着我的脸,皱眉,撅嘴,很委屈的模样说:“儿子回来了,脸上怎么有伤口,又和隔壁的小胖打架了?”

我松了口气,却又很心酸,我妈应该没听到我说的,她还是这么痴傻的,我拉开了我妈的手,轻声说让她睡觉,我没大家,就是摔跤了。

我妈又睡了过去。

起身,我准备回到房间,可在开门的前一瞬间,我止住了动作,这段时间谢染跟着我也很累,我也没怎么关心她,晚上要她看见我这样,又要哭了。

所以我就躺在沙发上,并没有回房,而是强迫自己睡觉。

一直过了多半夜,我才疲惫的沉沉睡去。

晚上做了不少梦,有我小时候打架的,被我爸教育的,还有偷看顾琳的,甚至和谢染认识时候的。

耳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不过不是卧室门,而是钥匙转动。

我惊醒了过来,直接就睁开了眼睛。

可我却愣住了,客厅门的确被打开了,而打开门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谢染!

她穿着一身很漂亮的衣服,还有化妆。

显得很漂亮,就和她刚认识我的时候差不多。

谢染明显也愣住了,她一只手还搭在门上,看着我,脸上一阵慌张。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扭头看了一下卧室门,明白过来,谢染之前就没在房间里面。

而这会儿,谢染已经走到了沙发旁边,她慌张的看着我,眼中露出一丝心疼,说:“你怎么又那么多伤。”

我心里面却疑惑啊,问谢染,她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抬头一看表,时间是半夜三点多了。

谢染和我解释,说她发现一个朋友也在这里,聊了天,晚上把妈哄睡着了,就去和朋友看了个电影,她给我打了好多个电话,我都没接。

我点了点头,也没多问别的,就说洗漱下睡觉吧,很晚了。

谢染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低声说我怎么一回来就没办法安生,跟着大爹做事儿,怎么也浑身伤痕累累。

我和谢染解释,今天出了意外。

她说明天去药店买药,给我清洗伤口。

我点头,起身回了房间,谢染则是去洗了个澡。

两人躺在一起之后,谢染罕见的没有来抱我,就平静的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