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十八章 大爹消失

第二十八章 大爹消失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挣扎了一下,想要从床上起来,可身上的疼痛就像是潮水一样一涌而来,手背上面还有一阵刺痛。

我闷哼了一声,低下头,果然看见手背上插着输液针管,这会儿已经有血倒流进去透明的输液管里面,变成了红色。

不敢乱动,我屏住呼吸,静静的躺好,刺痛这才微弱了下来。

一只手拿起来那张纸条,上面有两串电话数字,可回想着她的眼神,还有大爹做的这一系列的事情。

我死死的捏住了纸条,心口就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

拿出来手机,我给大爹拨过去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强烈的无力感觉升起,我应该是通过大爹他所谓的试验了吧?能不要命的去拼,就能被他的那些兄弟认可?

可大爹……

我之前就有惧怕,就有心里面的猜测,大爹查了这么久我爸的事情,他现在知道了全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加上二叔三叔的那些话语,还有刚才大爹女儿看我那种眼神,大爹肯定有危险!

我马上就拨通了纸条上其中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了,传来一个有些阴冷的喂的声音,我马上就喊了一声三叔,没等他说话,我就问他知不知道大爹去哪儿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他让我不要关于这件事情再多问,我管不了,也做不了什么。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我又拨了另一个号码,却得到了相同的回答。

我心里面格外的压抑。害死我爸的是毒贩子,就算大爹查到什么,他要是去报仇的话,太危险了。

想到这里,我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猛的拔掉了手背上的输液针管,我从床上翻身下来,剧痛让我闷哼了一声,可却意志强撑着身体出了病房,朝着医院外面跑去。

这会儿外面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我打了一个车,上车之后司机问我去哪儿,我脑子一懵,我本来想去找顾琳,因为大爹的线索是从顾琳家里面来的,我说不定能问到一些什么。

却突然回想起来,大爹甚至没有告诉我顾琳住在哪里。

心里面慌乱的时候,我赶紧拿出来手机打电话,我其实很惧怕,惧怕我做了选择,大爹也做了选择,他会把顾琳他们藏起来,让我找不到。

当我听到电话里面是正常拨号的铃声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

电话接通了,顾琳的声音响起:“周……周然?”

我没控制住语气之中的急促,说了句:“你住在哪儿?告诉我,我现在过来!”

顾琳语气马上就不安了,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加速问了一遍她住在哪儿?顾琳马上就和我说了地址。

我一路上一直催促司机开快点儿,到了顾琳住处的楼下,顾琳已经站在了小区门口等着我。

她穿着白色的长体恤,刚好遮住半截大腿,白皙修长的两条腿,很好看。长发披散在双耳后面,更显得几分清纯。

我走过去之后,顾琳立刻问我怎么了?同时她捂着嘴巴惊呼了一声,说我脸上怎么那么多伤口,是不是出事儿了?

看着顾琳,我心里面其实狠狠的触动了一下,我在那些人群之中拼命,就是因为顾琳啊!

我怕她被卷入肮脏的漩涡之中。

看着她,我眼神控制不住的有了几分变化,顾琳明显眼中也闪躲了起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担忧压抑了其他的情绪,我问她,当时给我大爹都说了什么?

她们家里知道多少关于我爸的事情,是不是看见了当时杀人的那些人的脸?

顾琳咬着下唇,摇头说她不能告诉我,这些周叔叔都叮嘱了,让她们不能说。

我心里面焦急,可知道顾琳他们一定有线索,我立刻就追问顾琳,说我大爹有危险,他肯定要做极端的事情,都已经开始托孤给我了。

顾琳当时脸色就变了,问我是怎么回事儿。

我没把大爹的具体事情告诉她,就说大爹像是交代后事儿一样,给了我很多东西,还要我照顾他女儿。

顾琳顿时花容失色,说她带我上楼去问她妈妈,因为她也不知道全部,当时她吓坏了,可她妈妈肯定是看到了什么的。

进了小区,到了顾琳家里面

顾琳妈妈在沙发旁边看电视,她没扭头看我。

顾琳拉着我走到旁边,我立刻就问她刚才问顾琳那些问题。

可她却还是一动不动,就像是没听到似的。

顾琳也焦急的问她。

结果顾琳妈妈则是笑了笑,说了句:“冤有头债有主,周然的大爹要去给兄弟报仇,哪里错了吗?”

顾琳脸色变了,我脸色也大变,追问顾琳妈妈,说这件事情不是小事儿,杀人犯法的,而且我大爹肯定会有危险。

顾琳妈妈却眼眶泛红,她闭上眼睛说了句:“顾琳他爹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的时候,你爸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的时候,都只承受了危险,可他们出事儿了,却没有人解决,那些畜生还好好的活着,法律还有什么用?”

顾琳拉着她妈妈的手,让她不要这么固执,快点儿告诉我事情。

我心里面也是一颤,可我却说不出来反驳的话。

因为我要说的话,就是我爸和顾琳爸爸的死,是因为私心然后暴露自己。

我心里面很痛苦,同样也会刺痛顾琳。

面色苍白的看着顾琳妈妈,我扑腾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求她告诉我事情。

结果她却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回到房间了。

顾琳瘫坐在沙发上,喃喃的问我怎么办?

我死死的捏着拳头,没有回答。

这时,顾琳沉默了一会儿,她低下头擦了擦眼泪,说先让我放心,她无论如何,一定会让她妈妈说出来的。

我心里面不自然,让顾琳也别做极端的事儿,她强笑了一下,让我别担心。

接着她起身,就开始说,让我先回家了。

我知道是送客的意思,从门口离开。

回到我自己家里面的时候,谢染在陪我妈玩儿。

她看见我受伤,直接就哭了,一直问我怎么了。

我强笑,解释出了点儿小意外,她还在追问我,我却有些烦躁不耐,让她别问那么多了,我想休息。

谢染愣愣的看着我,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似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

我有些心慌,却更多的是压抑,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进了房间。

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可就在这时候,手机响起来。

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