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十七章 试炼

第二十七章 试炼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我心里面却很慌,也很怒啊,顾琳只是一个普通女孩儿,可大爹竟然把她带来这个地方,极度混乱,外面的舞厅,这里站着的人,顾琳怎么能在这个地方?

我喘息着看着大爹,说:“她和这里无关,你让她走!”

大爹却依旧摇了摇头,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后骤然就是一阵劲风,我大惊,猛的往前扑去,躲开身后的一拳,可没想到腰间传来一股大力,我被一脚直接踹倒在地上!

整个人撞击地面,我疼的感觉骨头都断掉了。

大爹突然说了句:“虽然我听不懂你刚才在说什么,但是如果你只是这个样子,那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我死死的抓着地面,手指甲都要翻盖,心里面也很凉了,我惨然的笑了笑,心里面却有些怨,怨大爹在逼迫我,用顾琳来逼迫我,可我又怕他真的做出来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脚直接踢中了我的侧腰,我闷哼一声,被踹出去好远。

那男人声音冷冽的说:“你打架都不会,像你这种人,我一个照面就可以让你完蛋,你怎么有脸跟着来这里?”

我颤抖的从地上爬起来。

盯着面前这个男人,还有周围的几十个人,这里的人,打架都很阴狠,每一下都是要害!朝着死里打的力度!

捂着腰间的剧痛处,我死死的盯着他,没有再去看大爹,刚才那个影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一定是顾琳!

按照大爹说的,我赢了才有话语权,不是大爹说想要我能管着这里就能,还必须要打的其他人都服!

深深的吸气,吐气,腰间的疼痛稍微缓和了一点儿,我捏紧了拳头,朝着那人脸上砸了过去!

他一动不动,竟然没有躲开,我心中微喜,就在我将要砸中他脸的时候,我没有之前对那个纹身女那样的心软,反倒是更凶狠的加大了力道!

他突然嘴角抽了一下,就像是冷笑。

我心中一紧,他突然伸手,拳头极快的在我的手腕上一砸,我面色微变,手直接就被拨开了,他刚好打在我的关节上,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一刻,他另一只手,猛的朝着我的鼻子上面就是一拳头!

这个距离太近,我根本来不及闪躲。

鼻子挨了一拳,那种疼痛已经不是简单的刺痛了,而是我脑子一瞬间空白了一下,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温热的液体一下子就流了出去,嘴巴里面腥味一片。

我捂着鼻子,浑身发抖,可他却根本没有停顿下来,手肘朝着我的下巴往上一击,咔嚓一声脆响,我的上下门牙撞击在一起,咬到了一点儿舌头,顿时嘴巴里面也开始流血。

连续几下之后,我直接被打蒙在地上,他却一脚踩到了我的脸上,狠狠的踩着,并且用脚尖转动了一下。

皮肉被鞋尖磨碎,他呸了一声,一口难闻的浓痰落在了我的脸边,恶心无比。

而这一幕,却和我记忆之中的一幕,突然重合了一些。

这是何种相同的场景?

我死死的抓住了地面,手指甲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人群里面在哄笑,我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白衣的身影。

我努力想要抬起头,看到她的脸,伸出手,想要抓到她的影子。

可在我脸上那只脚,却又用力了一点儿,把我的头紧紧踩在地上。

一个冰冷,没有任何情感的声音说到:“你真的不配来到这里!也不配进入我们,当家的选你,你真的让他丢脸!滚回家喝奶去吧!”

“像是你这种垃圾,不能打,不能说,只会躲在安逸的家里面浪费粮食,还不如滚回去喝奶。”

说完了以后,他直接给了我脖子一脚。

我当时脑子嗡嗡作响,意识都模糊了一瞬间。

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面就闪过几个画面。

大爹失望的看着我。

顾琳也失望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隐入了人群之中。

整个人在地上蜷缩,痉挛,我捂着脖子,疼痛让我眼前模糊,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

那男人已经朝着人群之中走过去了。

我盯着他看着,脑子里面也只能看见他这么一个人!

然后我猛的朝着他冲了过去!我照旧高举起来了拳头,朝着他后脑勺击打而去!

顿时人群之中大喊,那小子爬起来了!

那个男人骤然回过头,他嘲讽的说了句:“小子,我教你一点,打架不要把手抬那么高!”

说着,他又是刚才一样的动作,朝着我的手腕砸去。

我的另一只手,却猛的伸出,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他眉头一皱,另一只手也来抓我!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经抓到了兜里面的弹簧刀!

他要抓到我肩膀的前一瞬间,我已经抽出来刀,刀尖呼哧一下弹了出来。

我毫不犹豫,直接一下插中了他的手掌!

一声刺耳的惨叫,我猛的抽出来了刀!

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他连着滚出去了好远,捂着鲜血直流的手吼叫。

人群顿时骚动了起来,大骂我无耻,竟然用刀!

我根本没有搭理他们,朝着那男人冲上去,一脚踢中了他的腰,然后连续几脚下去,他惨叫的声音都弱了很多,我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猛的抬起头,满脸狰狞的对着周围吼了一声:“我有刀,你们也可以有!来啊,谁来上!看谁先要了谁的命!”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了起来。

突然,有一个人开始拍手,另一个人说了个好字。

我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