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十四章 大爹

第二十四章 大爹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起床的时候,光溜溜的谢染,还像是条八爪鱼似的缠在我的身上不肯松开。

我柔声和她说,大爹找我,我要过去了。

谢染却搂着我的脖子,声音呢喃的说,她不想放我走,大爹不喜欢她,可能叫我走了,又不让我回来了。

我苦笑了一下,和谢染解释,我一定会让大爹改观的。

可想着大爹的态度,还真的很难办到。

就在这时,谢染突然轻咬住了下唇,呼吸都微微喘息了起来,她双腿紧紧贴合着我的腰,手又开始不安分。

我本想推开谢染,可她说什么都不放开我,还一直来吻我。我是一个正常男人,虽然同居了那么久,可以前的谢染很羞涩,我们房事正常。

最近几次,她开始变得妩媚,缠人,我也根本抵控不住本能的生理反应和心理上的欲望。

折腾了一次之后,谢染浑身痉挛的躺在床上,像是小猫一样酣睡,我简单冲了一下身体,换上衣服之后离开了家。

这会儿时间刚到八点,清晨的阳光很是暖人,我打了个车,朝着大爹给我的地址赶去。

回来刚一天,我还得问一下大爹,顾琳被他安排住在了哪里。

元安市,市区并不小,我家住的位置偏西区,让我去的地方,又在东城。

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才赶到位置。

下车之后站在路边,我愣住了,因为这是一个酒店,很大的酒店,一栋楼,五层,全都是一样的装潢。

门匾之上,龙飞凤舞的提着几个大字。

“金月大酒店。”

我拿出来手机,给大爹打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大爹语气很冷硬,说他七点联系我,怎么九点了才到?

我语塞,可总不能解释和谢染缠绵?就说自己没醒来。

大爹则是说了句:“你才出来多久,习惯就变了?现在每天醒不来了?怕是有人不想要你醒吧?”

我愕然,没想到大爹一语道破。还没等我解释,电话就挂断了。

片刻之后,酒店里面跑出来一个保安,问我是不是周然?

我点头,他立刻就说带我去见董事长。

我一时间,脑子更懵了,大爹不是一个老混子么?怎么成了董事长?

跟着保安进了酒店,又进了电梯。

五楼电梯旁边,就有一个办公室。

敲门之后,里面传来大爹的声音,说进。

保安帮我推开了门,做了个请入的动作以后,就退到后面儿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进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很简洁,一张古色古香的办公桌,旁边放着个很大的,老树盘根似的茶几,上面一套茶具。

墙上挂了不少画卷,也有一个柜子,里面陶瓷玉器,瓶瓶罐罐。

大爹身穿一套唐装,全无混子的模样,反倒像是一个身价不菲的老板。

脸上的络腮胡,也不显得凶戾,反倒是沧桑了。

我愣愣的看着大爹,半晌没动。

大爹就坐在茶几后面,正在泡茶。

“关门。”

他语气之中没有什么情绪的说了句。

我反手关上了门,喊了声大爹。

他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将沸腾的水,倒入了透明的茶壶之中,顿时,茶叶如同开花儿似的打开,水慢慢的变成了好看的黄色。

下一刻,大爹却直接将茶水倒入了茶盘之中,只留下茶叶在壶内了。

我下意识的伸手了一下,又不自然的缩回来。

大爹却再次将水注入茶壶中。

并且倒了两杯,一杯推到了他对面,明显是给我。

另一杯则是端起来,放在唇边,喝了一口。

“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倒掉了明明泡好的茶水?”

我点了点头,说是。

大爹却说:“第一壶水,洗去茶叶上的糟驳,看似干净,其上却沾染了太多尘土,茶味虽浓,却是不能喝的。”

“就像是你那个女朋友谢染,看上去柔和无比,没有心机,可却在阴暗处玩儿手段。”

我眉头微皱,走到了茶几前面坐下。

刚想要解释,大爹却示意我喝茶。

“你不用反驳我什么,我已经第三次提醒你了,但凡是一个真的好女人,绝不会随时对你用心机,就像是今早的事情。”

说着,大爹就指了指我的脖子。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再去看茶水里面自己的倒影,脖子上面有一个模糊的痕迹,顿时我有些脸上燥红,早上的时候,谢染很疯狂,在我脖子上吸的印子。

大爹吐了口气说:“我有一个女儿呢,女人是要嫁出去的,你是周家唯一一个儿子,既然你不想要自私,那么就应该想清楚,好好的给周家找一个媳妇。”

我苦笑,又要解释,大爹却又给我倒了一杯茶,说:“其他的不用解释了,你以后会明白的,现在我改变不了你的念头,但是我也相信你,没有那么愚笨。”

我点了点头,却觉得今天的大爹,和以前我看见的完全就像是两个人似的。

一个身上隐含着杀气。

而今天的他,毫无戾气。

几杯茶喝下去之后,大爹问我,看他现在像是一个老混子么?

我摇头,说不像。

大爹吐了口气,像是自己嘲讽自己的说:“这些东西,都是拿命去拼过,换回来的。人不可能一辈子打打杀杀,可每个人选择的路不一样。”

“我和你爸,从小就是两个极端,他认真读书,嫉恶如仇。”

“而我,每天则是跟着混子,街头巷尾,收保护费,抢钱,耍流氓。”

“之后我被学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