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十二章 死不认错

第二十二章 死不认错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在接通大爹电话的那一瞬间,我就快速的按动音量键,把声音放到了最小。

旁边的谢染疑惑的看着我,问我怎么了?怎么好像在吵架,是谁啊?

我对谢染笑了笑,说没事儿,接着就拿着手机朝着病房外走去。

走到过道尽头,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大爹说:“我不想做一个言而无信,没有责任心,自私无比的人。”

大爹声音变得难听了起来,让我不要拐弯抹角,直接说。

我紧紧的捏着手机,声音沙哑的说:“我会带着谢染一起回去,我也不想做我爸那种人。”

大爹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了起来,说:“现在滚过来,否则的话,我让你后悔。”

我眼皮骤然有些发跳,大爹的声音中,不但冰冷,甚至让我感觉一种发麻,浑身上下不舒服,还有种强烈的压抑感。

在里面呆了三年,我接触过杀人犯,重伤害,qiáng奸犯,抢劫犯。

从他们身上,我都没有感觉到这么冰冷的杀气。

唯有一种人,我只是坐在了几步之外的餐桌旁,就觉得浑身冰凉,没有安全感。

每一个监狱,不管国内,国外,监狱大或者小。

在那里面都有一个人,身边围着一群狠戾的犯人,把他当成老大。

那种人,沉寂低头的时候,就像是路人。

当他抬起头,眼神却可以杀人。

我在里面的时候,就遇到过这么样的一个人。

有过人不长眼,得罪过他,不消一天,那人就被抬着去了医院。

我知道大爹是老混子,却没想到,他的话语就能够让我感受到这种从心底泛起的寒意和森冷。

死死的捏着手机,我还想说话,电话那边却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

我丝毫不怀疑,如果我不过去找大爹的话,他肯定会过来,到时候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

面色发白,我心中纵然是害怕的,可我还是没有躲着,径直就朝着顾琳妈妈的病房走了过去。

到了楼层,隔着很远,我就看见大爹靠着病房门口抽烟。

我走到了近前,大爹面前烟雾缭绕的,他整张脸都显得很冷,眉头紧紧的皱起,眼神全是肃杀的情绪。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喊了声大爹。

可我声音还没吐出来,大爹骤然提起手,一巴掌就扇在了我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火辣辣的疼痛,我闷哼了一声,大爹的力气太大,直接把我打得有些眩晕,一下子就撞到了墙上。

反冲力让我弹了回来,大爹抬起脚,猛的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绞痛!

几乎是肠子都疼断了那种绞痛!我死死的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疼痛让我面色苍白,浑身哆嗦痉挛,额头上都是大颗大颗的冷汗。

我愣是没有求饶,只是抬起头,死死的看着大爹。

大爹抓住了我的衣领,呸了一口唾沫直接到了我的头上,他声音狠戾的说:“刚才那一个巴掌,是要打醒你!”

“这一个巴掌,是我替你爸给你的!”

说着,他扬起手,啪的一声扇在了我的脸上!

我闷哼了一声,感觉半张脸都高高的肿起。

“第三巴掌,我替你妈给你的!识人不明,眼瞎无救!”

“啪的脆响。”我整张脸都变得红肿,剧痛。

我强忍着足以让我捏断手指的疼,一字一句的说:“我没有识人不明!我也不会道歉!他没有责任感!抛妻弃子,至家庭于不顾!我凭什么道歉!”

“我凭什么挨那一巴掌!”

“我凭什么,凭什么要学他!”

我声音开始是低沉的,到了之后,就是大吼,嘶声大吼!

周围的病房,病人,护士,占满了整个过道。

有护士过来劝说,大爹冷冰冰的说了句:“教训孩子,不用人管。”

我看着大爹,笑出来了声音,说:“你是一个混子,你讲义气,你们都讲义气,要兄弟情,所以你觉得我爸是对的!所以你打我,你要我认错!可你错了!他有了义气,却丢了家庭!丢了对他无比信任,视他为一切的人!”

“我!没!有!错!”

我感觉眼睛发红,却不是要哭,而是充血一样通红。

我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面蹦出来几个字:“我,错过!三年,我清醒了!我知道了一切!所以我不会学他!我不会再错!”

大爹也死死的盯着我,说:“我打醒你这个不孝子!”

他猛的一把将我推开,抬起腿,又是一脚要踹在我的身上!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扑到了我的身上,顾琳哭泣的喊了句:“周叔叔,不要打周然了!”

顾琳抱着我,浑身颤抖,眼神中都是心疼和痛苦。

她回过头,眼神哀求的看着大爹,说:“求求你周叔叔,别打周然了,我不知道他哪里做错了,可周然从来没做过不好的事情,你别打他了。”

大爹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让开。我今天要么打醒他,要么打废了他!与其眼睛瞎了,还不如躺在床上,哪里都别去!我看你废了,那个女人还会不会围着你!”

我笑了起来,笑的很大声,血水口水吞咽进了喉咙里面,呛得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嗽,又牵扯了身上的伤口,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一字一句的说:“你就是打废了我,我也不会学我爸,我也不会道歉!我更加不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

而顾琳,眼神中明显有了挣扎,她看我的时候,神色也有了一股痛苦。

我知道,她的痛苦,源于大爹说,那个女人!大爹说出来了谢染!

我想隐瞒,却隐瞒不住了。

我表情惨然,闭上眼,声音痛苦的说了句:“对不起。”

顾琳哭了出来,她还是抱着我,却对大爹说:“周叔叔,你别打他了,周然已经为我付出了很多,三年,他最好的那三年,这辈子都毁在了我身上。”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想要我能和周然在一起,你想要周然守护我一辈子,我把和周然的爸爸是兄弟,周然的爸爸已经为了我们家,付出了所有的代价,周然也一样。”

“不要逼他了,求求你,不要逼他了好吗?”

顾琳哭的撕心裂肺,我闭着眼,眼泪却撑开了眼皮,无声的往下滑落。

大爹重重的叹了口气,说:“孽缘,你们都疯了,自己都想要做圣人?你们都太年轻,根本什么都不懂!周然!你会后悔的,这句话我放在这里,你一定会后悔!”

我睁开了眼睛,愣愣的看着哭泣的顾琳,她对我强笑了一下,擦干我脸上的泪,凑上前,在我的唇角轻吻了一下,轻声说:“以后,你就做我哥哥吧,像是哥哥一样在我身边就好,好么?”

“其实看不见我,对你是最好的,可我真的做不到了,这三年,我煎熬过来了,可是我煎熬不过以后,周然,可以么?”

我眼泪又流了出来,没说话。

顾琳脸上有些惨然,她喃喃的说:“对不起,我太自私了,对不起,对不起……”

她站起身,哭着想要跑,我抓住她的胳膊,声音无比苦涩的说了一个好字。

大爹复杂的看着我们,又对我说了句:“周然,你真的会后悔。”

这时,顾琳却回过头,收起哭声,却笑了笑,和大爹说:“周叔叔,我相信周然,你也相信他好不好。”

“谢染不是住院了么?我想去看看她。”

我面色微变了一下,顾琳怎么知道的?

我看向大爹,而大爹却看向了我,随即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

这个笑,却让我心里面很不舒服,大爹说的么?

可我觉得,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