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二十一章 责任

第二十一章 责任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大爹说完之后,没有回头,直接往前走。

他的声音变小了很多,说:“我回去顾琳他们病房,你看你有什么东西要带的,酒吧锁了放着,房子车子都没事儿,我会安排人来卖掉,把你妈妈也带来吧。至于你那个女朋友,就那么算了吧。你也没亏待她。”

声音渐渐变小,大爹的身影,也被来回走动的人群淹没,他回到了医院大楼里面。

我坐在驾驶座上,却根本没有回过神来。

我爹……竟然去做了缉毒警察。

他和顾琳的爸爸,竟然是战友。

死死的捏着方向盘,我心里面却有了一丝丝的怨气,如果我爸是为了国家,为了大义,为了救更多毫无相关的人去死的。

那么他是一个英雄,一个值得让所有人去缅怀,去记忆,值得让我这辈子都去仰望的英雄。

可他却只是为了自己的兄弟。

为了一己私欲,所谓的兄弟情分,比儿子,比老婆,比自己的家庭更加的重要吗?

我面色苍白无比,看着后视镜里面的自己。

眼睛里面全都是血丝,嘴角的伤口狰狞,血还在渗透出来。

血腥味让我清醒,我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方向盘上,顿时车发出了很大的喇叭声。

车前面有个人刚走过去,他吓了一大跳,回头骂我神经病。

我喘息着盯着他,他面色不好看,像是被我吓到了似的,赶紧跑了。

良久,我心里面却也觉得可笑。

我一边怨恨着自己的爸爸,不负责任,没有想到我和我妈。

可我自己,不也是那样么?

为了顾琳,被关了三年。

现在又要放弃谢染。

我是爱顾琳的,对于谢染可能没有了那么多的爱,只是习惯。

可我从我爸的自私上面,开始厌恶这种自私,打心底的觉得厌恶。

我从来不会设身处地的去为别人着想。

可我现在突然会了……

发动了油门,我开车去了一趟酒吧,酒吧里面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唯有的,只是顾琳的照片和那本书,让我怀念无比。

我没有带走它们,而是将它们放置在了保险柜中,紧紧的锁了起来。

回了一趟家。

家里面果然有个护工在照顾我妈,只是我妈一直又哭又闹,说要儿媳妇,不要别人照顾。

我心疼无比,我妈失去了一次我爸,失去了我,她接受了谢染,我再让她失去一次的话,又不知道她会受到怎么样的刺激。

我就抱着我妈,告诉她,我等会儿就带着她去找儿媳妇,果然我妈破涕为笑。

护工我打发走了,家里面也没多少东西要带。

简单的拿了几件衣服,别的都可以回去了再买。

我也决定了,不让大爹卖掉这里的房子车子,对我来说,这里也是我生活过的地方,我也不缺少这一点儿钱,对于它们我的需求不大。

带着我妈上了车,我妈显得异样的高兴,一直拍着窗户说要去找儿媳妇咯!

我看着后视镜,心里面也高兴了很多。

我也决定了,我会一直照顾顾琳下去,我爸是一个罪人,他不是我们家的英雄。没保护好我妈和我。

我也是一个罪人,可我不想做一个罪人。

我冲冠一怒过了。

我也奋不顾身过了。

顾琳很好,很美,愿意同我一样付出一切的有很多。我只是一个残缺的人,和她不合适。

谢染,也离不开我。

想通了这些,终于做出了决定,我心里面舒服了很多,没有那么多的压抑了。

很快我就到了医院里面。

没有去顾琳的病房,我带着我妈,直接到了谢染住院的地方。

我进去病房的时候,谢染还在床边抹眼泪,一个护工明显手足无措,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妈进房间,就高兴的喊了声:“儿媳妇!”她像是个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

看着谢染悲伤的模样,我心里面心疼,就想到了多年前的自己和我妈,我爸走了以后,我们娘两,不就是那么一样的绝望么?

谢染抬起头,她看见我的那一瞬间,眼神中就迸发出来了光彩,挣扎着想要下床。

我赶紧跑过去,谢染扑进我怀中,放声大哭了起来,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信息,她以为我再也不回来了。

我拍着她的背,声音略有哽咽,说让她放心,我再也不会走了。

护工在旁边有些着急,说谢染会弄开伤口。

谢染抱着我不松开,说她不松,我是一个骗子,她松开我,我肯定又要走了。

要是没有我,她就不活了,也不想活了。

我轻吻她的额头,眼角,苦涩的眼泪渗进唇中,我低声说,真的不走了,这一次,真的不走,不会再食言。

谢染才缓慢的抬起头,她抿着唇,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说:“你发誓。”

我抬起手,闭上眼,说我发誓。

谢染却要我看着她。

我睁开眼睛,看着她。

谢染一字一句的说:“周然,你发誓,绝对不会离开我,绝对不会因为顾琳离开我,好么?”

我心里一颤,却心狠下来,道:“我发誓,我绝不会离开你,更不会因为顾琳离开你!”

谢染破涕为笑,她抱着我的胳膊,说她突然觉得今天我说的话,让她心里面很放心,本来她很慌乱,现在却一下子就安宁了。

我妈却在旁边,快哭了似的说:“儿媳妇只要儿子,不要妈了。”

谢染赶紧笑着拉着我妈的手,开始和她说话,我妈则是把我推开,说:“赶紧让开,赶紧让开,儿媳妇找了你,真的是倒霉了。”

我苦笑,却看着她两真的像是母女一样,心里面舒服了不少。

护工在旁边略有尴尬,我轻声告诉她,这里不用她照顾了,去和我大爹说一声就好。

她这才点了点头,从病房出去。

我在一旁给谢染和我妈妈削水果,护士进来给谢染换药,谢染眉头紧皱,却还是勉强的对着我和我妈笑。

我心里面又一次感觉到温馨,属于家庭的,属于信任的。

我爸没给我和我妈信任的回复。

而我把这个,给了谢染。

护士换好了药以后,叮嘱我们不要让病人乱动,必须要静养,再过一周就可以出院了。

我听到护士这么说,心里面才彻底放心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谢染突然咦了一声,问我说:“周然,大爹不是来了吗?他人呢?”我和谢染说,大爹有事儿,在忙,忙空了就会过来了。

谢染噢了一声,笑了笑说,等她出院了以后,要给大爹做一桌子饭菜,再给他敬酒。

我愣了一下,问谢染为什么。

谢染睁大了眼睛,嘟着嘴巴说:“我感觉大爹对我有意见似的,肯定是我不小心出事儿造成的,我得改变一下他对我的印象。”

我摸了摸谢染的脸,说她想多了,大爹会很喜欢她的。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大爹打过来的电话。

犹豫了一下,我接通了电话号码。

大爹声音很阴沉,说:“周然,你什么意思?疯了?滚过来!必须给我一个解释!你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