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十章 赔酒道歉

第十章 赔酒道歉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谢染乖巧的嗯了一声,甜甜的说道:“妈,你赶紧吃东西,吃了睡觉,我才能去医院呀。”

我妈拉着谢染的手,又来拉住了我的手,紧紧的将我们两只手掌攥在一起,她力气很大,目光中多出来了这几年从未有过的清明。

谢染表情有点儿惊喜,也有点儿微慌,我甚至也有个错觉,我妈恢复了?

我妈目光都在我身上,眼神之中有些复杂,但是更多的都是一种母亲看儿子的慈爱成分。

“你们两口子啊,好好过日子,周然是个好男人,他负责任,就和他爸一样,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儿委屈,更加不会伤害你。”

说完之后,她就端起来旁边的碗筷,开始吃东西了。

三年来,第一次我妈吃东西!

谢染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眼睛里面有泪花闪过。

我心里面也很颤抖,激动,要是我妈清醒了,那就太好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妈突然又痴痴傻傻的笑了起来,她看着电视,一边吃饭,一边像是孩子一样喊着:“抓!抓住它!快点啊!”

一些失望浮上心头,随即又变成了释然,要是我妈真的清醒了,又要面对家破人亡的记忆,像是她现在这样能笑笑,也挺好的。

倒是谢染瘪着嘴,眼泪在眼眶打转,我轻声安慰她没事儿,我们去医院。

离开家之后,径直往医院而去,我和谢染解释了自己的想法,她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我也没去追问她,是谁动的手,这事儿很简单,我自己去找刘全,再去让人打听一下就有结果。

医院里面包扎的时候,小护士还用一副审视的目光看我,就像是我家暴了谢染似的。

完事儿以后,我先把谢染送回家,就开车回到了酒吧里面。

这会儿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了,店长也回来上班了,几个店员也到了位,他们正在拆开送来的桌椅,重新摆放。

我从店长那里问了刘全的班级,信息。

像是他那种学校里面的“风云人物”这些事情很透明。

甚至店长找了几个认识的人一打听,还帮我拿到了刘全的电话。

店长倒是很高兴,以为我要去解决这件事儿。就一直劝我,说刘全势力权利都大,不要和他硬碰。

我则是在办公室里面拨通了刘全的电话号码。

嘟嘟的几声响声后,一个轻佻的声音响起:“哪位?”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酒吧的老板,周然。”

“哟,周大老板,神通广大啊,还能知道我的电话了?”刘全半讽刺半嘲笑的说到。

我沉声道:“你今天是不是找了我女朋友麻烦。”

刘全笑着说:“周老板,你还有女朋友啊?看来你也是个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主儿。就是不知道,你既然有女朋友了,还要缠着顾琳?”

我死死的捏着手机,刘全的这句话已经让我确定,就是他找人打了谢染。

我强忍着呼吸的平静,一字一句的说:“我没有缠着顾琳,而且也没有别的意思,不准动谢染,不然的话……”

我还没说完,刘全就笑了起来,说:“不然的话怎么?打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谈条件了?还敢威胁我了?”

刘全的话到最后已经冷冰冰了起来。

我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因为我还真的没有让刘全能停手的本事。

刘全声音变得平静了很多,说到:“周老板,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是你先坏了我的事儿,这样,你给我手下道个歉,然后给我陪个罪,后面的事儿好商量么不是?你那个女朋友长得挺漂亮的,万一脸被刮花了,鼻子摔一跤断了,总不好吧?”

我瞪大了眼睛,惊怒道:“你敢!”

刘全又笑了起来,说:“周老板又说笑了,还是说你被关了几年傻了?我怎么敢做违法乱纪的事儿?比不上周老板的,只是天灾**,谁控制得住?”

我浑身颤抖,眼睛发红,刘全却挂断了电话。

坐在办公椅上,我盯着手机。

刘全发过来了一条信息,上面是一个地址,还有他的话。

意思就是今天晚上八点钟,就在我的酒吧里面,还是昨天的位置,我给他们赔酒道歉,后面的事儿可以商量,不然的话,他玩儿死我。

我突然有种无力感,硬要和刘全对碰,他不能把我怎么样。

可谢染就会被牵连,还有顾琳的事儿也要解决。

我吐了口气,回了一个好字。

刘全回我信息:“识时务者为俊杰。几年改造,还是有用的。”

后面的几句话,刺眼,想着那种语气,就格外的刺耳。

我捏紧拳头又放松,最后还是只能松开。

时间过的很快,今天的酒吧,客人也不少,话里话外也有谈资,无非就是说:“这儿的老板好像有点儿手段,得罪了刘全还能安稳把酒吧开下去。”

又有人说:“那顾琳也挺厉害的,看着清纯,实际上也是一朵白莲花。”

我在吧台那里坐着,刘全几人昨天的位置,我让店长安排了人守着,放了酒,静静的等刘全来。

顾琳也依旧来正常上班,不过她像是躲着我似的,没来和我说话。

时间过的很快,酒吧门口人头攒动了起来,刘全同他的几个手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大部分人都停止了说笑,一半的人看我,一半的人看着刘全。

刘全几人到了位置上坐下,一个跟班还踹了服务员一脚,服务员敢怒不敢言,低着头抛开。

刘全突然拽起来一个酒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