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男儿王 >第八章 死都不走

第八章 死都不走

小说:男儿王| 作者:风烟望五津| 类别:都市娱乐

这是刘全的最后一句话,随后就是发动机轰鸣的声音。

我和顾琳,也走到了校门口。

松开了手,顾琳抬头看着我,眼睛泛红,咬着唇轻声说对不起,又连累你了。

顾琳的话让我心中轻颤,又觉得她如今的模样,很让人心酸,她那么清冷,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摇了摇头,我轻声说没关系。

她低下头,说:“我要回去了。”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她低着头,进入了校门之中。

我在校门口站了很久,一直到顾琳完全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才扭过头,准备回去酒吧看看。

结果我一转身,却看见在马路之中,站着另外一个人。

穿着睡衣的谢染,正泪眼朦胧的看着我,她脸上全都是泪痕,眼中全都是痛苦和挣扎。

我面色变了,脱口而出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谢染却哭出来了声音,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过头,猛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我心里骤然就是惊慌失措,甚至有种强烈的罪恶感。

拔腿,我直接朝着谢染追了过去,大喊她停下。

谢染一直跑,一直跑,我就在后面一直追。

终于当谢染晃晃悠悠的停下来,蹲在地上哭泣的时候,我追上了她。

我想把她扶起来,可她一动不动,就在地上哭。

我用力将她抱起来,她才靠在我身上。

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谢染突然紧紧的抱住我的腰,声音很颤抖的说了句:“周然,我是不是要失去你了?”

她话语之中带着绝望,甚至我觉得,谢染心快碎了。

哭泣,悲凉的哭泣,痛苦,也是绝望的颤抖。

谢染哀求的说:”周然,我不想失去你,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改,我全都改,你不要丢下我。”

我心里面一颤,看着谢染的模样,突然觉得自己很不是个东西。

谢染紧紧的抱着我的身体,就像是要把自己融入我的身体中,她喃喃泣语。

“妈已经睡了,我出来的时候她不知道。”

“我就是睡不着,觉得你怎么那么晚还没回来,又心里面慌,我很害怕,好害怕。”

“周然,我看到那个女人,就觉得心慌,然后我就看到了你的眼睛,你眼神告诉我,她对你很重要。”

“周然,我不知道你的过去,可是我想要陪着你走下去,求求你,不要抛下我,我不介意她是谁,你可不可以别走。”

谢染的泣语,哀求,却像是一个个耳光扇在了我的脸上。

我突然想起来那个警察的话,他让我,如果在想要伤人的话,想想我的家人,想想这个社会。

我反应过来,他的话,可能是轻蔑我的意思。

可这句话又有另一个理解方式。

三年前,我因为顾琳伤害了很多人,大爹对我失望,我爸的战友,朋友,对他感觉到惋惜,生了一个罪犯儿子。

今天,我又伤害了一个人,那就是谢染,一个全身心对我,照顾我妈的好女孩儿。

而顾琳已经明确了自己的意思,她有男朋友。

轻轻的拍了拍谢染的肩膀,我喃喃的说:“你在胡言乱语着什么?今晚上出了一点儿小事儿,可怎么就会说到我要离开你了。”

我说完之后,谢染突然就抬起头,她喜极而泣的看着我,语气却颤抖的说:“真……真的么?”

我脑海深处却是顾琳的身影。

可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身影旁边也有个人的。

那是谢染。

我点了点头,轻轻的低下头,吻住了谢染的唇。

淡淡的苦涩,还有谢染几乎疯狂的回应。良久唇分,谢染抱着我,痴痴傻傻的笑着,说:“你说我是不是傻子,我感觉离开你会死,所以周然,除非我死了,我不会放开你的。”

我不太敢直面谢染的眼睛,就拉着她的手,轻笑着说她别说傻话。

谢染却很认真的回答我,她说的不是傻话,是最最认真的话。

我怕她的情绪再次不好,就有一句没一句和她闲聊,往酒吧那边走。

谢染却告诉我,我们可以直接回家了,刚才店长给她打电话了,她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她就安排工作人员收拾店里面卫生,把打碎的东西清点起来,让我明天去看。

我吐了口气,觉得谢染这些安排的很好,内心里面越发有点儿不自然,就是那种罪恶感。

没有再去酒吧,而是直接回了家。

谢染拿了药箱,小心的给我擦拭身上破了的伤口,一直心疼的掉眼泪,还有点儿哀怨的说我,为什么这么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万一我要是出个什么事情,她怎么办,妈妈又怎么办。

谢染哭哭啼啼的给我弄完伤口,趴到我怀中,让我向她保证,以后再也不能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不光是为了她,也为了妈妈。

谢染能将我妈妈,直接叫妈妈,这又让我心头感动了一些,我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她却高兴的像是个孩子,又来亲吻我的唇,在我耳边吐气,同时手也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离。

心态的变化,加上负罪感,让我身体里面也有一股燃烧起来的火苗。

难以形容那种感觉,就像是对谢染的补偿?

我身上有些伤口,不过都是在手背巨多,不妨碍什么。

一夜红被声浪,谢染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缠绵,而我也异样的疯狂,一夜都几乎没有停歇。

直到她在我身下抽泣痉挛了数次之后,才搂住我的腰,说她不要了。

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谢染已经去读书了,桌子上是早餐,我妈坐在沙发那里看动画片。

时不时的噢耶,手舞足蹈的动着。

昨晚心态的变化,却让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久违了超过十年,自从我爸爸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家的温暖。

而终于,从谢染身上出现,带到了我的身上。

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离开家,朝着酒吧去了。

很快到了酒吧里面,店长在吧台打瞌睡,看见我就连连道歉,说昨天晚上不是有意要跑的。

我摇头说没事儿。

他则是给了我清单,说损失的东西。

接着店长又小声的说了句:“老板,你是不是要换老板娘了?”

我征住,说:“胡说什么?”

他愕然,干笑了一下说:“没……没……要不然你干嘛得罪刘全?他可是恒均地产的公子哥。“

我摇了摇头,皱眉说:”不要胡说别的。“

店长叹了口气,又咬了咬牙,说:”老板,跟了你那么久了,我也不是故意说什么,要是你不想换老板娘,完全没必要那么帮那个校花啊,追她的可不止刘全一个,刘全算是讲理的了,我感觉店里面经不起她这么折腾。要不,把她辞退了?”

“这对店里面好,也对你和老板娘好,你不知道,昨晚大家都议论疯了,都说你看上那个校花了,还有人说,好像看到你以前,拿着那个校花的照片看过。”

“老板娘,好像也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