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世界很冷,但你很暖 >第七十三章 日行一善

第七十三章 日行一善

小说:世界很冷,但你很暖| 作者:蓁蓁叶| 类别:都市言情

?????我伸手将他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冰冰凉凉的,却让我觉得自己的手要被烫化了,眼睛一阵温热。

江西严看着这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再说什么话了,但是就是忍不住嘴欠“你不是要走的吗,怎么不走了”。

这话一出口,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了,可,他就是忍不住,这种忍不住嘴欠的感觉,就算那个时候也未从有过,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了。

左耳朵听着江西严的话,明明还是一样的过分,可莫名的自己的右耳朵又重新痛风了,以至于那话的信号还没被自己的脑细胞转换过来,就已经飘了出去。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甚至自己还有种莫名的激动,为自己发现了这人嘴欠,心软的毛病而偷乐。

“我本来就没打算走啊”我小声地回着嘴“再说,你都还没借给我口罩呢,我哪能回啊,这不得出去就把人吓死啊”。甚至我都开始顺着他的话自损起来了。

“感情刚才要走的人不是你啊,不要仗着用冰块捂着自己的眼睛我看不到,然后就默默掉珠子啊”江西严说道,大有一种不把你说哭,他就不放弃的架势。

我才发现这男人还真的是有点幼稚啊,真的是一点亏都不能吃啊。我不在理他,就当自己说不过他就是了,当然也是因为自己真的就没赢过他。将冰块拿远一些,然后很是淡定的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起来。这感觉,很随意,和第一次来这里的拘束相比,完全不一样。

江西严看她没在说回来,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还有些意犹未尽。他竟然有点喜欢上这种和她斗嘴的感觉了,尤其是当她被自己怼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江西严看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盯着手机看,有些好奇,这人一直在看些什么啊,这么好看的吗。心里想着,就用手撑着身体,然后想王家祺那边靠了靠,眼睛自然也看到了那映在手机上的东西。

眼看着这人就要想往下滑动手机屏幕,而自己还没有看完,江西严伸出一根手指,触上了手机屏。

“啊!”我看的好好的,突然就有一根手指伸了出来,这能不吓我一跳吗!连右手拿着的冰块都被我扔在了地上。我觉得自己的手机还能完完整整的握在自己的手上,这都要归根于手机太贵了,而我又没有钱。然后下一刻,我的动作就是按动锁屏键,将手机黑屏,只希望他没有看到什么。

江西严没能看完自己想看的东西,有些不满,不过单单就他看到的那些,再加上这人的反应,他也差不多能猜出个大概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无聊的吗?想这种白痴才会相信的东西,不会真的有人看的吧?而且这种不痛不痒的东西,也根本就没什么杀伤力吧,能被伤到才是蠢的。显然,此刻,某人已经忘记了,他自己也属于年轻人的一类。

不过,好像现在这个蠢的就坐在自己身边,而自己竟然因为这件事,被这人摸了那么多鼻涕和眼泪,卧槽!这么算来,自己才应该是那个最终受害者吧。这能忍吗?能忍吗?必须,不能!心下了然,这才是她今天失控的原因嘛。

我有些担惊受怕,不想他看到这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但是愣了有几秒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就是眉毛有些皱成八字了。眼神一转,说道“你干嘛偷看我手机啊?”先发制人总不会落入下风。

但是我话都说出去了,空气还是一样的冷凝,并没有任何的声波打断这种生硬的气氛。独留我那一句话在尴尬的空气中飘着,简直是越飘越尴尬。好吧,尴尬的就我一个人,毕竟,人家都没空理我。

江西严自然也不会理她,因为他根本就没注意这人再说什么,在那里沉默了一会,然后,伸手将身边人握在手里的手机抢了过来。屏幕亮了,毫无意外的看到了要输入密码的界面。

握着手机的那只手在手机的背面摸到了指纹键,皱着的眉头松开了,这就好办了。毕竟指纹总比密码容易得到。将手机的反过来,露出输入指纹的那个地方,然后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解锁”。

虽说这两次压根就听不出什么语气,但我莫名的就是在其中感受到了命令,还有一丝的傲娇,就好像我应该给他解锁一样。拜托,我又不是傻,更何况刚刚那个界面还没来得及返回呢,给你解锁,我不就自己暴露了吗?

不过,他这一番动作,却也着实让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这人刚刚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也怪自己竟然这么不小心。不自觉的握紧了自己的手。

江西严自然没能指望她能听自己的话,自己伸手解锁,当然,如果她真的这么听话就好了。所以他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一直盯着她的手,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左手的是指似乎比其它的手指握得更紧了。这,不还是暴露了吗。

“把手机还我”我说道,然后向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我必须把手机拿在自己的手里,才能安心。

这样一来,暴露的更加明显了。江西严暗自想着。但是他还是没有说话,更不会将手机还给她。

“总裁,我这一个破手机,应该也不值钱吧,你解锁它干嘛啊,里面什么都没有”我不见他说话,暗自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自己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把手机拿回来。自然也不能在想刚刚那样说的那么生硬,压住自己心中的不安和焦虑,很是好脾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