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天道罚恶令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五个根骨奇佳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五个根骨奇佳

小说:天道罚恶令| 作者:为谁陨落| 类别:玄幻奇幻

{}?怯生生的,从土地像的身后,探出了几个小小的脑袋。

几个孩子,怎么可能瞒得过陆笙的感知?在进入土地庙的一瞬间,陆笙已经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火焰升起,火光的温暖似乎是孩子们非常向往的。看着陆笙三人也不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个个紧张的从土地像身后探出来。

“叔叔,你们不是来抓我们的?”一个孩子怯生生的问道。

陆笙摇了摇头,“不是,过来烤烤火吧!”

看着陆笙的笑容,几个孩子似乎也不再如之前的那么害怕,一个个犹豫的来到火堆边,但和陆笙三人保持这足够的距离。

“盖英,去外面找点干柴回来。”陆笙轻声说道。

“现在?”盖英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微微迟疑,但还是站起身走向外面的暴雨之中。

在暴雨中找干柴,对正常人来说是不可能的。但对于身怀高深武功的三人来说,其实也不是特别难。

陆笙面带微笑的看着这几个孩子,两个男孩,三个女孩。大约十来岁左右,一个个都长得眉清目秀。

突然,陆笙眼中的精芒亮起,在无意打量中,陆笙突然发现,这五个孩子的根骨都很好,都是习武的上好苗子。这种根骨,虽然不能说万中无一,但至少也不是那么常见的。

出现一个很寻常,但同时出现五个,这让陆笙下意识的留起了心。

五个孩子面黄肌瘦,三个女孩子挤在一起取暖。这时,陆笙注意到五个孩子的手腕上都带着一样的铁环。显然,这几个孩子都不是陆笙之前认为的小乞丐。

陆笙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原本是为这次出行准备的干粮。打开之后,三块通南府的特产烧饼出现在五个孩子眼前。

瞬间,五个孩子的眼睛都亮了。

“饿了吧?给你们!”陆笙将烧饼递给身边的孩子。那个年龄稍大的孩子一把夺过烧饼,快速的掰下一小块送进嘴里。

陆笙满脸微笑的看着那个孩子,眼底深处的意味颇为玩味。

过了一会儿,男孩将三块饼分给三个女孩子。而自始至终,另一个男孩都没有表现出一点的不情愿。

“有点意思!”

两个男孩的表现让陆笙更为满意了,尤其是那个最大的孩子,能做到这程度确实很了不起。就是很多大人,也未必能有这么好的素质和品德。

陆笙笑了笑,从怀中又掏出了一个油纸包,里面还有两块饼。陆笙依旧递给了最大的孩子,那个孩子还是如之前一般,掰了一小口尝了尝。之后掰下半块,而后将一块半交给了身边的男孩。

仿佛这已经是他们默认的规矩了,五个孩子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出声音。除了稀稀疏疏的吞咽声,没有吵没有闹。

“你们在一起流浪多久了?”

“七天了……”最大的孩子吞完最后一口饼说到。

“七天?你们果然不是乞丐,你们是谁?为什么会流浪?你们的父母呢?”

陆笙这个问题,让五个孩子的眼神更加的暗淡了。一个个低着头,不敢抬头。

“别紧张,来,哥哥给你们变个戏法好不好?”说着陆笙的身上突然升起渺渺白烟。白烟浓密,化作云雾,但很快,又被火焰驱散。

三个小女孩惊异的瞪圆了眼睛,“叔叔,你是神仙?”

好吧,这个称呼看来是改不了了。

“别这么没见识,那叫内功……”身边的男孩把烧饼吞下,淡淡的说到。

“你见过武功?”陆笙转过头看着那个孩子。

“没见过,但听蛇头说……”

“阿亮!”最大的孩子突然喝到,那个叫阿亮的顿时脸色一变收住了声。

这时,盖英举着一截新鲜的木桩走来。青涩青涩的,根本就不能烧的那种。但盖英并不介意,丢弃在卢剑的身边。

“卢哥,麻烦你了,我的内力是水属性的,没你的好使。”

卢剑淡淡的笑了笑,手掌轻轻的放在木桩之上,一瞬间,卢剑的手掌仿佛烙铁一般通红,木桩之上顿时升起一股仿佛发霉的味道,伴随着焦枯的浓烟。

青涩的树桩,快速的变成了干柴,这一幕在几个孩子眼中跟变戏法一般。

“喝——”

一声轻哼,木桩突然间四分五裂开来,卢剑随手将柴火扔进火堆之中,已经渐渐微弱的火焰,又一次凶猛的燃烧起来。

而陆笙心底,已经对几个孩子的身份有了判断。果然,这几个孩子是从牙行里逃出来的。难怪,每一个手上都带着铁环。

之前问及他们的父母,难怪他们都不愿意提。也许,在他们想来他们的父母已经不要他们了,把他们卖了。

想到此处,陆笙的心情有些沉重。

他可以救下他们,甚至可以收养他们,但是,这个世上像他们一样的孩子还有多少?陆笙能救几个?

“到了,到了,前面有一个土地庙……”突然,一声粗犷的呼声从远处传来。

几个孩子一听又有人来,一个个慌忙的站起身要躲,但被陆笙按住了,“没事的,你们就在这烤烤火。”

也许陆笙之前漏的一手让几个孩子感觉很可靠,也许他们也不想离开火堆去阴暗的神像背后,孩子们又安稳的坐了下来。

“哟?原来这里已经有人了?打搅打搅!出门在外,还请行个方便,雨太大了,我们兄弟两来此避避雨?”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两位请吧,这个土地庙也不是我家开的。”

“哈哈哈……三位公子是何处来啊,听着阁下的口音仿佛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