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妙影别动队 >173. 火攻炮轰

173. 火攻炮轰

小说:妙影别动队| 作者:秋月春风矣| 类别:历史军事

老六正在集合队伍,装运物资,外面一片嘈杂。

彭若飞走到妻子身边,把她拉到一处偏僻的角落,轻声地说道:“莹梅,你和大部队先撤离云雾山,我同冷劲秋一起断后。”

“难道你不跟我们一起下山吗?”薛莹梅睁大眼睛望着丈夫。

“敌人要是攻上山来,必须有人去拖住他们,否则大部队是走不了的,冷劲秋熟悉云雾山的情况,打游击战有经验,所以我要同他一起断后,这样才能保证大部队的顺利转移。”彭若飞把情况跟妻子讲明。

“若飞,可这太危险了。”薛莹梅不禁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眼泪簌簌往下掉。

“莹梅,别这样,你我都是党员,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是我冲在最前面吗?”彭若飞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好了,莹梅,你别难过了,我答应你一定小心再小心,留意再留意。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好秀芹母女,你到了广东之后,有机会的话去广州光孝路上的‘和记’当铺找康钧儒,你和麟儿就能母子团聚了。”

“那我在广州等你,我们一家三口在广州团聚。”薛莹梅边说边流泪。

“嗯。”彭若飞点点头,亲吻了一下莹梅的额头,他何尝不知此别也许就是永别,他不愿妻子看见他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一面,毅然地转身离开了,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听说部队要下山去了,秀芹带着女儿如霜找到冷劲秋:“孩子他爹,我们要离开云雾山了吗?”

“秀芹,你跟霜儿先走,我随后就到。”冷劲秋拉了拉秀芹的手:“霜儿就交给你了。”

“孩子他爹,你可要当心啊!”秀芹担忧地望着冷劲秋。

“没事的,以前那些官府的人上山围剿我们,哪一次捞着便宜了?你放心吧。”冷劲秋安慰着妻子。

“不,爹,我不走,我不离开你。”如霜那张稚气的小脸露出倔强之色。

“霜儿,听话。”冷劲秋面色一沉,如霜见状,委屈地哭了起来。

女儿一哭就牵动了冷劲秋内心最柔软之处,他连忙连哄带骗,满脸堆笑,在如霜耳边轻言道:“霜儿,你下山之后就能见到你的云鹏哥哥了。”

“真的?”如霜一听这话,破涕为笑:“下山之后我真的能见到云鹏哥哥?爹,你不会骗我吧?”

“你爹没骗你,如霜,你跟我们走,就一定能见到云鹏哥哥的。”薛莹梅走了过来,一把抱起如霜。

“太好了,太好了。”如霜拍着手开心地笑了起来。

彭若飞走到妻子身边:“映雪,多保重,保护好她们母女俩。”

“嗯,我会的。”薛莹梅郑重地点了点头。

老六挑了七八十个精兵强将给冷劲秋留下:“大当家的,我把这些身手好的兄弟给你留下了。”

“老六,这几箱金银细软全都带上。”冷劲秋指了指火龙驹背上的几大箱的金银财宝:“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老六朝冷劲秋和彭若飞抱了抱拳:“大当家的,凌先生,你们多保重。后会有期。”

“大当家的,凌先生,后会有期。”向佐向佑兄弟俩也朝冷劲秋和彭若飞抱了抱拳。

“后会有期。”冷劲秋和彭若飞朝哥几个抱拳致意。

冷劲秋望了望这些兄弟们,大手一挥:“走吧。”

“兄弟们,跟我走。”老六大吼一声,指挥队伍朝西南面的隘口出发。

等大部队走远之后,彭若飞对冷劲秋说道:“大当家的,现在我们应该组织人手进行设防,第一道防线是在南面隘口,第二道防线是在清泉桥,第三道防线在天龙瀑。“

“嗯,对,这三处是在通往西南隘口的必经之路,凌先生,你安排他们进行阻击。我带领一些人吸引他们去往云雾山的后山。“

“大当家的,我们还有多少dànyào?“彭若飞问道。

冷劲秋指了指巨石旁边的几箱子弹和shǒuliúdàn:“除了老六他们带走的,全在这儿了。“

冷劲秋说完,朝留在身边的春芽子,刀疤,铁柱,金生,等他倚重的几位兄弟交代了任务。随后各位兄弟领了任务之后,拿着枪支dànyào,分头行动。

“我们还有辆卡车,我去把汽油加满,以备后用。“

“好的,凌先生,你去安排吧。“

彭若飞把卡车开到乌龟洞外,给卡车加满汽油,随后把洞内剩下的几箱汽油,还有所剩的两箱百宝丹,酒坛等物品全部装车,将卡车停在乌龟洞外。

在山脚下的戴天旭和鲁克明二人在营帐内喝着酒,观察着山上的动静。

“戴老弟,你说这帮山贼是不是都已经被烤熟了?就像这只烤鸭一样。”鲁克明夹了一块烤鸭放进嘴里,边吃边笑。

“我估计现在山上正乱作一团呢,我好想听听他们的嚎叫声,哭喊声。”戴天旭煞是得意。

鲁克明抬手看了看手表:“戴老弟,时间差不多了吧,已经烧了大半天了,今天的风大,火势猛,这么长时间,恐怕上面的人都烧死了吧,就算不烧死,呛也该把他们呛死了吧?”

“照理他们应该突围才对,不过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没见人冲下山来?难道这伙山贼宁愿死在山上也不愿意下山投降?”戴天旭觉得有些奇怪。

鲁克明听戴天旭这么一说,没心思喝酒了:“我也觉得不太对,他们会不会有其他出口下山呢?”

“西南面应该有个隘口,不过已经被荆棘和杂草覆盖住了,而且那个隘口又窄又陡,那条山路大概有六七十度的坡度,从那里走跟跳崖差不多。”

忽然,天上乌云密布,不一会儿一场瓢泼大雨劈头盖脑地从空中倾泻下来,把熊熊燃烧的山火熄灭了。

“他娘的,这冷面虎是不是会呼风唤雨啊?这么大的一场火居然给浇灭了。”鲁克明望着这场倾盆大雨,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戴天旭拍了拍鲁克明的肩膀:“也好,等雨停了,我们就上山一看究竟。”

大火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给浇灭了,鲁克明马上命令一个排的士兵上山打探。

而原先正在隘口处组织人手灭火的刀疤见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兴奋得仰天大笑起来:“天助我也,好雨啊,真是一场及时雨啊!”

忽然,刀疤看见山下有动静,连忙招呼身边的几个兄弟:“下面有人上来了,给我瞄准了,一露头就开枪。”

兄弟们一听,都振作起来,拉开枪栓,瞄准下面树丛中的人影。

随着刀疤一声“打”,大伙立马朝山下的这伙官兵扣动扳机,平日里刻苦训练的打靶射击功夫现在总算是派上用处了,一枪一个,很快把山下的那些士兵打得哭爹叫娘,连忙后撤。

隘口处的地形窄而陡,且居高临下,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鲁克明的一个排的三十多人只回来了一半不到,这让鲁克明很是受挫。

“烧了半天居然还没把他们给烧死,我就不信了,这帮山贼能刀枪不入,来人,通知火炮营给我往山上轰,把云雾山给我炸平了。”鲁克明一把将军服解开,气急败坏地下命令。

火炮营接到命令之后,火炮营的营长不禁嘟哝起来:“用大炮轰山打土匪,这跟大炮打蚊子有啥区别?这鲁胖子可真是个败家子。”

可是军令不可违,火炮营营长便命令炮手往山上连续发了十几发炮弹算是了事了,随后对通信兵挥了挥手:“你回去告诉鲁团长,我们火炮营的炮弹刚刚被大雨淋湿了,都受潮了,能打几发算几发。”

鲁克明听了通信兵的回话之后,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云雾山南隘口处挨了几发炮弹,炸死了三个兄弟,刀疤也被炮弹的气浪掀翻,重重地摔在地上,撞晕过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