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三步生莲 >章七十九 孤竹又来青梅信

章七十九 孤竹又来青梅信

小说:三步生莲| 作者:失眠的守夜人| 类别:幻想时空

下午柳子衿去了学院之后,坐立不安。

他不知道自己道歉的时机是否合适,也不道道歉的方法是否合适,他也不知道凤栖梧突然的飞奔代表着什么。

他很怕因为自己中午做的事情,而让凤栖梧生出什么不测。

那到时候他就没有办法仍旧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凤栖梧与顾清之之间的爱恨情仇了,因为他自己也牵涉进了因果里面。

但这么一想,又发现自己好像时刻都在这个因果之中。

从自己占据顾清之的身体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被这个世界的丝网给沾住了。

自己以为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但或许,事实并不是那样的。

热水氤氲,药香弥漫,柳子衿泡在水桶中,思绪纷乱。

自己势必陷入顾清之本应陷入的一切当中去,并且因为自己的到来而产生的改变,这深潭会来得更快更泥泞不堪。

他忽然这样觉得。

下了学回家,韩昭雪在马车上表情淡漠。

之前来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柳子衿也能猜到是什么原因。

第一,自然是因为他跟顾家有关系。第二,自然是因为他对凤栖梧做过的事情。尽管这关系他隐瞒了,尽管那件事情韩昭雪也不知道。但这也足以让韩昭雪态度发生变化。

毕竟不可能他说和顾家关系很远,远到没关系,韩昭雪就会相信。如果那样的话,他又如何能得以与顾家关系极为亲近的凤家千金如此熟悉,并且中间还发生过很重大的故事呢?

任何大家族,根据关系远近,都有着约定俗成的森严阶级。关系越疏远,地位就越低。如果已经疏远到几乎没有关系,那他是没有可能接触到家族中比较核心的人物的。更别说和家族中的核心异性发生什么重要的故事。那完全不可能。

而且,若柳子衿与顾家的关系真那样疏远,那地位一定很低。既然如此,林清颜和凤栖梧为何又会特地来找他?

还有一点就是,林清颜对柳子衿的态度很亲密,说实话,尽管柳子衿之前收到了数封青梅信,并且中午还让周曼殊一见钟情,但韩昭雪还是不觉得他有那么大的魅力,能以一个顾家远房亲戚的身份,就让林清颜和凤栖梧一道来拜访他,并且还叫表哥叫的那么自然亲昵。

所以韩昭雪认为,柳子衿和顾家的关系,绝对不像他说的那样疏远。

那么既然是跟顾家关系不一般的人,韩昭雪心里自然会很不痛快。只是她也没有证据,只能憋着。

而关于他跟凤栖梧之间的事情,韩昭雪轻易就能想到可能是哪个方面的故事。但是她羞于问出来,因为那太……太……丧尽天良了。万一事实不是那样,她却有这样的猜测,那岂不是证明她的心思极不单纯?

总之,她有一万个理由去冷漠的对待柳子衿,但却没有一条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一时之间,除了对柳子衿的忍不住的冷漠之外,还有气恼。

她总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被这个小子耍弄。

但偏偏自己又没有办法挣脱。

很生气,特别生气。

“喂,中午的事情,你就没有什么想解释的么?”韩昭雪开口问道。

柳子衿道:“有什么好解释的?”

“有什么好解释的?”韩昭雪瞪大了眼睛,“你明知我视顾家为仇敌,结果你和顾家有关系却不告诉我,难道你不觉得你应该为了这个给我一个解释么?”

“当初是你主动要当我护卫的,对吧?”柳子衿问。

“……”韩昭雪虽然眼睛瞪着,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才道,“那……那你也应该告诉我一声啊……”

“万一我跟你说我跟顾家有关系,你一剑把我捅了呢?”柳子衿问。

“你不是说你跟顾家关系很疏远么?”韩昭雪问。

柳子衿点头:“对啊,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只要我跟顾家关系疏远,那就没关系了对不对?既然如此,那我还跟你说了干吗?对不对?”

“那你也应该说一声啊!”韩昭雪道。

柳子衿忍不住揉了揉额头,然后身子一转,背对韩昭雪,干脆不跟她说话了。

“还嫌我烦了是吧?”韩昭雪气得不轻,“明明就是你自己的错,怎么搞得好像是我在故意找事儿一样?”

“大婶,我想安静一会儿,你就饶了我吧。”柳子衿真的要崩溃了。

“你……”韩昭雪听着这称呼,真的想杀人,“行,让你安静一会儿,别的事情,回家再问你。”

“不是吧?”柳子衿转过身子绝望的看着她,“你还要问什么啊?”

“你和凤栖梧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她为什么要说恨你?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韩昭雪问。

柳子衿道:“大婶,这个跟你没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韩昭雪道,“凤栖梧之前说,你准备把对她做过的事情,对我也做一遍。看她那么恨你,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既然如此,我当然要问清楚具体是什么。要不然哪天稀里糊涂被你也把那种事情做了一遍,我岂不是很冤枉?”

柳子衿无语的看着她:“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的魅力比凤栖梧还大吧?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我在问你正经事,你别油嘴滑舌的气我。”韩昭雪生气的道。

柳子衿忍不住摇头:“大婶,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对你做的,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会对你做的,你就甭操那心了,啊。”

“不说是吧,好,总有一天我会调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