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布衣天国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正反两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正反两面

小说:布衣天国| 作者:周一大魔王|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百五十七章·正反两面

兰州城以南的青城在地理位置方面和北面的廖瑛所驻守的肃城不太一样,兰州以北基本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基本上连个土丘都很少有,

但是肃城的前面却还有一条宽阔的肃水川。

肃水川就是之前安逸碰到那几个送信儿的辽兵时所过的铁索桥下的川流,这条黄河的支流也就是从这儿蜿蜒出去的,在兰州和青城之间划了弯儿,分别横贯在青城以西和兰州以东的位置,

所以对于青城来说,是一个天然的屏障,但是对于兰州来说,他这个弯儿就拐的有点偏东了一些,

相比较于青城的北面,还是肃水川和兰州的东城门的距离更近一些,所以也修了条坚实的桥梁以便大军通过,倒也没对移防的安逸造成什么阻碍。

青城本来就不大,被安逸这五万多兵马往里面一塞,就显得有些拥挤了,于是安逸就让姜尚带着绿营进驻城中,打算让成都左右两卫轮流换防城外,

他这样安排并不是因为绿营是他的嫡系,排挤其他人马的意思,而是他现在对于成都卫所是有些戒备之心的,虽然说是确认了六子是成都右卫的人,但是也并不能就刺说明这个大夏军里的奸细就在成都右卫,

为了安全保险起见,安逸让可信度最高的绿营留在了城里,把两个卫所算是半支出去了。

对于这个安排左卫指挥使何季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很快便请缨由成都左卫先来担任城外值防的任务,待换防时间到时,再有右卫接替,

只是这个右卫的顾晨夕对此命令相当的不满,刚刚在城内安置完人马,就怒气冲冲的跑到青城的县衙,也就是安逸临时征用作为指挥所的地方来tǎoshuōfǎ。

安逸此时正在跟姜尚说着目前的敌我态势,就听到府外有人叫喊:

“我要见安大人!让我进去!”

因为这县衙比较小,里面只有一个公堂几间厢房而已,所以安逸一转身,就看到了顾晨夕带着几个亲兵就要往里闯,

他皱了皱眉头,把手里正拿着刚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的小竹棍儿往桌案上一丢,朝着门外走去。

“让我进去!我是左卫指挥使,谁给你们的胆子拦我!滚开!”

“哎哟!你们!你们怎么打人!指挥使大人在里面,怎么能硬闯!”

“真是纵了你们的狗胆!给我打!”

“住手!”

安逸从兰州出来之后,就还是换上了他那一身标志性的素衣白袍,他双手背在身后从堂里走了出来,脸色愠怒的看着被顾晨夕亲兵打到在地上的侍卫,不悦的问道:“谁给你们胆子,在都指挥使司门前闹事!全部给我拿了!”

“这不过是个小城县衙,哪里是什么指挥使司!”

说话的这个就是成都右卫指挥使顾晨夕了,安逸没想到他和何季两个人居然是一老一少,而且这个顾晨夕完全没有那种行伍之人的沧桑,不是他这一身的甲胄,别人看到还以为是个白面秀才,

安逸盯着他冒火的双眼,冷声道:“我在哪,哪就是都指挥使司衙门!肆意动手殴打司府侍卫、意图不轨!你们置朝廷法度何在!脸面何在!大战在即,没有把你们当成刺客就地格杀,已经是本官手下留情了,顾指挥使一向以遵规守纪标榜,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全都不是那么回事了?通通给本官拿下!”

顾晨夕自己被安逸这大帽子一扣,都不由的去了几分火气,手底下的亲兵就更加不敢胡来的,只得老老实实的让刚才被他们打到地上的司府侍卫把胳膊往背后一扭,给押到堂后面去了。

“现在距离我通知的集会时间还早吧,你提前来找我所为何事?”

顾晨夕虽然刚刚被安逸杀了个威风,心中却仍然很是不忿,说道:“大人做事里外不公,在下不满,特来提麾下近两万将士讨个说法!”

安逸知道他要说换防的事儿,便也没有答话,朝着递了个眼神,示意顾晨夕继续说,

“我知道大人本是绿营出身,所以对于绿营将士尤为偏袒。但是我们两卫兵马惧都是大夏的军队,何况我们背井离乡在这兰州城抗击辽人月余之久,大人一来到就将这城中让给绿营,让我们两卫人马去城外吹西北寒风,在下不解,想问问大人是何道理!”

顾晨夕一通连珠炮一样的话朝着安逸说完后,就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脸,想等着看安逸作何答复,

哪知道等了半晌,也没有见到安逸有开口的意思,

他跟安逸冷冷的眼神四目相对了有那么半盏茶的功夫,顾晨夕才实在忍不住的问道:“大人可是没听明白在下所说?”

“你说完了?”

顾晨夕见他开口,忙点点头道:“说完了,请大人给在下个解释。”

安逸却丝毫没有回答他的意思,而是本着个脸丢下一句:

“说完了就回去执行命令吧!”

然后便转身头也不回的带着姜尚走回到了堂中,把那顾晨夕一个人晾在当场。

“你!”

顾晨夕连把安逸打算说什么然后自己怼什么都想好了,却没想到他居然完全没有和自己辩驳的意思,而是丢下了这么一句噎人的话,把他气得简直是四肢发抖,就欲要抬步赶上前去揪住安逸的衣领狠狠的给他一拳,

“好!你给我等着!”

但是府门前手里握着胯刀、对他怒目而视的几个侍卫很快就帮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有了亲兵的护卫,自然也就没有了闹事的勇气,

他狠狠的一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