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吾皇,万岁 >第一百一十二章:钢铁侠?(一更四

第一百一十二章:钢铁侠?(一更四

小说:吾皇,万岁| 作者:龙鳞道| 类别:仙侠武侠

眼看着就要到最后关头,德鲁.安似乎已经不准备再保留什么,带着手下的觉醒者就这么平推了下去。

那一尊尊图腾柱神妙无比,物魔双抗、攻守兼备,再加上德鲁.安那超乎寻常的洞察力和反应速度,简直无敌。

从平台下去,那螺旋形的通道共有五圈,第一圈就被他带着人这么横扫了下去。

大朱吾皇这次倒是没着急去占什么便宜,因为那些雕像所化的怪物和先前白玉台阶上涌现的怪兽不一样,就算被四分五裂,尸首也不会消失。

他正紧紧的关注着德鲁.安的所有表现,越看越觉得这家伙有问题。

太特么强了,那一道道激光一样的光柱所向披靡,关键是这家伙浑身上下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块黝黑的板甲,将整个人完全包裹了进去,皮厚的不得了

前面一个双手如锤、龙首人身的怪物曾和他硬生生的对过几招,结果连砸了五六下,这家伙竟然依旧活蹦乱跳,最终反用图腾柱将其击杀。

这完全是一个加强版的钢铁侠啊

关键是,这不符合逻辑啊!

大朱吾皇可是清楚的很,和之前的世界相比,新历世界确实有一些诡异的地方,但高科技这种东西,明明不存在的好嘛

乱了!

不过转过头来想想,就连系统都出现了,似乎也没什么不好接受的

要说起来,系统这玩意的科技含量不比钢铁侠牛逼多了?

都牛逼成玄幻了好不好!

完全不讲道理。

“不过如果这小子趴下了,再用回本溯源废物利用一下的话,估计能搞到不少好东西吧?”

大朱吾皇恶意满满的嘀咕了一下,将注意力放在了地面的符纹上,只要德鲁.安率人走过的地方,那金色的符纹都亮了起来,光芒如同水波流转,荡漾不休。

方才德鲁.安也蹲下研究过,但似乎没有什么结果,那符纹和地面完全融为一体,而且材质极为古怪,战斗了那么久,那些复活的雕像都死了一片了,地上连个小坑都没有。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大朱吾皇想了想,和凰思仙打了个招呼,起身朝着后方奔去。

连着跨过了数百阶白玉台阶,而后朝着两侧张望了一下,这才皱着眉头奔了回去。

果然,外部的城墙上,也有一片区域的符纹已经亮起。

“这玩意不会像个定时炸弹一样吧?等全亮了就嘭的一声开炸”

来回奔了一趟,德鲁部落已经扫到了第二圈的中段,依旧没有遇到什么太值得注意的敌人。

那些雕像的实力基本都稳定在半步宗师境界,绝大部分都是物理伤害,对德鲁部落来说,造不成太大影响。

凰思仙已经看的直打哈欠,见大朱吾皇回来,拽着他胳膊朝着下面指了指:“小弟,好像没什么危险耶,我们也去玩玩吧”

大朱吾皇看着那一地的残骸也有点眼热,琢磨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他倒不是不怕死,可主线任务摆在那,如果齐心协力都搞不定,那一个人就更别想了。

再说了,有金枪不倒在,想彻底弄死他还是有难度的。

如今,虽然大朱吾皇口上还喊着凰思仙老大,但实际上,就算是龙族,也早已将他看成了整支队伍的领袖。

有什么办法呢?

公主殿下本来就对他百依百顺,玄溟和宇斯就不用提了,山海联盟如今也是误会全消,五大势力中,唯有德鲁部落不在他掌控之中。

所以,就被派去送死了呗

此时,他一点头,所有人立马行动了起来,但也没有一窝蜂拥上,而是整整齐齐的列成了队伍,等待他的指令。

大朱吾皇也不矫情,直接指派了起来,依旧是他和玄溟在前,宇斯带着教廷余下的几十人紧跟在后,而后才是龙族、四海帝国和山海联盟。

这许多人里,唯有公主老大实在管不住,虽然大朱吾皇将龙族安排在中央,但她依旧和玄溟两人一左一右跟在了他身旁。

此时,天色大亮,那湛蓝的天光投射在符纹上,荡起了一层灿烂的毫光,宛如一片光幕一般矗立在前。

大朱吾皇腰杆笔直,步履坚定的向前行去,两条窈窕的倩影在两旁紧紧跟随,美人如玉,非但未曾夺去他的光芒,反而更衬得他风姿翩然,阳刚十足。

相轻柳和花魅儿等几个走在最后,在人群中远远望着大朱吾皇的背影,眼波迷离。

无论是相轻柳还是花魅儿,甚至是舍曼,都是各自部族中的天之骄女,一向心气极高。

但进了瀛洲空间之后,才突然发现,自己原本引以为傲的东西原来是那么的卑微而不足道。

不说别的,就光是大朱吾皇身边的这两位,一位龙族公主,新历世界第一高手的掌上明珠,一位四海帝国皇太女,传说中的玄武之身。

任何一个,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远在她们之上,就算是容貌,也是各有千秋,绝不在她们之下。

但如今呢?都那么乖巧的跟在那位原本她们都看不上的家伙身边,一切唯他马首是瞻。

这种剧烈的反差,对她们的冲击实在太过猛烈,猛烈到有些难以接受。

短短年许时间,这个来自大朱族的家伙完全脱胎换骨,那种变化,不仅仅是在外表,更在于那种气质。

他平时依旧那般嬉皮笑脸,和那位龙族公主相处时,更是时时刻刻溜须拍马,十足小人的模样,和战斗时的那种勇猛无畏、坚毅果决反差极大。

说来也怪,如今偏就令人生不出厌意来了,反而觉得有些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