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吾皇,万岁 >第五十三章:巨变(今日一更,大章

第五十三章:巨变(今日一更,大章

小说:吾皇,万岁| 作者:龙鳞道| 类别:仙侠武侠

大朱吾皇并不知道自己的下半生已经给两个老不修的卖了,他忽然想起件很严峻的事情。

初级弹弹球这玩意实在有点令人难以启齿,除了五官之外,哪都保护的严严实实,自然也包括了极其重要的关键部位。

可特么这叫我怎么方便啊?

直接蹲下,而后来句——哇塞,好暖和?

憋个一天半天也就算了,可还有六天一夜啊

自己难不成要成为第一个被憋死的穿越众?

玄幻小说都没这种死法好不!

正在发愁,蜜儿醒了,也不知小家伙是怎么感应到了那个晶洞,开开心心的在那喊着‘主人,我要!’。

结果大朱吾皇一试,好吧,连她也出不来。

小家伙顿时怒了,系统提示半点不耽误,紧跟着就来——心情极度恶劣!二十四小时内无法进行魂印沟通!

这次连理由都不说了

大朱吾皇原本还打算问问外头那一直傻笑的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下又没戏了。

他怎么也想不通,别人养的宠物都那么乖巧,自己养得这叫啥?动不动给你来个心情极度恶劣,比媳妇还难伺候啊!

正在那郁闷,耳边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一开门,胡万古笔挺挺的在那站岗,胡艳俏生生的站在旁边,怀里捧着一堆东西。

“姐,你这效率没得说我来拿!我来拿!”大朱吾皇顿时心情大好,乐呵呵的把她迎了进来。

“这些都是老院长他”话说到一半,她忽然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大床:“吾皇,那张龙血毡呢?”

“我艹,果然是宝贝龙血毡?听这名字就挺霸气啊,和龙沾边的肯定差不到哪去这该咋解释?”

大朱吾皇傻笑着站在一旁:“这个刚才肚子饿,吃了”

“吃了?你当我是傻子嘛你又不是杨族,再说了,就算你们大朱族杂食,那么大一张毡子,就这么一会功夫就连渣都没了?”

胡艳朝着四周张望了几眼,发现那张宝贝毡子确实踪影全无,抚着额头差点没晕过去:“吾皇啊那张龙血毡是用龙血草编的一根龙血草就能在天京换一栋房子,你这顿挺贵的,啃了小半个天京”

“啥?那么贵的玩意就换了一万双值?我艹,又被那鬼系统坑了那可是小半个天京啊”大朱吾皇嘴张的老大,都能塞进个鹅蛋了。

不过事已至此又能怎样?

对这小家伙的事情,胡艳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估计他哪怕把整个学院都拆了,老院长都舍不得打骂,一张龙血毡,最多他老人家心里滴血几天,而后还是不了了之。

而且如果是真被他吃了,只要能消化得掉,对他也有好处不是?

至于能不能消化,看这小子活蹦乱跳的样子,似乎也不用替他犯愁

胡艳恍恍惚惚的走了,大朱吾皇心疼了会,开始翻看她带来的玩意,至于那龙血毡,都被坑了,以系统的德行就甭想了好嘛。

如果每天都在缅怀自己所失去的,那你反而将失去更多,包括快乐!

人生不就是这样?

“嗯,怎么才这么几件?我记得我写了一长溜呢啊姥爷你不是说要啥给啥尽管说的嘛,怎么和那位相树大人一样,还学会吹牛逼了?”

他这标准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被虎王知道,估计得把这小子吊起来抽

古灵芝破壁细胞粉、万年碧髓、奇迹肌球蛋白、超级内啡肽、活性筑基因子再加上那三支基因诱导药剂,哪一样不是价值亿万还有价无市的好东西?

你还在这挑三拣四?

做人没底线的嘛?

底线这玩意对大朱吾皇来说,还真是不存在的。

这小子直接又拿起了文字传讯晶

两位联盟顶尖的大佬正聊的乐呵,就看见胡艳出现在了门口,脸色有些古怪。

虎王笑着朝她招了招手:“艳子,怎么了?东西给那小家伙送去了?”

胡艳苦笑的走了过去,有些迟疑的说道:“院长大人,送去了不过”

虎王还以为她顾忌着花满天在场,爽朗的大笑:“哈哈,没事,你说吧,原本就瞒不过你家这老狐狸”

“那小家伙说饿了,把您的龙血毡啃了”

“呵呵,他想吃啥就嗯,你刚才说啥?”

虎王的笑容瞬间凝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瞪着眼睛问道。

“小家伙把您的龙血毡啃了”

“一整条?”

“嗯,连渣都没剩”

虎王傻了眼。

龙血草是来自某个未曾征服的独立空间,极其珍贵,每一根都能提炼出极其稀有的基因药剂,能提高天赋潜力和加快基因融合,相当于是弱化版的基因诱导药剂。

就算不提炼,只要稍加处理后随身携带,龙血草也能帮助洗涤肉身,培本固元。

这张龙血毡是联盟总部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特地耗费了整个联盟大半的库存为他特制的,竟然被那小子当草料啃了?

一旁,花满天的脸色也变了,急急问道:“小家伙有没有事?”

“对对对,他人没事吧?”

虎王顿时也反应了过来,哪里还顾得上心疼。

那可是上千根龙血草啊,虽然没处理过,药效不能完全发挥出来,但这一下子都下了肚,哪怕是圣师都受不了吧。

“果然是这样”胡艳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掏出了文字传讯晶:“他好得很呢您瞧,又来讯了”

虎王接过去一看,差点没晕过去。

还是刚才的那些玩意,后面还可怜兮兮的跟了句——姥爷,我饿!

“你特么把老子的龙血毡都啃了,还饿你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