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吾皇,万岁 >第四十五章:金箍棒在哪?

第四十五章:金箍棒在哪?

小说:吾皇,万岁| 作者:龙鳞道| 类别:仙侠武侠

悟空连锁自备医疗部门,还是来自西洋国皮克族的精英级高手,几个治疗术下去,花念祖的伤势就好转了许多。

不过这家伙骨头断了不少,手腕和足部还都是粉碎性骨折,这可不是一时半会便能治愈的。

当中他醒来了一次,但很快又痛晕了过去,大朱吾皇腆着脸凑在相轻柳身边,觉得解恨的很。

这能怪我不?

我本来只是想温柔的和你接触一下,可你丫最后那一脚往那踹呢?

那是咱最宝贝的玩意、联盟繁衍的希望、万千女性的福音,亏你也下得了脚!

老子报仇不隔夜!难道还惯着你?

什么以德报怨,那是怂人没辙后的自我安慰,咱可没那习惯!

你狐族是牛逼,可咱后台现在也不差啊。

你爷爷是大长老,我姥爷还是联盟学院院长呢。

为了能更好的做好一个纨绔子弟的本分,大朱吾皇可是特地又去图书馆翻了联盟名人谱的。

虎王大人,那是联盟前任大长老、虎族太上皇、四大圣师的老师,跺跺脚联盟都要晃三晃的主。

我真不是仗势欺人,可我必须得提醒你,我家那老头子,猛的很!

悟空连锁的经理名字挺怪,叫什么约翰.芒克.孙,一口别别扭扭的联盟通用语,先带人处理了一下花念祖的伤势,又指挥着手下将现场收拾了一通,这才跑过来自我介绍了一下。

语气和善,上来就道歉了半天,搞的大朱吾皇还以为是他把花念祖揍了一顿似的。

不过这家伙也是自来熟,聊了几句就开始和人家称兄道弟了起来。

相轻柳在旁边俏生生的站着,看着两人吹来捧去的,也不插话,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大朱吾皇身上扫来扫去,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也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大朱吾皇一面有一茬没一茬的和人聊着天,一面用余光偷瞄着她,越看越好看。

两人其实离得也有好几米,但大朱吾皇的鼻子实在太灵,经常从她那方位嗅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幽香,心中更是美不可言。

自己这媳妇天姿国色,还自带体香,脾气看上去也不赖,也不知道自己那位岳父大人是怎么生出来的。

从遗传学角度上来说,也太不科学了点

想来想去,自己老丈人极有可能戴了顶韭菜色的帽子啊!

啧啧,想想还怪可怜的。

他正在那想入非非,芒克.孙绕了老大一个圈,这才看似不经意的问了句:“兄弟,你是和虎王大人约好的嘛?他老人家怎么还没来?”

“你这算是探我底?”大朱吾皇眼珠子一转,也不掩饰,大大咧咧的回道:“我姥爷忙的很,哪有空来,他是帮我预定的”

他朝着相轻柳的方向努了努嘴,压低了声音说道:“喏,那位是相树长老的女儿,也是我未来的媳妇,今天就是随便过来吃点便饭,谁知道还差点挨打唉,天京的治安情况,很堪忧啊!”

天京的巡守掌握在狐族手中,治安自然也归他们管,小小的泼点脏水也无所谓了。

而且自己确实差点挨揍啊,如果不是穿着初级弹弹球,这时候趴下的指不定是谁呢!

“你还差点挨打?人家骨头都断了十几根、都被你搞的屎屁横流了好吗?”

芒克.孙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实在有些无言可对,不过想想又是侥幸不已。

“虎王大人的外孙?相树长老的女儿?怪不得敢对花家大少爷下这么狠的手呢!自己还好没拉偏架”

他前面就打听到大朱吾皇和相轻柳进的都是水帘洞,自然就把两人看做了一对。

面前这位形象虽然别致了点,和那位绝世美女实在不搭,不过身份摆在那,长成啥样很重要吗?

再说了,联盟这那么多种族,审美眼光各不相同,美女配野兽的例子不要太多啊。

不过相树长老怎么生得出这样的绝世妖娆?倒是有点耐人寻味

相轻柳在旁边却有些不乐意了,搞了半天院长大人竟然是让自己来相亲啊?关键是这家伙皮还那么厚,一口一个媳妇的,我啥时候答应过你了?

不过以她的性子,自然也不会特地跑过去和一个外人解释什么,轻轻的跺了跺脚,转身就走,心中给大朱吾皇判了死刑:“回头要和老爹说说,万一院长大人直接找他提亲呢?先得交待好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家老爹早就把她给卖了

价值一瓶泻药

见相轻柳要走,大朱吾皇的腿便开了自动档,刚想跟上,芒克.孙就着急忙慌的挡在了前面。

“兄弟,别急着走啊来来来,到我办公室去坐会,初次见面,老哥哥我总得意思意思,更何况你来悟空消费,却闹的这么不开心,我心里实在愧疚的很啊,我那有几样咱们西洋国的土特产,算是我赔罪了”

开什么玩笑呢,相树长老的女儿走了也就算了,你都跑了,等等花家来人,难道我来挡嘛?

被他这么一耽搁,相轻柳已经坐上了摇梯,大朱吾皇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回身一把搭住了芒克.孙的肩膀:“老哥你这么客气,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至于土特产啥的,其实我是无所谓的不过我姥爷他比较喜欢收集这些东西,拿回去孝敬孝敬他也好。”

他沉吟了一下,很诚恳的说道:“嗯,既然是土特产,就别挑那种太贵的了,传出去有损我姥爷清名,我觉得吧,十块极品元气石左右的就差不多了!”

“十块极品元气石左右这要求还真是挺低,你还能要点脸不?”芒克.孙脸皮抽搐了一下,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伸手一引,朝办公室走去。

“你刚才那一会都送了我多少怨气值了,当我不知道?”

大朱吾皇笑的灿烂的很,摇摇晃晃的跟在了后头。

芒克.孙的办公室装修的很别致,靠窗口是一张三米多长的大班台,一面是摆放着林林总总‘土特产’的博古架,另一面则挂着大大小小十几幅油画。

一踏进房门,大朱吾皇的眼神一下子便被这些画吸引了过去。

这些油画都极其精美,但内容却完全一样,一只猴子

“你们一群老外,又亨利又约翰的,还真把咱们孙大圣当祖宗了?”

大朱吾皇吐槽不已,不过画的倒是真不错,他看了半天,似乎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摸着下巴琢磨了会,忽然恍然大悟,指着最大的一幅问道:“那根金箍棒在哪儿?”

芒克.孙一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几眼,这才恍然大悟,立马翘起了大拇指,赞道:“兄弟果然好眼光!这根金箍最棒之处就在于它的造型,和我家老祖宗的发型很配啊!”

大朱吾皇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