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吾皇,万岁 >第二十五章:死又何惧?

第二十五章:死又何惧?

小说:吾皇,万岁| 作者:龙鳞道| 类别:仙侠武侠

余蛮蛮到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一幅乱哄哄的场景。

近万名内卫已经全部冲杀了出去,和数倍于己的昆族混战在了一起,欢呼声和惨叫声络绎不绝。

此时,过岸的昆族已有将近十万,对岸还有黑压压的一片,而隐藏在更深处的阴影中的,还不知有多少。

几百根蛛索横跨两岸,上面爬满了大大小小的昆族,内卫们也不刻意斩断,而是一面收割着面前的敌人,一面缓缓的朝着蛛索所在的位置聚拢而去。

相树一个人站在最前方,身旁数百米到处都是残肢断躯,足下已经蓄起了厚厚一层腥臭的血水,滴滴哒哒的朝着断崖边缘流去。

他开开心心的握着两根蛛索,抖上一抖便有几十位昆族坠入深渊,再抖一抖又是几十位

玩的很HAPPY

“这么多昆族?哪冒出来的?”

“我艹,这得有多少军功啊这下发了!”

“那是黑犀那小子,去年刚从学院转进内卫的都干了这么多了”

“余老师,咱们也上吧!”

身后的学院老师都蠢蠢欲动了起来。

联盟对军功的奖励极高,但军功这玩意只有从战场上得来,在这和平年代,又到哪搞去?如今看见了这种场面,哪里还按耐得住。

我们的大刀也饥渴难耐啊!

余蛮蛮双眼直视,神色却有些凝重,缓缓的摇了摇头:“所有人列队戒备,福命,你马上赶回学院,通知院长,让他向联盟长老院传递顶级警讯!”

所有的老师都是一愣,这形势一片大好,等到福命回到学院,估计这些昆族都要被内卫杀干净了吧?

这也要传讯?

还是那种不到生死关头不可使用的顶级警讯?

“还不快去!就说可能是海城的那位来了!”

余蛮蛮面带寒霜,紧紧的盯着对岸,冷声说道,身后一位和福生长的有九成相似的蝠族老师不再迟疑,应声而去。

在她视线中,对岸的阴影被一片片剥去,露出了一头金光灿灿的金甲怪兽,怪兽上,一位中年人正面色平静的直视前方,缓缓的抬起了手臂。

余蛮蛮脸色一白,大喝了一声:“退后!”

话音未落,她双臂一展,一道道晶莹剔透的丝线自指尖直射而出,宛如天罗地网一般将身前身后数十平米的空间全部笼罩了起来,随后朝内一收,竟然以一人之力,将所有的老师全部网在其中。

她自己则已转身掠起,划出了一道乌光,灵巧的钻进了来时的通道,而后又是一道道丝线飞舞而出,黏满了整个甬壁。

下一刻,巨变来临!

对岸的阴影中,闪起了一团土黄色的毫光,轻轻巧巧的掠过了数里之遥,没入了山崖之中。

所有人都嗅到了一股尘土的气息,还未回过神来,脚下便已地动山摇。

数里宽的断崖在瞬间崩塌,尘土飞扬中,一条条身影直掠而起,但有更多却根本未曾反应过来,直坠深渊。

学院的教师们目瞪口呆,脚下的岩壁也已断裂了半茬,有一半人脚下一空,幸好有那丝网兜着,这才未曾坠下。

等烟尘散去,前方数百米那一片平整的断崖已经完全消失。

内卫之中,具有飞行能力的不足一成,其中只有半数反应了过来,对身边的战友加以援手,拽着他们浮空而起。

此时,空中只留下了稀稀落落的千余人,而他们身边,一头头全身散发着紫色光芒的巨蝇还在不断的攻击着。

迷宫外的岩壁边缘,已被直接削平,大约有数百位内卫,悬挂其上,单手支撑,应付着身旁昆族的袭击。

漫天的烟尘顺着深渊缓缓降下,忽然间,一个庞大无比的身躯挥舞着两道蛛丝直冲而起,蛛丝上,捆着一个个内卫战士,被他用巧劲一送,直接带入了崖边的洞穴之中。

随后,一股股土黄色烟气自他脚下腾起,宛如莲花盛开,翻滚不休,每一道上都载着几位战士。

相树面沉似水,挥舞着蛛丝将他们一一送走,但措手不及之下,连他都有些反应不及,救上来的战士只有寥寥数百。

只是一招,一万内卫,十去其八,虽有十万昆族殉葬,但又能如何?

那可是八千内卫啊,联盟最顶尖的战力,就这么坠入了无尽深渊之中,逃生的几率不足万一,这样的牺牲,哪怕是百万昆族也难抵其命!

这是自海城一役以来,联盟最惨痛的损失,就算是他,也难辞其咎!

对岸,响起了轰隆隆的脚步声,一头头巨兽带着无数昆族自阴影中缓缓走出,正中,有一点金光闪动。

随后,最先前的巨兽上,一个身高超过三米、浑身长着一片片褐色鳞甲的大汉站了起来,一个粗犷的声音响遍了整个世界。

“山王驾到,跪者免死!”

通道内,余蛮蛮俏脸煞白,伸手一抖,将丝网散去,指着后方说道:“所有人全部撤退,通知老院长,已经确定,山王来了!”

她在学院中并无什么特殊的职位,但老院长对其极为看重,学院的几次探险都由她主持,每次都满载而归,这几年在学院中威名日重,身后这些老师大部分都曾随她出生入死,自然言听计从。

但这次,她一声令下,所有的老师竟然全都站在原地默然不动,片刻之后,方有一位中年人站了出来,沉声说道:“相树大人和内卫形势危急,咱们这些人虽然势单力薄了点,但既然见着同胞在此浴血厮杀,也不能当了逃兵”

余蛮蛮愣了愣,转身一指,厉声喝道:“你们知道那是谁嘛?就算不知道,可海城之役总听说过吧?当年联盟十大宗师外加一位圣师全部折在他手下,留下,送死嘛?快走!”

听到海城之役四个字,那中年人面色顿时一黯,缓缓转身看去,只见身后百余人依旧一动不动,这才回身说道:“余老师,你看看,那些内卫可有一人逃走?咱们学院的汉子,怎么能被他们比下去了?如若我们就这么走了,那才是生不如死,老院长会剥了咱们的皮的!”

说着话,他忽然咧着嘴笑了:“余老师,二十八年前,昆族进犯,东坯被屠,我老婆孩子都在那那时我便已死了!今日再死一次又如何?”

余蛮蛮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自己已经连传两次警讯,以老院长的秉性,该做的准备定然已经做好。

身后这帮子弟兄既然不愿偷生,那最多一起赴死就是!

既有血勇当头!死又何惧?

联盟之人,从不苟且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