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吾皇,万岁 >第十七章:老子也有装备了!

第十七章:老子也有装备了!

小说:吾皇,万岁| 作者:龙鳞道| 类别:仙侠武侠

“驯服,凡级技能,熟练度零,可升级。”

“对仙级以下生物有效,成功率根据熟练度提升!”

咦,好像不赖,就是不知道那成功率究竟是多少。

系统对实力和等级的分配和这个世界完全不同,大朱吾皇也搞不懂这仙级究竟有多牛叉。

但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肯定远远超过什么大师、宗师之类了。

毕竟穿越来之前,那些玄幻小说可没白看,带个仙字的,岂是这些凡夫俗子可比?

他似乎有了点底,不过想想还是不太靠谱,蚁族总不可能乖乖的趴着让你用技能的吧?再说了,那玩意一出现就是一群,你光驯服一个两个有毛用啊。

反正都这样了,最后四次全部抽掉再说,千金散尽还复来,能活下去才是真的!

四次里两次有收获,正常概率。

其中一次是垃圾,商店里一千崇拜值二百怨气值就能换的初级解毒剂,另一件倒是不错——一双鞋子。

咱也是有装备的人了!

“简易战靴,凡级,普通防御力,提升一定移动速度。”

虽然是白板装备,系统都懒得收取说明费,但总比没有的强。

而且样式很帅,穿着也很合脚很舒服,还是真皮的,这手艺,这材质,放京东,怎么也得几千块。

崇拜值一扫而空,只留下了千把点,不过换点初级辟谷丹是够了,再说了,有回本溯源在,饿是肯定饿不死的!

至于收获,大朱吾皇已经挺满意了,毕竟就算抽到了别的技能或者天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大杀四方,菜鸟还是菜鸟

人活着,要懂得知足!

抽奖也就是点了几下而已,加起来没超过十分钟,搬开碎石,外面依旧一片寂静,他猫着腰继续朝通道摸去。

穿上了战靴,果然觉得身体轻盈了不少,这鞋子还带着一定的弹力,大朱吾皇试了试,蹦跶起来的高度也提升了不少。

空间很大,他走的又慢,足足半小时才到了通道旁,从一块石笋后头探出了脑袋,仔仔细细的张望了半天,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他才朝着里面摸去。

这通道应该不是自然生成的,弧形的甬壁光滑无比,线路笔直,大约走了十几分钟,才出现了第一个岔道。

站在这三岔路口,要换了一般人,这时候肯定晕菜。

除了来时的路,两边一模一样,往哪边走?

但对大朱吾皇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啊,哪边顺眼走哪边呗,他是左撇子,当然走左面。

细心的在路口做了个记号,继续前进。

“这么安静?那窝蚂蚁呢?不会都被人用尿滋死了吧?”

走来走去的,啥状况都没发生,大朱吾皇胆子大了起来,行进速度也快了不少。

他却不知道,此时的天京,已经翻了天

作为联盟总部所在,天京是整个山海部族联盟最大的都市,常驻人口超过千万。

而这千万人口中,觉醒者的比例更是大的惊人,达到了五成。

蚁族这次莫名其妙的攻击其实并没有给天京造成多大的损伤,民众的死伤不过数千。

经过清点,所有的蚁族全军覆没,共计精英境三百七十三头,以下九万八千头。

以数千的损伤换取了将近十万的战果,从任何角度上来说,这都是毫无疑问的大胜!

整整一天,整个天京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之中,那可是昆族啊,传说中的恶魔、杀戮者,地面种族的天敌。

从海城一役至今,联盟就从未在昆族身上占到过任何便宜。

虽然近些年昆族出现的频率日益减少,但只要他们出现,便往往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百年内,倒在昆族屠刀下、惨遭灭族的部族就超过十个。

但在今天,昆族不可战胜的神话却在自己眼前被终结,又怎能不快活?

但是,在短暂的欢乐过后,刚刚入夜,天京上空便闪动起了一道道绚丽的彩光,投射在地,化作一个个光门。

而后,无数全副武装的战士列队而出,将那近百个天坑围的水泄不通。

在山海部族联盟中,不少排名前列的部族都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但是,拥有独立空间最多的,肯定是联盟总部,而独立空间最集中的区域便是天京,这也是当年总部选址在此的重要原因。

只不过,这些独立空间极少开启,象今日这般同时开启的盛况更是百年难得一见。

整个天京,在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联盟学院中最高的建筑不是礼堂,而是一座钟楼式的建筑。

建筑顶端,有一个常年封闭的椭圆形空间,唯有院长和学院少数几位高层才有资格入内。

一片莹白色的空间散发着淡淡的金属光泽,除了几个蒲团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和家具,具有和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的风格,老院长正端着他的宝贝茶壶,和相树两人对面而坐。

一个吧嗒吧嗒的咪着茶水也不说话,一个则拿着一根粗大的牛腿啃的挺香,可偏偏这屋内的气氛却显得有点尴尬。

一旁,彩凰儿干巴巴的看着两人,无聊到想打哈欠。

两个家伙在这里一坐就是半宿,难道不知道外面都闹翻天了嘛?

关键是,相树一出来就吆五喝六的,闹出了那么大动静,现在却连屁股都不擦了?

你还能靠谱点不?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下午到晚上,如今都快深夜了,两人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老院长茶壶里的水好像永远喝不完,相树手里的牛腿都换了几十根了,地上的骨头堆的小山一样,也不知道他藏在了哪。

彩凰儿终于熬不住,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提醒道:“相叔,胡爷爷一万联盟内卫都已准备就绪,就等你们两位发话呢”

老院长依旧端着茶壶一声不吭,相树则将手中的牛腿一口撸了个干净,将光秃秃的骨头朝地上一扔,伸手胡乱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油脂,指着老院长说道:“小家伙,这话,你得问他!老子的大刀早已准备就绪、饥渴难耐了!”

彩凰儿奇道:“相叔,你啥时候改用刀了?”

相树一愣,瞪着眼睛说道:“我这不是比喻嘛,比喻懂吗?”

“好吧”彩凰儿将目光转向了老院长。

老头子慢条斯理的又咪了口茶水,这才叹了口气,捶着腰站了起来:“老喽,不中用了,以前抱在怀里端尿的小家伙都欺负到头上来了”

相树那比脸盆还大的圆脸抽搐了一下,闷闷的说道:“胡叔,我哪敢欺负您啊,我这不是和您商量嘛?”

老院长冷笑了一声:“商量?你二话不说就将内卫都调动好了,而后才想起来找我,这叫商量?那行,你是来商量是不?那我就告诉你,没得商量!”

他来来回回四个商量,象绕口令似的,相树脸涨的通红,可偏又拿他没辙。

要说地位,踏破了那一道门槛的他,肯定在这位半废的老人之上,但要说声望,在联盟中谁又及得上这位虎王?

而且这位的倔脾气也是出了名的,他说不行,那就是真的不行!

行也不行!

气氛愈加尴尬,就在此时,门口光波一荡,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