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末世小说 >退后让为师来 >第一百八十章 大师拆家?

第一百八十章 大师拆家?

小说:退后让为师来| 作者:隐语者| 类别:科幻末世

两人脚步虚浮地走向矮山,理论上来说,解决了那位安倍或者妖魔。

维持住这个封印之地的支点肯定毁掉了,封印之地应该自行崩解,他们可以直接离开才对。

可现在周围依然是老样子,基本上没有变化。

这让柳随风有些不解,也有些警惕,觉得此地应该还有其它秘密在。

但这秘密对于他和飞皇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的状态已经容不得他们再继续探索,来一次险中求富贵,最好的选择自然是见好就收。

就算这封印之地还保持完好,也没有关系,两人敢进来就是因为掌握了离开的方法。

前往原本的枯井旁边,就可以离开了。

“轰!”

就在两人来到矮山石阶旁边的道路上,准备上去的时候,一阵巨大的轰鸣之声,从城市中心的位置传来。

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如同短促的地震。

受伤颇重的柳随风在摇晃中,站不稳身子,差点摔在地上,好在得到了命格碎片的飞皇恢复很快,扶了他一把。

“怎么回事?”

两人看向城市中心,在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轮廓。

“是那个狂暴金刚没死?”飞皇说道。

“不知道,别管了,快点离开吧,我有些不好的预感。”柳随风说道。

“好。”飞皇点点头,两人一同走上了石阶。

唐洛离开之时的阻力,并没有出现在两人身上,是方向的问题,还是另有原因?

“终于出来了,再不出来,我都打算直接动手了。”

时间回到巨响和震动传来的前半分钟,游荡在城市中的唐洛,突然停住了步伐。

不是因为看见了什么,他保持着身子略微前倾,左脚抬起没有完全离地的姿势停下来,就好像有人突然拉住了他的脚一样。

不,不是好像,就是有“人”拉住了他的脚。

脚下的地面,不知何时伸出一双苍白无比的手,抓住了唐洛的脚踝。

死死抓住,力量之大,足以将砖块捏成一团粉末。

随着这双手的出现,原本看上去还是正常的地面,一下子变成了黑色幽深的“水面”。

一双双苍白的手,一“个”接着一“个”伸出。

唐洛的位置,刚好是在十字路口的中间,前路、后路,左边、右边,全是从“地狱”中慢慢爬出来的厉鬼。

干瘦苍白的躯体,泛着红光的眼睛,张大的嘴巴,发出凄厉的叫声。

控诉着对死亡的恐惧,对生灵的渴望,要撕碎眼前所有的生灵嗯,也是目前它们看到的唯一生灵。

面对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厉鬼,唐洛说出了上面那句话后,选择动脚。

左脚抬起,如同扯断纤细的枯枝,挣脱那双苍白之手的禁锢,落下!

磅礴的力量爆发出来,轰鸣巨响中,伴随着周围房子不断倒塌的声音。

当一切平静下来,以唐洛为中心,方圆百米内的建筑都变成了一堆彻底的废墟。

刚刚冒头的厉鬼们,烟消云散。

“我去,差点用力过猛弄破了。”唐洛看向脚下的轻灵之履,刚才差点一脚将其踏碎。

好在关键时刻收了力道,不然的话,这件装备就要报废了。

“收起来,收起来。”唐洛没有奢侈到把这件好用的装备直接用坏的地步,将其收起。

反正技能“踏虚”二段跳还在冷却阶段,不穿鞋子对唐洛来说也没有影响。

赤足,唐洛抬手,把诅咒之屋取出,托在手掌之中,刚才没忍住,一脚把那些厉鬼给“踩”死了。

忘记把它们塞进诅咒之屋里面,尽管获得的功德之力没少,可没能物尽其用,接下来唐洛打算温和一点。

给那些无家可归的厉鬼一个温暖的家,以佛法度化,方是上上之选。

“啊啊啊!”

神社中,传来若有若无的惊恐叫声,让柳随风的脚步不自觉地放缓、停下。

“喂”他开口,喊住依然往上走的飞皇。

“怎么了?”飞皇转头看向柳随风。

“小心点,你走太快了。”柳随风提醒道,“没有听到传来的叫声吗?”

“听到了。”飞皇笑道,“不过没有关系,我现在状态很好。”

“嗯?”柳随风一愣,就算飞皇伤得比他轻,恢复过来也太快了吧。

难道是命格碎片的功劳?

想到这里,柳随风心里不禁产生几分嫉妒之意。

融合命格碎片这一举动本身是不存在疗伤功能的,但是融合了命格碎片后,身上的伤势多少会得到缓解。

这是因为命格碎片在改变、强化命格持有者。

当初柳随风融合了命格碎片后,很快就感觉并且修炼出了一丝内力,接着用内力进行疗伤。

可也没有飞皇这么快的。

看来那个安倍晴明的命格,相当不凡。

“姐,你差点砍死我啊。”楚重天看着前面的安安,结结巴巴地说道,连称呼都换了。

一边说,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把脖子上,成功划破了他的皮肤,流出鲜血的斧子给推开。

眼前的安安,披头散发,身上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和杀气,简直就像是一个女鬼。

如果不是斧子在关键时刻停下,楚重天肯定不会认为这是安安。

“你才差点吓死我,从井里面爬出来!你-他-娘-的是贞子吗?”安安骂道,可以听出来,声音透着一股虚弱。

就是骂声颇为酣畅淋漓。

“我去,到底是什么命格啊,从冷艳女神变成了孙二娘。”楚重天在心里暗道,表面上自然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