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115、飞机上趣谈

115、飞机上趣谈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一日不见,如隔三兮,几天没见落彩依,琅涛宛如几十年没见——甫一见到落彩依,琅涛高兴坏了,恨不得当众来个爱的拥抱!

可惜,这份好心情直到龙有彦的出现,彻底地化作虚无。

盯着龙有彦大包带小包,琅涛很不客气,就差没踢走龙有彦,嫌弃道:“你怎么跟来了?谁准你跟来的?——要不要脸啊?还想追彩依?我在,休想!……”

落彩依来不及堵上琅涛的嘴巴,无奈地过滤周边的八卦目光。

龙有彦也不客气,怒道:“我来不来关你屁事!又不是你请我来的!”

琅涛怒视郭东,质问:“什么情况?”

郭东耸了耸肩,无奈道:“他自付费用,我也无可奈何。”

“那你不准跟着我们!”琅涛幼稚地瞪着龙有彦。

“路是你家开的么?——凭什么说我?”龙有彦嗤之以鼻。

龙有彦断章取义,令琅涛瞠目结舌。

落彩依暗地拽了拽琅涛,示意琅涛不要太过火。

琅涛重重地哼了一声,瞟向面带微笑的女足们和一众助威团们,满头黑线。

事实上,郭东太豪爽了,请了一帮子人们前来助威——

琅涛定睛一看,看看这群人们是谁哟?——吴泽君、蒋必胜、端木绿、薛林和杨诚诚,来自北京球队的正选球员们,这倒罢了,大家与杨菲挺熟,至于蒋武圣?赵嘉云?李光武?林清玉?武占戈?李俊?曹纯?……他们来干嘛?

不对!这群家伙不是大足联赛的风云人物嘛?为何……

呃~虽说他们来自其他学院,但与琅涛等人也有一面之缘——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和琅涛一样,虽离汇合地点挺远,却提前蹲点!

琅涛下巴都要跌了。

“好久不见~”蒋武圣等人朝琅涛挥了挥手。

琅涛被他们自来熟的风格惊得张大了嘴巴。

“郭东,怎么回事?”琅涛揪住郭东,誓要讨个说法。

郭东道:“你恼什么?——人多效果大,而且并不是我找来的。”

“我在微信群里发个通知,结果他们就跑来了。”吴泽君好心地解围,“我们统共几人,若不叫他们来,人数岂不是太少了?”

“这还叫少吗?”琅涛环顾四周——吴泽君要来,秦思雨自是跟着;蒋必胜来了,作为弟控的蒋武圣……好吧!也能理解;端木绿来了,他的师兄李俊也……算了,来就来;薛林是杨菲的好哥们,必须要来;杨诚诚是杨菲的哥哥,不来都说不过去……

琅涛数了数,队友们拖家带口,加他和落彩依,刚好十一,再来几人,都能凑支足球队了……得了得了,琅涛也懒得计较,横竖是郭东破财!

只是琅涛想不通,为什么赵嘉云他们会来。

一行人办好相关手续,笑嘻嘻地登上飞机。

这是琅涛第一次坐飞机。

感觉么?——活像坐火车。

倘若窗外不是白云飘飘,谁也不会觉察自身坐的是飞机。

至少机座平坦,晕飞机的乌龙事儿没能发生。

不知何时会到达德国,无视角落里的龙有彦,一行人干脆地聊起天来——

琅涛坐在落彩依的身边,扭头问后座的赵嘉云:“你们是怎么来的?”

赵嘉云把某个帅气到没法分辨出她是女性的短发女拽了出来,豪放地亲了她的脸颊,坦然地公布道:“我给女朋友打气,有问题吗?”

“没问题……”琅涛缩了缩脖子,耳根子红了:哇~那个女孩太男性化了吧?和赵嘉云坐在一起,真的很难让人不想歪……

“秀恩爱,死得快。”李光武酷酷地吐槽。

赵嘉云立即收回手去,和短发女肩并肩地坐好。

死死地按下“搅基”的念头,琅涛好奇道:“你是……?”

“我叫季敏。”短发女两眼弯弯,开朗地打个招呼,“我是远征德国的女子国家足球队球员,10号右前锋。”

“顺便说一句,她是我们的队长。”杨菲补充地说。

“杨菲姐,你是几号啊?”琅涛转移话题。

“我是11号。”杨菲给琅涛作介绍,“队长是10号右前锋,副队长是我……我是11号左前锋;她是9号影锋流月;暮雨,8号中场;苹佳,7号中场;新蓝,6号中场;安柔,5号中场;林柏柏,4号清道夫;方嘉嘉,3号后卫;菲思思,2号后卫;李明月,1号守门员!”

听完杨菲的简介,琅涛逐个扫视过去,晕晕糊糊地打个照面,无语地发现:女子国家足球队球员们的长相,个个偏中性,毫不娇柔,乍一看去,全是面容清秀的少年,和美女完全搭不上边!

快瞧那个叫安柔的姑娘,名字取得很温柔,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端木绿厚着脸皮,找她搭讪,被她狠狠一踩,附带一枚瞪眼。

端木绿赶紧正襟危坐,郁闷现在的姑娘们为何粗鲁男人婆。

安柔轻哼:“我是外貌协会!”

揉了揉脸庞,端木绿自觉相貌粗犷,不合安柔的胃口,小媳妇儿地低下去头,哀悼还未盛开便已凋零的好感。

李俊轻拍端木绿的脑袋,笑道:“她比你大,再者也不喜欢姐弟恋。”

安柔喷了,指着端木绿,惊叫:“他多大了?”

“刚刚十八。”李俊忍俊不禁。

安柔抓狂道:“擦~我老了?!”

这动作忒粗鄙,打碎了端木绿对安柔的最佳印象。端木绿内心泪流满面,安柔则鄙视道:“装模作样!你要是风度翩翩的绅士,那我就会扮好文文静静的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