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106、市足决赛

106、市足决赛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别想杨菲的事了。”拍了拍脑袋,琅涛回过神来,“不如先考虑我们球队的情况吧?——再过几天,就是市足决赛了,只要拿下这场冠军,我们就能晋级大足联赛了!”

定定地看着琅涛,蒋必胜很想吐槽:他们不是已经晋级了吗?——不是只要荣获市足球赛的冠军和亚军就行了吗?

很显然,琅涛没想到这点——

琅涛想的是:只要拿下市足冠军,他就能扫清情敌的障碍了——千万别以为他把对决之约一事忘记了!

蒋必胜摸了摸鼻子,直叹自家队长志向远大,都不甘心屈居市足第二。

也是,换作是他,他也不乐意——有谁冠军不要,偏要亚军?

眯了眯眼,琅涛恨恨地关上手机,宛如见血封喉的刀剑强迫入鞘。

眼里充满战意,琅涛心道:等着瞧吧!

不再讨论杨菲,琅涛和蒋必胜随众继续地练习足球,直至天黑。

日子匆匆过去,转眼便到市足决赛前夕。

这天傍晚,天色黯淡,北京队球员们累如狗喘,听完蒙教练公布的首发球员名单后,几家欢喜几家愁,依次地离开绿茵球场。

“……对了,要不要探望一下若津?”耸了耸肩膀,蒋必胜抹汗地提议,“他虽伤好,却无法出院——明天,恐怕也不能来看我们踢球了!”

“随你。”琅涛斜视蒋必胜,心里却怀疑他根本不是想探望林若津,而是忽悠林若津再让那个叫方玉和方素的兄妹俩再来观看他们球赛!

蒋必胜瞅见琅涛的表情,嘿声地坦白道:“你都猜到了?”

“能猜不出来吗?”琅涛回忆蒋必胜拉上他去看望林若津,起初还以为蒋必胜真的关心林若津,岂料关心的背后竟是追问,追问一位名叫方素的软妹的喜好,得知方素喜欢林若津,蒋必胜差点和林若津绝交!

好在套话时,林若津只把方素当作妹妹来看,这才让蒋必胜平息了醋意。

只是,蒋必胜再来看林若津时,总有一些尴尬。

幸好林若津神经也够粗的,并未在意蒋必胜的吃味。

如此一来,只要不提方素,蒋必胜和林若津还能友好相处。

“走不走?”蒋必胜怂恿琅涛,“现在就去?”

“我需要回去休息,恢复体力。”琅涛抽了抽嘴,果断地摇头,拒绝这趟浑水,还搬出一条正经的理由,“我家彩依要求我不许出校门。”

“……”蒋必胜无语:这真是没法反驳的理由啊!

天大,地大,女票最大!

这年头儿,他蒋必胜也在追求女票的漫漫大道上,还真不敢叫嚣让琅涛酷酷地无视女票的要求!

“那我就一人去啦?”蒋必胜可怜兮兮地瞅着琅涛。

琅涛冷酷无情地甩过脸去,打定主意:不出校门!

笑话~虽说他和蒋必胜办事也没啥儿,可他当真牢牢记得儒教练和林若津受伤的真实原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明天就决赛,难保……

思及此处,琅涛朝蒋必胜挥了挥手,坚定地朝宿舍走去。

蒋必胜轻叹一口气,只好独自一人去找林若津。

某包厢。

龙有彦穿得再名牌,一身衣料也不如莫先生。

此刻,龙前彦满脸怒容,静静地瞪着慢慢喝酒的莫先生。

红色的酒水散发香气,莫先生品着,宛如品茶。

龙有彦干站着,至少等了莫先生五分钟。

眼见莫先生专心地品酒,龙有彦再也忍不住地叫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莫先生淡然自如,连个睥睨都懒得给。

龙有彦轻轻地踱步,怒道:“给个话啊会死吗?”

这话说得忒不客气。

晃了晃美酒,莫先生专心极了。

龙有彦轻拍桌子,喝道:“让你给琅涛制造困难,怎地一点消息也没传来?——办事的人都是废物不成?”

龙有彦气急败坏,和莫先生淡定从容形成鲜明的对比。

“明天就要市足决赛了。”龙有彦烦躁地走来走去,“你到底拿定主意没?——要行动,就趁早!”

“你说完了?”莫先生终于给面子地开口了。

龙有彦憋气道:“说完了。”

“如何行动?”莫先生慢悠悠地说,“从他半决赛胜利之后,他就闭校不出,即便出校,也和队友一起。更重要的是,他的队友是蒋氏一族,也算名门……实在不好下手。”

“那你就放手了?”龙有彦恼羞成怒,直觉不可思议,“莫先生,莫名流,你是何人?动一动,山要崩;踩一踩,河要洪!——似你这般大人物,会怕蒋氏?吓~你怕蒋氏,不怕龙氏?!”

莫先生再品一口,冷声道:“有些事,你不懂。”

他并不怕龙氏,也不怕蒋氏,而是……

“我不懂?”龙有彦挑眉,“既然你已放弃,我也无话可说……”

“你想说什么?”莫先生打断龙有彦的话语,“我记得你们球队也不弱,还道你能赢过他们,谁知……莫非你得了‘一遇决赛就犯病’的症状?哦,对了,我忘记你还不是大学生,你无非是替补——你能上场吗?”

龙有彦涨红了脸。

“亏得你家父亲出了好大手笔,特意帮你……”莫先生意味不明地轻笑,“外表瞧着倒算漂亮,内里却是空壳?——真让人失望。”

“你……你……!”龙有彦气得跳起,“好哇~我们球队输了,对我而言也没关系,对你可就——你别忘记了,就算我们赢不了他们,也照样能晋级大足联赛!可惜的是你,到时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