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84、面见莫先生(上)

084、面见莫先生(上)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吴泽君说走就走的风格让众人差点反应不过来。

“哎?吴学长,你去哪儿?”良久,琅涛忍不住地询问。

吴泽君却因走得太快,没有回他。

蒙教练目光一闪,闲闲地要求道:“琅队,还不去追他回来?”

琅涛默默地看向蒙教练:追?他一受伤人士,去追人?!

蒙教练又道:“你去跟着,看看他也好,免得把他丢了。”

琅涛满头黑线,一瘸一拐地追吴泽君去了。

蒋必胜不嫌事大,乐颠颠道:“我也去~”

蒙教练一把拉住蒋必胜,不赞同道:“你去做什么?等着就好。”

“哦。”蒋必胜微微地不快。

蒙教练又对端木绿说:“换你去。”

“啊?——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端木绿傻傻地问,“为啥?”

“因为你块头最大。”蒙教练解释得毫无压力,“万一他们不小心地打了起来,你可以轻松地阻止他们。”

所以,这才是蒙教练不让蒋必胜凑热闹的主要原因?

身为全队倒数第二矮的蒋必胜深深地郁闷:个矮神马的,当真神烦!

“我挺担心阿君的。”秦思雨对吴母眨了眨眼,“我去瞧一瞧?”不待吴母同意,抽身快步地离开。

“我……”落彩依皱了皱眉头,心下有些不安,“琅涛的脚伤……总之,我也去看一看吧?好歹有个照应。”二话不说,兀自地追着秦思雨了。

众北京队球员们无语了:一个、二个追人,要闹哪样?

众人决定先呆在观众席处稍作歇息,直至琅涛他们返回。

奥林匹克体育馆门口。

门外与门内是两个世界,门内倒挺暖和,看不出门外正在下雨。雨伞没带,幸好雨小,孔鹰皱着眉头,思量直接出去,小跑到车站避雨算了。

毕竟再过两个小时,这座奥林匹克体育馆还要举办一场武术赛事,没法再呆下去,除非另行付钱购买入场券。

打起精神,孔鹰刚迈了几步,却听有人喊他:“等一下。”

孔鹰回头一瞧,原来是北京球队的前任队长——吴泽君。

吴泽君大步走来,开门见山道:“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何事?”

“上次是不是你的经纪人什么的,帮你打电话,要求我们球队放水?”

“……”孔鹰瞪大两眼,“什么?!”

吴泽君一顿,缓了语气,大致地提了几天前他在学院足球体育室里接到的那封奇怪电话——当时他还以为是哪家骗子来着,岂料……

孔鹰仍是一副不知情的模样,震惊道:“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你吗?……”吴泽君喃喃地说,顺便暗地打量孔鹰。

孔鹰一头雾水,正待发问,却见吴泽君头也不回地走了。

“吴学长……哎哟!”

吴君君刚走几步,便把琅涛撞了。

琅涛趔趄,差点跌倒,幸好被吴泽君扶住。

吴泽君没好气道:“你怎么来了?”

“来你看有没有作死。”琅涛翻个白眼。

“阿君。”

“琅涛。”

秦思雨和落彩依的声音一前一后地响起。

吴泽君和琅涛寻声望去,见秦思雨和落彩依跑来,大感意外。

琅涛忙心疼道:“彩依,你不必跑来。”

吴泽君板脸道:“阿雨,你来做什么?”

落彩依:“……”

秦思雨:“……”

很好,不愧是琅涛和吴泽君,性格不同,说出的内容和语气也尽不相同。

落彩依道:“……我怕你再伤,才来找你——我想扶着你。”说罢,主动地上前,挽过琅涛的胳膊,细心地扶好。

琅涛美得冒泡,心想:再伤几次,指不定他就心想事成了~

秦思雨则尬笑道:“你不欢迎我来吗?我是关心你啊!”

被吴泽君一顿批评式的质问,秦思雨都不想靠近吴泽君了——哼~她也是有脾气的好吗?敢当众甩她脸色,究竟把她置于何处?!

吴泽君听罢,缓了颜色,温声道:“谢了。”

秦思雨翘起嘴巴,嘟囔道:“你晓得就好。”

方才露出一抹笑意。

孔鹰嘴角直抽:他从刚才到现在,被迫吃了两顿狗粮,实在吃撑着了。

憋了半晌,没能憋住,孔鹰扶额道:“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他一点也不想追问吴泽君的事了。

但他刚步两步,就听琅涛问:“吴学长,你找孔鹰做什么啊?”

“没什么。”吴泽君轻描淡写地敷衍,“或许是我弄错了。”

“什么事能让你弄错啊?”琅涛好笑不已。

吴泽君道:“嗯,只觉儒教练和林若津遇到的事让我有点在意,也许……”

“也许什么?”琅涛不满,“把话说完,行吗?不要只说一半啊!”

就是~孔鹰放慢脚步,竖耳聆听八卦。

吴泽君便道:“你没觉得他们连续地发生意外,很蹊跷吗?”

“……”琅涛吓了一跳,“你的意思是……!”

孔鹰亦是心头一紧。

“儒教练早上出意外,中午林若津就……其实后来,我也遇到一封神奇的电话,电话里要求我们球队放水给今天的对手!”吴泽君不紧不慢地分析,“综合以上,我认为这一连串事件看似偶然,实则有所预谋,但我却找不出,究竟是谁想针对我们球队……或者说,我是真想多了?”

琅涛默不作声。

孔鹰悄悄地回头,便见琅涛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反观吴泽君和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