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76、落彩依的烂桃花(上)

076、落彩依的烂桃花(上)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我们赢了市足球赛第一场!”姚谦难得兴奋地跳起,一把抱住了吴泽君,“真不错~我们队实力不弱嘛~”

看在姚谦今次上演帽子戏法,吴泽君任由姚谦像个熊孩纸般地发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张狂,免得刺激到对面的球队。

毕竟对面的球队可是一比六败给了他们,败相太吓人了。

却见对面的球队并未有什么过激之举,而是郁闷地叹了一口气。

吴泽君难得惊奇了一下。

“嘟——”裁判口哨吹响,示意两支球队赶紧集合。

和区足球赛差不多,不过是改换了一所球场,升级了球赛的标签,里子却一模一样:同样排队、敬礼、解散。

首都师范球队表现得很大度——队长刘嘉胜握了握琅涛的右手,真诚道:“你们厉害,我们输得心服口服,希望以后有机会,我们能一起踢球。”

有了杨诚诚和薛林的例子存在,琅涛也不敢托大:说不定以后真有机会,能够一起踢球!于是,琅涛也心大地谦虚说:

“你们也很出色。”

琅涛睁着眼睛说瞎话,客气地又道:“我们也只是巧胜,多谢指导。”

再怎么巧胜,也没法六比一吧?

刘嘉胜微微地苦笑,也不挑明。

顿了顿,琅涛自觉说得不好,尴尬地傻笑,连忙转移话题道:“下次再到我们北京球队比赛时,你们要是有空,来替我们加油吧?”

“好的。”刘嘉胜淡然一笑。

琅涛听罢,有点不敢相信,也没去追问他们是否真会来打气。

一切都交给时间来验证吧!

至此,双方球队依次退场。

观众席上,除了家属观众们,不少看球赛的观众也陆续地退出。

“彩依——”

老样子,刚出球场,琅涛嗷嗷地直奔观众席上的啦啦队那边,扑向某个女孩。

噘起嘴巴,琅涛豪放地想要索吻,也不顾及这是公共场合。

在琅涛离她不到两尺的范围内,落彩依果断地阻止了他,稍稍扭头道:“形象。”

琅涛耍无赖,嘿嘿地道:“形象是神马?能吃吗?”

也不管落彩依是否同意,大大咧咧地吧唧一口——

原来是亲脸?

落彩依愣了愣,心下一阵好笑,也就懒得计较琅涛的大胆包天了。

拿出一张餐巾纸,落彩依淡定地擦了擦脸,无视琅涛的哀怨表情。

擦完脸后,落彩依又在众人灼灼目光之下,轻描淡写地将餐巾纸塞进口袋里,一脸若无其事。众人瞅了瞅落彩依点,又瞄了瞄琅涛,知情地记起某事,同情地心想:落彩依,遇事不动声色,女丈夫也~琅队长,办事大条粗鲁,情路曲折矣~

连忙各找各妈,假装没瞧见琅涛的失落。

“小君呀!你瞧谁来了?”吴母拉着秦思雨,找着了自家儿子吴泽君。

秦思雨拿出提前削好的清香可口的大苹果,递给了吴泽君。

吴泽君幸福地啃了两口,方才看清了她俩身后站着的人们,吃惊地说:“刘大叔?刘有婶?李大妈?林大姐?……你们怎么都来了?——来看我踢球?”

“你妈催我们许多次啦!若再不来,她可要不理人啦!”

“小君呀!球踢得不错啊?你们球队赢了呀?”

“你妈一直夸你踢得好,真的没错儿!”

“小君会踢球,真厉害!”

吴泽君嘴里提到的人们忙不迭地夸奖,个个充满喜庆,活像自己赢球了似的。

吴泽君抿了抿嘴,很想生气,却气不出来——真心不晓得他们是否看懂了球赛,明明他没碰到几次足球,哪里厉害了呢?母亲为他辛苦地东奔西跑,拉来亲朋好友们前来围观球赛已属一件令人高兴之事,不该郁闷他们不懂足球……事实上,要不是母亲极力要求他们来看球赛,他们压根都不了解国足是啥样儿。

国足是啥?能填饱肚子吗?——国人不必关心国足,毕竟足球只是饭后闲聊娱乐,哪有多少人能当真呢?瞅一瞅也就罢了,放在心上,可要笑话了。

头一次,吴泽君露出一张笑脸,强笑道:“我还差得远呢~谢谢你们赏光!一周后,我们球队还要踢球,你们再来观看一场呗?——反正离家也不远!”

“好好好,就冲小君,我们一定会再来光顾~”

亲朋好友们善意地应下,即便他们不怎么懂足球。

然而这算是好的开始:没有开头,过程又从何处而来呢?

“薛林,辛苦啦!”杨菲朝薛林大大地微笑。

“咳咳——”薛林还未说话,杨诚诚却抢先开口了,“杨菲,你眼瞎了?薛林根本就没上场,哪来的辛苦?你这话应该对我说才对。”

杨菲上上下下地打量杨诚诚,眼里满是质疑,哼道:“你辛苦吗?”

总算见到杨诚诚关心他了,杨诚诚高兴地道:“不辛苦。”

“那不就完了?”杨菲朝杨诚诚翻个白眼。

杨诚诚:“……”

杨诚诚直感森森的恶意!

“难得去外区~”杨菲热情主动地邀请薛林,“要不要找一家餐馆吃完午饭再走?我想尝一尝这附近的特色小吃!”

“你喜欢吃东西?”薛林惊奇地瞥了一眼苗条的杨菲浑身竟没有一丝赘肉。

杨菲扭了扭腰,得意道:“吃是一种享受~人生吃不到山珍海味,还有何乐趣可言?年轻时我曾想吃遍天下各种菜食,尝遍酸甜苦辣——”

“难道你现在老了么?”薛林打趣地问。

“人不老,心已老——”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