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72、受伤的球员们

072、受伤的球员们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琅涛又犯二了。

没有多少人能够在市足球赛还未开打之前,拉了一手的仇恨值。

没见周围本来看戏的球队们,全都敛了笑容,敌意满满地斜视他们吗?

北京队球员们诸如齐飞翼、贾嘉等大一新生菜鸟们,无一不捂着胸口,一脸惊弓之鸟状儿,吓得不敢动弹。

能把本来中立的球队们全推到敌队阵营……队长,你这手段也是没谁了!

却听琅涛见怪不怪道:“不管我们是不是坚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什么的,总之,在市足球赛还未结束之前,除了本队球员,其余全是对手!这才是市足球赛你们就吓成这样了,那要换成大足联赛,你们岂不是要吓到站不起来了?趁现在多多锻炼,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再者说了,我就不信他们能坦然做到放弃手中的冠军,微笑地祝贺对手继续前进——这是现实,你们以为是漫画吗?!反正我做不到!我无法做到我们输了,还要笑脸祝福对手,想想我就生气!我绝不理会什么失败者要维持风度翩翩的形象问题!”

蒋必胜咽了咽口水,弱弱地道:“假如,我是说假如,我们球队输了呢?”

琅涛目光一凶,杀气满满地喝道:“那我们到时就齐体聚在这里抹脖子吧!”

“……”蒋必胜哭丧了一张脸,“你是说笑的吧?”

“你看我像说笑的吗?!”一点也不在意众人的惊恐,琅涛昂头宣布,“我在此立誓,要是我们拿不下市足冠军,我们就集聚安门广场抹脖子!”

真的输了比赛,大足联赛就会泡汤,那所谓的“拿下大足冠军后能与女神交往”的诺言也就失效了……人生没了女神,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更何况琅涛的梦想也会因此而中断,这还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中二的琅涛就算抱得女神归,也依然想拿个大足冠军,权当补偿一下女神——琅涛可还记得,女神从来没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都是他琅涛强买强卖来着。

吴泽君看不过去,啪地轻拍琅涛的脑门,无语道:“要抹脖子你自个儿去抹,别拉上我们,我们顶多挥刀自宫当太监——我还想多活几十年呢!”

一众北京队球员们内心泪流满面:吴老大,我们也不想当太监啊!

琅涛眼神坚定,口吻严肃,申明道:“不,我们是一支整体,要抹脖子一起抹。”

吴泽君:“……”

吴泽君又觉手好痒,很想狠挠琅涛的脑瓜子,但他强行忍住了。

啧~当初真不该同意琅涛是队长!这家伙得了中二病,一发病简直放弃治疗!

吴泽君冷笑,却没再反驳。

琅涛只当吴泽君默认了!

一众北京队球员们也不吭声——

明显也同意了。

琅涛满意地点了点头。

北京队球员们心声:现队长和前队长都很熊,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也很绝望啊!

龙有彦憋了一口气,面色难堪地溜了回去。

他再也不犯傻了。

他是脑袋被门板夹了,才向琅涛通风报信!

事实上,关他啥事啊?——他巴不得琅涛倒霉,谁让琅涛让他不止一次出丑过?

抿了抿嘴,龙有彦决定不再挑衅琅涛,而是静静地旁观他将来如何吃瘪。

完全把周边的火花视线当成享受的琅涛示意队友们欣赏台上的表演。

众队友们只好打起精神,索然无味地看着台上的表演。

不知过了多久,台上的表演总算落幕,这就意味着公布市足球赛排赛的时间了。

果不其然,表演者们下台,领导大人上台,宣布了各组的具体分赛情况。

琅涛等人得知他们的对手是首都师范大学分校,顿时安心了。

嗯,这所学校没啥名气,应该不太强吧?

琅涛等人耐着性子等待领导大人公布完毕,又在一句“市区球赛开幕仪式到此完圆幕后”,跟随本队的儒教练,和其他球队一样,陆续地退场了。

连打探首都师范大学分校足球队情报的工夫都没有,北京球队全体成员包括儒教练,皆去寻找附近的诊所,免得坐校车返回学院时而落下了裘保保。

在附近的一家诊所里,琅涛等人很快地找到了裘保保和杨菲。

儒教练示意琅涛等人陪着裘保保,而他则独自走到医生的面前,一位中年男性,询问他有关裘保保的手伤,得知裘保保手伤并无大碍,只需静养三个月。儒教练终于松了一口气,并替裘保保报销了治疗费用。

见到裘保保的两只手腕用纱布裹得像球一般,北京队球员们心疼极了。

瞅着裘保保,琅涛顿感微妙:虽说是他强行要求裘保保本人退席而去治疗手伤的,但他却不由地瞟向了一角的薛林,想到薛林当初也是手伤了,却宁可坚持到昏厥,且现今他和他的球队被淘汰了,他本人也是伤员,却没像裘保保那样,受伤了就退出球赛,而是宁可作替补也想参加球赛……

就冲这点,薛林比裘保保强。

至此,琅涛对薛林心生一丝敬意,再也不因他是“跳槽”而轻视他了。

裘保保淡笑道:“让你们担心了,我不疼,真的。阳乐该高兴了,因为他有伴了……只可惜,我的大学足球生涯到此结束了呢。”

是的,裘保保大四了,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届时别说世青杯了,连大足联赛都没法参加了——最后一次市足球赛,裘保保终是要错过了。

杨诚诚作为裘保保的替补,闷不作声。

裘保保瞅向杨诚诚,微微一笑,说道:“麻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