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67、风雨欲来

067、风雨欲来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秦思雨百忙之中抽空看向落彩依,对她想要提前地离开并不陌生——事实上,落彩依很宅,除了音乐和学习,对其他可谓漠不关心,包括她的家人。秦思雨就没见过落彩依给家里打过电话……哦不,或许,落彩依现在关注的还要加个琅涛。

“离场?”琅涛眨了眨眼,愣愣地瞅了一眼炫目耀眼的舞台,舞台上正在表演一段舒缓轻快的舞蹈,动作虽是优美,却缺少激情,让人昏昏欲睡——

难得来场直播现场,不玩个够本岂不是浪费?

琅涛显然还想多呆一会儿,其他球员们也是。

落彩依沉默不语,只好坐在一角喝水,任由他们喝酒玩乐,直到散场。

琅涛一眼就见落彩依喝的是白开水,连忙把白开水倒掉,换成一杯桔子汁——开玩笑,他在这头大吃大喝,让女朋友光喝白开水,这不招人嫌弃么?

落彩依握着桔子汁,默默地喝了。

秦思雨瞟了瞟落彩依,觉得她真没追求:别看她穿得光鲜,知她底细之人却晓得她从不讲究吃穿,给点食物就能吃饱,也不挑食,活像她曾经没吃饱饭似的。

瞧一瞧隔壁的那伙球员们,他们的队长被人轰走了,他们一点也不担心,还死皮赖脸地海塞不停——本着不吃即浪费的原则,可比落彩依有格调多了。

没格调的落彩依无意地瞟见了那伙球员们,垂下了眼眸,权当没看见。

而落彩依也不意外地发现,琅涛他们虽是享受音乐比赛的直播现场,却仍把足球一事挂在嘴边——谁也没发觉,他们从一开始的“谁跳舞跳得最好”变成“舞蹈比赛和足球比赛好相似啊”,再从“好相似啊”跳到“市足比赛”……

端木绿一边嗑瓜子,一边好奇道:“市足比赛在哪里举行啊?我们到时候要坐长途汽车去外地踢球吗?就像职业球赛那样吗?那会不会耽误我们上课呢?”

蒋必胜和林若津抢食赢了无数次,开怀地笑道:“开幕仪式将会在每个市里的最大体育馆里举行,基本上也会定在周六或周末,不会耽误学生上课时间,大家都在一个市里,哪里要去外地足球?这又不是大足联赛!”

端木绿瞪大两眼,又问:“大足联赛需要到外地踢球?”

其余没见识的菜鸟球员们齐齐地看过来。

蒋必胜翻个白眼,说道:“那是自然,大足联赛哎~全国范围内的足球比赛,假如南方球队和北方球队踢比赛,肯定要的啊!不过别以为我们拿下市足冠军就是大足联赛了——大足联赛分为省内赛、大区赛、总决赛三个阶段,采用跨年度的赛制,等我们拿到市足冠军,还要参加前置‘预选赛’,相当于省级足球比赛,只要保证咱们在省级足球比赛的前两名之内,就算闯进真正的大足联赛……”

“卧槽~不愧是大足联赛,这诚意也太足了吧?!”齐飞翼听呆了,忍不住地感慨,“能进大足联赛,一定全是妖孽……”

“所以啊!市足球赛可别松懈了。”吴泽君适时地提醒,“目标远大,我们不可自满,想要进步,就必须努力再努力!”

“是~明白~”昔日吴队的余威仍在,北京队球员们齐齐地响应。

吴队的威严只保持了五秒。下一秒,秦思雨很煞风景地用一片苹果将严肃的吴泽君引诱成吃货——只听秦思雨说:

“张嘴——”

吴泽君“啊”地乖乖张嘴,一副求投喂。

秦思雨闷笑地将苹果片塞进吴泽君的嘴里。

吴泽君眯着两眼,吃得很香。

一众光棍球员们突然觉得好虐心。

琅涛收回目光,瞅向落彩依。

落彩依安静地喝桔子汁,没碰别的吃食。

琅涛想了一下落彩依的喜好,不由地记起她爱吃桔子,喜欢与桔子的一切东西。

好吧,落彩依在喝桔子汁,根本不用琅涛插手,然而——

“彩依,要不要我喂你喝?”暗搓搓的琅涛傻不拉几地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一众光棍球员们漫不经心地吃吃喝喝,却不由自主地竖起两耳,偷听八卦。

落彩依古怪地望着琅涛。

五彩斑斓的灯光下,落彩依并没瞧清琅涛是何神色。

摇了摇头,落彩依理所当然地拒绝了琅涛。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需要旁人喂她喝桔子汁,太搞笑了吧?

琅涛泄气:就猜会这样!

一众光棍球员们偷乐:果然自身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队长刷好感度不幸碰壁,还是乖乖和他们一样,安分地当个观众吧!

毕竟撒狗粮也需要技术啊!

……两小时后,舞台上的音乐比赛仍在继续,观众席桌已然一扫而空,众球员们拍了拍肚皮,仍显意犹未尽——可惜大家都不想再吃下去了。

足球运动员不能吃太多垃圾食品,否则会影响体能,对心肺功能不利。

又随便看了十来分钟的音乐比赛,众球员们坐不住了。王思诚扶了扶眼镜,提议道:“不如我们走出透透气吧?——时间也不早了。”

琅涛环顾四周,发现也有不少观众起身离场,又见落彩依面露疲惫之色,便点了点头,欣然道:“好,那我们回校去吧?”

说罢,率先起身,通知周围还在聊天的队友们,是时候离开直播现场了。

于是,北京队球员们护送落彩依和秦思雨,排队走了。

见北京队球员们散场了,龙有彦的那伙哥们也坐不下去,个个站起,结伴离去。

那伙哥们刚走出大门,便听一道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