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57、国青队准教练

057、国青队准教练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李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默默地瞪着端木绿。

李俊的个头,最少也有一米九,但看端木绿,竟发现端木绿比他还高那么一丢丢,李俊可以称得上是稍稍仰望端木绿了。

李俊后退一步,换成与端木绿平视。

端木绿虎着脸儿,直直地盯着李俊。

李俊思忖:这是哪里来的傻逼,没事捉弄人玩儿?

——说白了,事发突然,李俊根本不信端木绿会找他拜师。

他又不认识端木绿。

心底微微冷哼,李俊故意刁难端木绿,说道:“想拜我为师,怎地不跪下?”

便见端木绿扑通一下,当真跪了,喊道:“师傅——”

“……”李俊傻眼了:卧槽~男儿膝下有黄金啊!节操呢?原则呢?男子汉的自尊心呢?全喂给狗吃了吗?!——卧槽~你还真跪啊?!

太出乎意料了!

不仅李俊懵了,连吴泽君他们也看傻了。

真没想到端木绿不仅傻憨厚萌,还脑子一根筋儿,都能与杨严并肩了——北京球队的后补球员杨严场上无主见,向来只听吴泽君的指示!

这操蛋的拜师行为,不知情的,还以为他李俊把人给怎么着了呢!李俊从未想过:他只是单纯地看一看老师,岂料却意外给自己找来一名拖油瓶徒弟,这这这……

“师傅,你何时教我当个优秀厉害的后卫啊?”端木绿上纲上线,直奔主题。

李俊气得直哆嗦,怒道:“你乱喊什么!”

“师傅啊?”端木绿理所当然地回答,“你不是说想拜你为师,就得下跪了么?我现在下跪了,可不就是你的徒弟了?”

“……”李俊额上乍现青筋,承认不是,否认也不是,一股恼怒憋在心口,别提多尴尬了。晕晕糊糊半晌,李俊总算开口了,却道:“去见——师、公。”

李俊硬生生地吐出“师公”两个字来,不停地催眠大脑:老师我对不起您,老师我对不起您,老师我对不起您,求您千万别生气……

李俊可以设想:当人高马大的端木绿一见老师,脱口而出喊“师公”后,老师的反应一定很精彩。

琅涛见李俊憋屈地收下了厚着脸皮拜师的端木绿,十分想笑,却极力地忍住笑意,以免李俊难堪。吴泽君则一边对端木绿悄悄地竖起大拇指,一边笑吟吟地拍了拍李俊的肩膀,乐道:

“走吧?——看在你帮我训练队友的份上,我免费出钱载你去。”

李俊拍掉吴泽君的爪子,都懒得说他了。

真要免费就不要载那么多人,当他傻吗?!

吴泽君小跑公路旁边,朝着一辆开来的空的出租车挥了挥手。

一辆出租车停下。

一行人挤挤压压,小车委实装不下八人。

吴泽君哭丧一张脸,只好再叫一辆车来。

瞅着吴泽君大出血,李俊心里好受多了。

坐在出租车里,吴泽君报出地址,出租车一前一后,风驰电掣地前往目的地。

半个小时后,一群人相继下了车。吴泽君付好车钱,挥手和出租车司机说拜拜。

出租车呼啸疾去。

琅涛等人定睛看了看周边,周边疑似郊外,全是小树林,位置相当隐蔽,几乎没有行人,倒有几辆公共汽车偶尔来来往往,出租车也少得可怜。

琅涛等人再瞧一瞧眼前的大门,门上挂有“蒙训”两个大字的牌匾,以及门旁建有一座小小的看守房。一位穿着警服的保安大叔探出了脑袋,紧紧地盯向他们。

吴泽君道:“您好,我们来找蒙凡玉蒙教练,我们是蒙教练的学生,特意来看望他的。”

“哦~”保安大叔听罢,一脸恍然大悟,连忙热诚地说明,“蒙教练正在做测试,你们往里面走就行了——他在最里头。”说罢,替琅涛等人打开了门。

琅涛等人说了一句“谢谢”,便迈脚进门了。

门内是一条蜿蜒小坡,能供四辆出租车并排行驶。小坡两边是一排排树林,树林长得很茂盛,阻隔了林外景物。从小坡一路朝上,便是一片平坦的宿舍楼区,宿舍楼区是两层式,宿舍楼区的不远处,设有三所足球场。

想来蒙教练,应该呆在其中一所足球场里吧?

琅涛眼皮跳了跳:这种场景,颇有某支热门球队集训的味道啊!

的确,环境优雅安静,伴随时不时地口哨响声,真的太符合了。

少女们依照承诺,决定留下,原地等待少年们归来。

琅涛和端木绿则无视李俊的不满,厚着脸皮地跟去。

于是,李俊等人顺着足球场寻人。

寻到第二所足球场,琅涛总算见到了传闻中的教练——国青队准教练。

国青队准教练是一位五十来岁的美型大叔——好吧,外表根本看不出已有五十岁,琅涛是从他有一半花白头发猜的。美型大叔除了头发半白,脸上皱纹竟没多少,不苟言笑,面无胡须,肤色略黑,身材适中,高挑偏瘦,穿着一套西服,戴着一副眼镜,一手拿纸,一手握笔,非常具有大学教授的气质,神奇得令人养眼。

——这就是国青队准教练蒙凡玉吗?果真人如其名:如玉一般温厚。

一如李俊所想——

“师公——”今天的端木绿分外热情,众人还未出声,他便率先地喊出声来。

李俊一顿,立马瞅向自己的老师。

蒙凡玉老师面色一青,继而波澜不惊地推了推眼镜,抬头看向端木绿,打量半天,冷声道:“对不起,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师傅老师……”李俊硬着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