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54、VS西城队(下)高歌到底

054、VS西城队(下)高歌到底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小÷说◎网】,♂小÷说◎网】,

中场休息时分。

西城队休息室。

“你们在搞什么?!”西城队的教练暴跳如雷,指着一众西城队球员们的鼻子开骂,“让你们严防北京队的队长,可你们呢?!别说严防了,简直被对方吊打!还好你们脑袋瓜子好使,还有记得把秘密绝招‘越位’用上,不然……”

西城队的教练是一位发福的中年男子,地中海发型,老气横秋,一骂起人来,一众西城队球员们都不敢吱声。一众西城队球员们内心很苦逼:北京队可不止他们队长厉害,他们队的前锋都不弱儿!

但这话他们不敢说。

所以,西城队教练的训斥如同对牛弹琴,一众西城队球员们右耳进、左耳出,只把他当成更年期男人,谁也没认真地听进去。

杨诚诚委实没想过除了吴泽君,北京队里还有一球员——那个9号影前锋,其貌不扬,实力也不俗。

“……总之,下半场你们多使用‘越位’战术,一定要死守北京队的队长,务必让他没法动弹,只要他策划不了进攻,我们就有必胜的把握!切记切记!”西城队的教练吧啦吧啦说了一通,中心意思只有一个:弄残琅涛!

一众西城队球员们只得点头,方才抓紧时间歇息。

杨诚诚隐晦地瞅了一眼自家教练,对他极力强调要对付琅涛的要求不置可否。

真搞不明白自家教练从未见过琅涛,怎地老与琅涛不对盘呢?难不成真的是……

北京队休息室。

“你们做得很好。”儒教练环顾四周,风度翩翩,“下半场就这样保持。”

“是~”北京队球员们齐齐地响应,对儒教练半点不提战术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

蒋必胜抽了抽嘴,忍不住地插口道:“他们的‘越位战术’怎么破解?”

“……”儒教练风清云淡地开口,“你们自己看着办,随机应变。我说得再多,也只是理论,比不上你们实践。”

琅涛很给儒教练面子,淡定地笑道:“别担心,我有办法。”

琅涛说出一套方案,北京队球员们听罢,瞪大了两眼,佩服地看向琅涛。

不愧是队长!

西城球场,观众席上。

刘云和他的啦啦队少女们以及杨菲率领的新啦啦队们仍在助威呐喊,好不敬业。

一群年长观众们略微心疼,心下决定:下次该是区足决赛了吧?绝对要叫更多的亲朋好友前来观看,也算为这群小鬼们辛勤的付出添加一点人气。

龙有彦的脸色黑得滴水。

小少年默默地往旁边挪动,以免殃及池鱼。

薛林纹风不动,压根没把龙有彦看在眼里。

龙有彦只能独自生闷气,心里再次把某个不称职的教练骂个遍儿。

休息十五分钟后,两支球队再度登场。

区足半决赛下半场——开始!

由西城球队发球。

“上!”杨诚诚盘球,除了守门员,西城队的所有球员们都紧跟而上,意图再次冲进北京队的禁区外。

北京球队的前锋们也做出相应措施:11号左前锋吴泽君先来赌人,杨诚诚不欲与他交战,直把球右传,传给了9号影前锋程泽;程泽遇上北京球队的9号影前锋蒋必胜,自觉不敌,亦再右传,传给西城队的10号右边锋牛壮壮。牛壮壮接球,又见北京队的8号右前卫姚谦拦他,便想一鼓作气地过掉他。

牛壮壮盘球,待到姚谦靠近时,猛地提速,甩过姚谦。

姚谦即使被甩,也很快地反应地过来,对牛壮壮穷追不舍。

牛壮壮生怕球被抢走,只好再右传,传给补位来的西城队7号右前卫杨培。

杨培接球,顺着球场边缘一路往下。

“拦住他们!”北京队的4号清道夫杨子华沉稳地轻喝。

北京队后卫的2号右后卫端木绿和3号左后卫杨严朝右跑去,试图阻拦杨培。

但是他们都没杨培跑得快。

杨培想突破,见机率不大,机智地将球踢向北京队的2号右后卫端木绿。

北京队的2号右后卫端木绿下意识地用腹部一顶,直把足球顶出了边线。

“嘟——”裁判吹响口哨,示意西城队掷界外球。

足球被放在离球出界处最近的角旗杆附近,由西城队的3号左后卫汪礼掷球。

汪礼长得人高马大,是西城队里臂力最大的。

所有西城队球员们堵在汪礼的附近,就指望用头球扳回一分。

北京队球员们自是不甘落后,上前一步,各自拦住他们,不让他们顺利得球。

汪礼双脚定定地站好,双臂将球举过头顶,一鼓作气,将球高高地抛起。

一群球员们全部跳起争球。

足球却飞过了他们,慢悠悠地飞向了西城队的8号中前卫丁俊严。丁俊严正被北京队的8号右前卫姚谦盯着,二人同时想用头顶球——

姚谦比丁俊严跳得更高。

眼见姚谦率先顶到球,丁俊严不动声色,暗地拽了一下姚谦的后背,使姚谦动作一顿。

紧接着,丁俊严毫不客气地头球,将球往下顶去——西城队的杨诚诚冲上前来,大力一踢!

足球朝球门的右上方飞去。

北京队的1号守门员林若津轻盈跳起,手臂一勾,安全落地。

林若津嘿嘿一笑,刚想来个不一样的帅气抛球,拐角处某个小巧身影却横冲而来,对着用手臂勾着的足球,狠力一踹——

足球被踹进球门!

“……”林若津茫茫然——他望了望球门里的足球,又瞅了瞅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