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51、琅涛飞来福利

051、琅涛飞来福利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琅涛脸色糗得不行。

以至于琅涛他们离开的时候,杨菲诚心地喊着“我记下了,后会有期!下次见面,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惊喜!”也没让他有所期待。

回去的路上,秦思雨上纲上线,大大方方地挽住吴泽君的胳膊,时不时地灿然微笑,还拿脑袋亲密地蹭着吴泽君的肩膀,顿时让一群路过的单狗们表示羡慕。

再观琅涛与落彩依,并肩走着,规规矩矩,和秦思雨、吴泽君形成鲜明的对比。

十八岁的少女像一朵娇艳的花朵,时时地散发迷人的芳香。琅涛离落彩依很近,近到鼻子都能闻到落彩依身上的香气。蠢蠢欲动,琅涛明明内心痒痒的,像猫抓似的,却怂得不敢随意小动作。

幽幽地瞟着前方腻歪的吴泽君和秦思雨,琅涛再次心塞:吴学长到底是如何跟秦思雨好上的?他怎就看不懂了……明明他们之前只才见过几次面而已!

要是落彩依也能如秦思雨这般豪放就好了,可惜……

琅涛瞅着落彩依,落彩依却根本不瞅他,而是看着路边的小花,沉静得很。

琅涛只觉心头乌云笼罩,即将下一场大暴雨。

偏偏秦思雨和吴泽君频繁地腻味对话,更把琅涛刺激得风中凌乱——

“泽君,我们再买一斤苹果吧?”

“好。”

“泽君,我削给你吃,好不好?”

“好。”

“以后我每天削苹果给你吃,可好?”

“好。”

“我们也可以换个花样吃法:你听过‘水果拼盘’吗?——下次你来我家,我请你吃‘水果拼盘’吧?‘水果拼盘’可美味了,保证让你忘不了!”

“好。”

“泽君,今天你答应我,我好高兴~你为什么会答应我啊?”

“呵呵。”吴泽君反问,“你说呢?”

“你……”秦思雨鼓起勇气,羞答答地疑问,“你喜不喜欢我啊?”

“不喜欢,我会答应你吗?”

“你~你真坏~哼~!”

吴泽君的撩妹技能满点,惹得秦思雨拽着吴泽君的胳膊,娇娇俏俏地朝前跑去。

——二人这是嫌弃周围有两盏大灯泡,兀自地打情骂俏去了。

正好留下空隙给琅涛和落彩依。

此时,眼下也左右无人。

好机会啊!

琅涛停下脚步,拉住落彩依,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落彩依被琅涛一拉,愣了愣,疑惑地看向琅涛。

琅涛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才吐出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落彩依受惊地望着琅涛,说不出话来。

——这才是正常女孩子听到表白的正式方式嘛~

“吴学长都找到他的另一半了,可怜我找到另一半,另一半却不搭理我,这让我很苦恼……”琅涛见落彩依没反应,厚着脸皮说,“你说当我赢得大足冠军时,你就会答应我,那是真的吗?——可是,大足联赛还有小半年才会举行,我怕我等不及……呃,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提前给我一点尝头?”

琅涛纯洁地盯着落彩依的嘴唇,表情却虎视眈眈。

琅涛必须承认:他被吴泽君的把妹速度打击到了。

落彩依无语,冷静地往左边走了一步。

琅涛的视线也晃悠悠地朝左边偏移。

落彩依往后退了两步。

琅涛干脆地往前走了两步。

落彩依:“……”

落彩依忽觉头疼。

“你是不是一定要……?”

“一定要!”

琅涛打断落彩依的发问,果断地回答。

落彩依:“……”

落彩依神奇地发现:今天她的叹气次数好多。

咬了咬唇,落彩依尽量用公事公办的口吻柔声道:“……男子汉说话要算数。”

说话算数!说话算数!说话算数!……

一块名曰“说话算数”的巨石砸中琅涛的脑袋!

琅涛被砸得头晕眼花,欲哭无泪。

“不~”琅涛哭丧一张脸,可怜巴巴地乞求,“不要如此残忍对待我~”

见到多年一直不肯放手的琅涛仍旧为了追求她,不惜卖萌丢节操,落彩依沉默了一下,忽然心软了,退让一步,挣扎地说:“那……只给亲脸……”

话还没说完,便见琅涛转忧为喜,两眼闪亮,颇有一种柳暗花明之感。

琅涛连“你说的是真的吗?”这句疑惑都没有,马上把两只爪子搭在落彩依的肩膀上。落彩依想后退,琅涛暗地加重力道,不让落彩依退后。尔后,琅涛撅起嘴巴,啪嗒地亲在了落彩依的右脸颊上。

唇与脸的触感,让琅涛心跳不止:啊~彩依的皮肤好嫩好香!

落彩依只觉右脸被软软地碰触,疑似留有一口湿漉漉的痕迹。

落彩依很想擦脸,却强忍下了,抬起一双略微羞涩的眼眸,静静地注视琅涛。

琅涛有些脸红,急步退开,故作振定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落彩依轻轻地点了点头。

琅涛大胆地拉起落彩依的小手,内心嚎叫:哇哈哈~我进步了!

奋斗了三年,琅涛如愿以偿地亲到了落彩依——的脸颊,喜色不溢于表。

熟不知某个角落,吴泽君早就上演霸道总裁壁咚狂吻秦思雨的戏码。

真要对比起来,琅涛的进步根本不算啥儿。

两对小情侣在不同地方确定关系后,重新地汇合。

然后,没有送人回校的场景,两男和两女挥手告别,约定下次再见。

轮到少女们交流的时刻。

落彩依悄悄拉住秦思雨,故意放